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奇幻 > 造化之王 > 第2564章 刚刚开始的麻烦(第一更)

“还当过军人,在战场厮杀过?”

这个问题瞬息间就令叶真警觉起来,眼神颇有些不善的打量这男子几眼。

想来,对方应该是通过方才自己的出手,军旅杀伐之气太重,才有了这样的判断。

见叶真迟迟不回答,这被众人称为姜千邑的男子,突然冲着叶真一笑,“在下也曾在军营里与一干兄弟们搅过马勺,只是战场归来,往日兄弟多不见,今日从兄台身上再见军营气息,倍感亲切,可愿聚酒一叙?”

叶真听得出来,什么军营气息,全是扯淡,也全是借口。

最重要的,还是那句‘聚酒一叙’,这人想和叶真单独聊聊。

叶真却没有马上答应,而是将目光看向了一旁的吕清竹、丁驰、吕紫桐三人。

这三人,还在以陈阳为首的几个贵族子弟的包围下呢。

姜千邑立时会意,脸色一沉,“楞着干什么?还等着我请你们喝酒?”

“世子说笑了,告辞,告辞!”

一句话的功夫,陈阳一行五人就从七彩楼消失了,姜千邑向着叶真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在这等我。”

吕清竹甜甜一笑,算是回应,叶真就跟着姜千邑进了一个雅间。

吕清竹很善良,既然能够帮叶真在她爷爷奶奶面前隐藏那些事情,至今还在隐藏着,那么叶真就有义务保护她的安全。

一旁,正在发怔的丁驰,却被吕紫桐给踹了一脚,当面怒骂起来,“你看你个废物,连我妹妹都保护不了。你再看看人家狄阔海,这么快就跟姜世子熟络了。”

丁驰这一脚挨的很是委屈,要保护吕清竹,那也是狄阔海的事啊,怎么他站着也挨打。

走进雅间的叶真摇了摇头,吕紫桐跟这丁驰,简直了,三天两头在吵,当然,主要还是吕紫桐在骂丁驰。

这丁驰都快成废物代名词了。

随手打起数道静音结界,姜千邑隔绝了外界可能的窥测,又给叶真倒了一碗酒。

“我看得出来,你出手凌厉果绝,出手就直攻要害,简单直接,你应该是上过战场的,你是在大周哪个部队服役的?而且你看上去身手不凡,为什么要来凰灵界?”姜广邑倒也光棍,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部队不值一提,我是从人魔战场溃退下来的。至于来凰灵界简单,图个安生,不想像许多同僚一样.....”说到这里,叶真的声音莫名的低沉也下去。

方才听到这个人有世子的身份,想来在凰城的身份应该不低,叶真现在还不想招惹无谓的麻烦,免得他对叶真起疑,就解释了一句。

“人魔战场,太好了!”姜广邑一脸的兴奋,“那你能给我说说人魔战场的形势,以及大周目前的形势,还有我凰灵一族大军目前的情况和周边局势吗?”

“这个问题,你不应该问你们的军方吗,干嘛来问我?”叶真反问。

“我想从多方面的了解一下。”

“可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叶真的反问,让姜广邑当然愕然,似乎他还真没有考虑这个问题。

正常情况下,以他的身份,问谁什么,不都是得答什么吗?

“方才帮你们解围算不算?”怔了一下,姜广邑说道。

叶真缓缓摇了摇头,“几个土鸡瓦狗而已,也能称得上解围?”

“他们五个,可全都是界王境的修为,你们当中,除了吕紫桐外,三个可全都是玄宫境。”姜广邑再次愕然。

“如果比修为有用,那还要战争干什么?要不然,大家都站一排,亮亮气势比比修为,修为低的认输回家不就完了。”

“呃.......”

姜广邑被叶真问楞了,这事一想,还真就是那么个理,可事实却不是。

“五个没什么实战经验的歪瓜裂枣,哪怕修为比我高,在七彩楼这种狭窄空间,放倒分分钟的事。”叶真说道。

“也是。”

姜广邑点了点头,“那你怎么样才愿意告诉我消息?”

在姜广邑期待的眼神中,叶真却是摇了摇头,“我初来乍到,也不知道在凰灵界要什么才算好。”

这让姜广邑眼神一亮,叶真这么说,就是有谈的可能。

“这个如何?”姜广邑递出了一块身份令牌。

“我乃凰灵族右贤王府世子,这块身份令牌,在凰城应该还算管用,而且如果你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难事,可持此令牌来见我,能力范围之内,我必定会帮忙。”

姜广邑的自报家门,让叶真心中大呼庆幸,因为就在刚才,叶真还在考虑要不要提个收集情报的条件呢。

问问这姜广邑凰灵一族姜姓皇族这些年的发生的大事之类的。

这要是问了,就算不是自投罗网,那也会增加暴露的程度。

“好!”

