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镖 > 第3137章 玩脱了

鼎大师托着这枚丹药,原本镇定自若的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一丝得意的神色,同时心中暗喜。

还在他早有准备,不然刚才就露馅了。

之前在一场拍卖会遇到了几枚这等极品的丹药,他便心思一转,打起了冒充真正炼丹师的主意。

当时为了拍下那几枚丹药,他还付出了极大的代价,肉痛不已。

可现今,看到底下众人震惊和仰慕的眼神,又看了看自己亲手炼制的那批低成本丹药,一想到今日卖出这批丹药不仅能收回成本,还能狠狠地大赚一笔,鼎大师便窃喜不已。

至于之后身份暴露,鼎大师根本就不在意,他在得到炼丹师传承的地方,还获得了一门奇特的秘术,可以改换容貌,连半步神王都无法轻易发现他。

赚完这一波,直接捐款跑路,神天界天大地大,只要他离开南方,便没有人知道他这个人。

不得不说,鼎大师的算盘打得非常精妙。

如果叶鹏飞知道他心里的想法,那他都会赞叹此人胆大包天,区区神君初期的修为,居然不怕面临各大圣地的追杀,做出这种冒充炼丹师的事情。

可惜,叶鹏飞此刻的想法却是踩着其证明身份。

鼎大师看着众人,见所有人都再没有意见,于是立即准备出售那批丹药。

而就在叶鹏飞正要一步站出的时候,两道十万火急的人影,踩着云波自扶摇圣地的方向而来。

轰!

两道神君巅峰的威压,如同无形的气压,毫不客气地朝着这座鼎山压下,挤压着在场每一位修士的肉身。

下方的众人纷纷不支倒地,只有叶鹏飞和那些神君尚站立在场间,但那些神君也全都流出冷汗,没有一人是轻松的,除了叶鹏飞和松岗。

云波降下,霞光中显露出两道超然的身影。

那是一男一女两名修士,两人都是容貌年轻,长相酷似,十七八岁的样子,可却拥有神君巅峰的修为。男修俊俏挺拔,女修清妍秀丽,两人气质都极为出尘。

而最重要的是,这两人皆是穿着一同款长袍,那是扶摇圣地的统一服饰。

“他们,他们是扶摇圣地的神君天骄!”

“不止如此,你们看他们服饰上的花纹,那起码是圣地真传弟子以上的标志!”

下方众人全都大惊失色,然后纷纷仰首高呼:“拜见圣地神君!”

见到这两人,就连场上那几位神君也不由得低头拜见。

虽然他们与这两人同属神君级别,但一方是宗门或者家族的神君,散修神君也有,而另一方却是圣地的神君,还是神君中的天骄。他们自知与对方根本没有任何可比性。

因为只要这对天骄愿意,只要他们一句话,这里所有人的宗门或者家族势力,全都可以弹指间被消灭。

这,便是南方两大霸主之一扶摇圣地的威势。

像叶鹏飞这种直接上人家大门口,毛遂自荐的事情,他们根本想都不敢想。

这两人直接无视了所有人,才一降临,便立即朝着鼎大师威逼而去。

两名神君巅峰的威压不可小觑,适才无比得意的鼎大师,直接被吓得连连后退几步,然后一屁股摔倒在地。

那一代炼丹师的镇定风范,顿时间尽然全无,让下方的众人无比哑然。

按理说,面对一代炼丹师,即便是堂堂圣地都应该低声下气,可这两位圣地天骄,却毫不顾虑鼎大师的身份,直接就施放了一个下马威,这一幕让所有人都咂舌。

难道,扶摇圣地已经强到连炼丹师都不用客客气气了么?

“两......两位,你们要干什么?”

鼎大师一见到这两人,便立即认出了他们的身份,对于两人气势汹汹地到来,内心感到极其不妙,心虚至极。

此刻,他都忘记了自己是一个“炼丹师”,开口间都有些颤抖。

“哼,看来你还记得我们兄妹二人,那你还记不记得,前段时间我们曾经高价从你这里购买了几枚灵丹?”那少年天骄极力克制着胸膛的怒火,对鼎大师阴沉道。

“不......哦不,是是是!”

鼎大师下意识想要说“不”,可看到对方杀人一般的眼神,立即承认了。

“既然如此,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在丹药当中做了手脚?”

鼎大师看着少年天骄眼眸的那直欲将自己吞噬的怒火,脸色苍白至极,虽然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确定,对方真的是恨不得立即杀死自己。

而对方,作为扶摇圣地的弟子,完全有那个实力。

于是,鼎大师慌忙问道:“丹药......难道是那破天丹出了问题?”

破天丹?

听到这个字眼的叶鹏飞,不由得多看了鼎大师一眼,这个人的炼丹师名声不会是靠着自己的丹药堆出来的吧?

这破天丹,亦是叶鹏飞炼制的丹药之一,对修士突破境界可以发挥不小的作用,是当初众女渡劫到真仙时用剩的,在这个世界只神君以下的修士起到作用。

后来,叶鹏飞见这丹药已经对他没有用处,也在红涛城一并出售了。

这时,那名少女天骄也语气冰冷,咬牙切齿道:“当初你说破天丹可以帮助修士突破境界,可当我父亲在突破半步神王时,一切正常,直至吞服了你的破天丹后,非但没有晋级,反而走火入魔,功力大退,此刻更是性命垂危!”

“你说,这不是破天丹的问题是什么问题。你必须跟我们回去,若是我父亲出了问题,你休想活着走出南方!”

鼎大师闻言,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对兄妹根本就不忌惮他的“炼丹师”身份,一上来便问罪,原来是父亲因为从他这里得到的丹药出了问题。

鼎大师额头冷汗直流,心底焦急不已。

若是他此刻承认,那他的身份便彻底暴露了,不仅会被圣地抓住,就算之前吃了丹药没有问题的人,也都会来找他麻烦。

脑筋急转之下,鼎大师灵光一闪,强行在人前镇定,然后硬着头皮道:“此事是我之疏忽啊,此破天丹乃是我从拍卖会得到的,虽非出自我之手,可的的确确有突破境界之功效,但我也不知道为何令尊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