顶点小说 > 历史穿越 > 吞天神王 > 第105章 让人很不爽

江相寿诞,无数贵族豪门前来道贺。

在这些人眼里,江无尘邀战林霄,仅是后辈间的切磋,他们身为长辈,自然不可能出手。

然而,江千阳为了让江无尘获胜,居然暗中偷袭。

堂堂大秦丞相,为了声名,为了面子,居然做出如此举动。

由此判断,此人心性有多么阴险,卑鄙。

不过,林霄虽然知道,江千阳就是偷袭之人,但他却不能直接斥责。

这里是江府,今日又是江相寿诞,聚集在这里的人,全都想要讨好江千阳。

倘若林霄出言斥责,说出江千阳的偷袭举动,试问,谁会相信?

到时候,江千阳倒打一耙,说林霄恼羞成怒,故而污蔑于他,林霄根本不会有好的下场,还会受尽嘲讽,讥笑。

因此,现在的林霄,只能忍!

“江相寿诞,气势逼人,我只是一介草民,不敢多停留,就此告辞。”

林霄双眸无华冰冷,转过身,对着莫凡道:“莫凡,我们走吧。”

说完,林霄踏步走出大厅,没有停留的意思,对方已经做到这种地步,他如果留下,也只是浪费时间。

“输了就灰溜溜的离去,刚才的得意和骄傲,全都哪去了?”江无尘以为自己胜了林霄,脸上全是得意笑容。

“得人之处且饶人,江兄,何必跟他一般见识。”柳擎道了一声,声音暗蕴讥讽,看都不看林霄一眼。

啪嗒!

林霄的脚步陡然停下,转过身,目光落在柳擎身上,道:“柳家之人,都是你这幅德行?”

柳擎愣了下,不知道林霄何意。

林霄嘴角一咧,补充道:“如此苟且懦弱,狐假虎威,为了出言讨好,不惜给别人当狗,弃尊严于无物。”

“闭嘴!”

柳擎被数落得面庞铁青,一踏步,直接冲出了大厅。

正当他准备出手之时,林霄缓缓抬起头,深邃漆黑的眼眸内,一缕寒芒闪烁,径自印入了柳擎眼中。

这一刹那,柳擎的步伐停住了,眼眸中的怒火,消散于无,疯狂蔓延出恐惧和忌惮,直至充斥全身上下。

至于为何会这样,柳擎也不知道。

仿佛,这是他的求生意识,让他不要继续靠近林霄,离得越远越好。

林霄瞥了眼呆立不动的柳擎,反讥一笑:“果然是个废物。”

语落,大厅内的江无尘表情难看,冷冷笑道:“一个手下败将,还敢在这里口出狂言,我很佩服你的不知羞耻。”

“江无尘,够了!”

薛寒烟也走出大厅,站在了林霄的身旁。

她盯着江无尘,冷意盎然。

“堂堂七尺男儿,最后,居然要让女人出手保护,不愧是天玑宫的学子,十多年前是如此,现在,也是如此。”

江无尘放声大笑,再一次提起当年之事,姿态之狂傲,让薛寒烟和莫凡都生出怒意,眼眸阴沉到极点。

林霄依旧保持着平静表情,没有因为江无尘的话,影响到心境。

只见他平静转身,重新踏出步伐,一步步融入夜色之中。

“江无尘,一个月后的学宫大比,我会在擂台上等你,到时候,我会让你知道,你到底有多么渺小。”

一道无比轻狂的声音,从林霄的嘴中吐出,让人群的表情变得无比精彩。

他们纷纷凝目望去,便看到微凉月华洒落下来,映照在黑衣青年身上,独留下一道轻狂潇洒的背影。

江无尘皱了皱眉头,脑海中,回荡着林霄留下的轻狂话音。

一个月后,学宫大比。

林霄在擂台上等他,还要让他知道自己有多么渺小?

“此人狂妄,根本就是个笑话!”

“好愚蠢,他还想输第二次?”

“只论剑术,他都远不如江公子,倘若算上修为境界,他更不是对手。”

一道道声音传出,全都是讽刺,觉得林霄刚才那一番话,只是想挽回点面子。

毕竟,刚才那一战,双方只是切磋剑术,林霄都输给了江无尘,若是在武道擂台,林霄更不会有胜算。

“无尘的千阳剑术,不仅圆满,还有所创新,不愧是江相之子。”古天行走了过来,嘴中吐出夸赞话音。

“比起轻风统领,无尘还差得远。”江千阳寒暄道,沉吟片刻后,语锋一转,道:“古兄,关于林长渊之事……”

古天行当然知道江千阳要说什么,摇了摇头,叹道:“仍是没有消息。”

“不过……”

忽地,古天行微凝目光,回道:“根据我的调查,林长渊之子,应该已经抵达了皇城,我们必须从此人下手。”

“林长渊之子!”

江千阳眼中闪过冷意,但很快,他又重新挂上笑容,出声道:“这些事暂且不谈,待寿诞结束后,你我细细谈论。”

“这是当然。”古天行点头,他这次来,拜寿只是其次,最重要的,还是追踪林霄的下落。

青阳城的仇,他一定要报!

待林霄离开后,寿诞重新开始,人群纷纷举起酒杯,发出了欢快的笑声。

甚至,不少人把林霄的落败,当成了谈资,言语间,不断发出嘲讽声音,回荡于整座江府。

秦惜颜坐在角落处,安安静静的看着这一切,仿佛,她并不属于这里。

“这个家伙,太莽撞,居然直接挑战江无尘。”秦惜颜微微抬头,望向皎月的目光之中,缓缓浮出一道轻狂的青年身影。

随后,她那张绝美面庞上,一抹笑靥浮出,低声呢喃道:“不过,相比于莽撞,他更显得有趣,也更加神秘……”

与此同时,林霄已经在返回将星学府的路上。

夜风透着凉意,吹在身上,让他的脑海格外清醒。

虽说今日的举动,确实鲁莽了些,为此,还受了伤,遭到他人嘲讽。

但作为收获,林霄也深刻认识到江千阳的城府,以及柳家和古家的态度。

“当众落败受伤,遭人嘲讽,这种感觉,好陌生,已经有数百年了吧,可是,就算过了这么久,突然经历,还是会让人很不爽。”

林霄仰起头,深深吐出一口浊气,眼眸深处,全都是寒意,冷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