叶真接过了令牌,虽然不一定能够用得上,但也算是未雨绸缪。

随后,叶真就给姜广邑讲了一下目前大周的局势,还有凰灵族远征军在洪荒大陆的处境,反正这在大周也不算是什么秘密,稍微调查一下,就能够得出结果。

有关凰灵族远征军的处境,叶真也稍微加了一点自己的见解,认为目前的凰灵族远征军是在火中取栗,压根没有多少抗风险能力,一旦被某方全力进攻,撑不了多久的。

姜广邑的脸色越听越阴沉,直到叶真讲完,这才冲着叶真拱手道,“多谢告知真相,告辞!”

‘真相’两个字,让叶真心头多了些别样的想法。

难道说,凰灵族内部的分歧也比较大?

又或者说,凰灵族远征军的统帅——凰灵二公主姜徽缨在向着国内隐瞒着什么?

要是这样的话,可就比较有意思了。

有了先前的打扰,一行四人在七彩楼用饭的心思也就大减,草草用了点,就回转了。

一路上,吕紫桐还是不断的唠叨着丁驰,时不时冒出了一句废物。

“站住!”

一个街道的拐角处,先前挨打的陈阳五人,突然间就冒了出来。

这让叶真暗自发笑起来,这些贵族子弟,吃了亏死活要找回来的本性,在哪里都不会变啊。

一见到陈阳出现,吕清竹就紧张了,吕紫桐嘴角却是浮现莫名的笑容,这一切,都被叶真留意到了。

“陈阳,你别乱来,小心我发警讯给我爷爷。”吕清竹再次威胁道。

“哼,一个外来的卑鄙杂种,竟然敢打我,今天要是揍不死他,我就不姓陈!”

“那我很想知道,你以后想姓什么......”

叶真的声音响起的刹那,平地突然暴起了一团小旋风。

吕清竹、吕紫桐、丁驰三人的愕然中,就看到叶真像是一团闪电一样,冲进了陈阳五人当中,还不等他们看清楚什么,陈阳五人就发出了痛苦的惨叫声。

人影分开的刹那,陈阳五人已经被放倒在地,没有见血,也没有骨折,但一个个就是痛的不行,就近乎于放声惨叫了。

吕紫桐跟丁驰都很震惊,神念一边边掠过叶真的身上,玄宫境二重的修为,没毛病啊。

可为嘛一个玄宫境二重,可以在瞬息间放倒五个界王境初期?

这不科学啊!

“我们走吧!”叶真冷笑一声,五个打小填鸭一般修炼起来的贵族子弟,别说叶真目前有着道境的肉身、经验和战斗意识,就算叶真在十年前修为真的只有玄宫境二重时,在这种巷战环境下,也可以轻易全部放翻。

一个个跟傻大个一样,只知道叫嚣,连护体灵罡跟神念都不放出,这不是找死什么是找死?

叶真方才只是放翻他们,其实还有点费手脚,要是杀他们,那就更快了。

惨叫连天的陈阳等人也是懵了,连对方的身影都没看轻,他们就被放倒了,还痛的异常无比。

这也不怪他们,往常他们内斗,尤其是在凰城之内,大多都是饱以老拳,硬碰硬的,何曾见过叶真这样的像是刺客一样的身法。

“记住,你以后不再姓陈了。”

路过陈阳身边的时候,叶真还踢了陈阳一脚,让跟在叶真身边的吕竹眼中的小星星更多了。

回去的路上,一旁的吕紫桐一有机会,就一个劲的掐丁驰,掐的丁驰不停的倒嘶冷气。

回到吕府,当叶真从吕清竹口中得知,她姐姐吕紫桐刻意交待她不要将今天上街发生的意外告诉爷爷,免得爷爷以后不让他们出门之后,叶真就知道,今天外边遭遇陈阳等人的麻烦,恐怕与吕紫桐有一定的关系。

这种宅斗,说实话等级真的很低,你让叶真用心跟她斗?这不是开玩笑吗。

接下来的日子,继续与吕清竹装装恩爱,下下棋喝喝茶,一有时间就开始抽空修炼对着镇灵锁用功夫。

平日里和吕清竹一起,了解凰灵界的历史,政治、文化以及有记载的已经发生的大事,除了耳朵里时常响起丁驰的各种倒吸冷气的那声音,以及被骂废物的声音,日子过的也是惬意安静。

但一个半个月之后,叶真与吕清竹的好日子,却是宣告结束了。

因为吕府里爆出了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大小姐怀孕了。

吕紫桐有喜了。

丁驰乐坏了,可叶真与吕清竹两人的麻烦,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