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七界之都 > 第一百五十一章 百合的行踪(两章合一,今日一更)

“这就是你们未经许可就闯进我的私人城堡,在我明确表示了不欢迎你们之后,还执意不肯离开的理由?”伯爵夫人重重一声冷哼,脸色阴沉的说道,“拉娜,你们罗莎斯特家族的行为守则里,就是这样教育你们如何和其他家族的成员接触的?看你也是同等身份,我才容忍你们擅自闯入,只是要求你们限时离开而已,你们不仅不知收敛,反而偷袭我,甚至连我的私人城堡都一起炸掉了,那可是小时候家人送我的生日礼物,哼,这就是你们罗莎斯特家族的荣誉吗?”

“我们没兴趣拆除古建筑,你的城堡毁于战斗,其中也有你的一半责任。”熏香的烟雾渐渐稀薄,拉娜大师的目光又渐渐变得朦胧,声音也开始轻飘飘的,“而且我和家族之间早就断绝了往来,罗莎斯特家族的行为守则和我有什么关系。对我而言,家族和荣誉无关紧要,比起百合所追求的东西,那些东西简直不值一提。”

“荒谬,是你们挑起了战斗,反而把责任推给我?”伯爵夫人恨恨的说道,“你应该感谢你口中那些不值一提的东西,如果没有罗莎斯特家族这层身份,我怎么可能让你们这么轻松就走到我的面前,你以为我的古堡里那些防御措施,只是摆在那里用来看的吗。”

“其实该庆幸的是你,如果不是百合之前就受了伤,连三分之二的实力都发挥不出来,怎么可能让你那么轻易就脱身,害得我们失去了仅有的线索,以至于她只能去其他世界追查。”拉娜大师悠悠的叹了口气,精神又恢复了往日的恍惚状态,断断续续的说道,“给你……一个……建议,与其……每天……记恨着我们,不如……认真……考虑一下,那么大的……洛林堡,数十万……书籍和……资料,为什么……百合能在……教皇……赶来之前,刚好……找到……和你有关的……信息,而且……还没得到……实质性的……线索,要想……获取信息,只能……和你……正面冲突。有些事……我们并不希望……看到,但是在……没有选择……的前提下,我们也……不会……回避,因为……大家都……别无选择。”

“哼。”

伯爵夫人不忿的冷哼一声,这次却什么也没有说。她虽然不常接触政治,没那么敏感的嗅觉,但她又不是傻子,很多事稍加提醒,自然能看出异常之处来。

很显然,她的存在对于两大势力来说,都属于不可提及的禁忌,再加上她某种无法被正常人接受的习惯,一旦身份公之于众,会给两边,尤其是钢铁教会的声誉带来难以估量的打击,这样的不稳定因素,还是尽快消失更让人安心。

但一方面她的实力相当强大,当年虽然百合受伤实力打了折扣,可拉娜大师还处于全盛状态,但两人找上门去的时候不仅以二对一,而且是突然袭击,还让她从容遁走,足以说明她的过人之处了,就算教皇亲自带人围剿,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另一方面,她出身于古老的贵族家族,底蕴极为深厚,表面上虽然已经和家族疏远了,但暗中的联系其实很密切,教皇和神圣家族们如果有什么危险的举动,不但会得罪伯爵夫人背后的家族,甚至可能被诸多中古贵族家族视为一个危险的信号,从而引发这些古老家族的激烈反击。

因此,不管教皇多希望这个不稳定因素尽快消失,也不敢轻举妄动,否则很可能自食恶果。

但如果能借刀杀人,就不会有这层顾虑了。

“你……说错了……”拉娜大师直勾勾的盯着乌鸦,“沙丽娜……和教皇之间……没有分歧,她……一向是……教皇……最忠诚的……下属,把教皇……视为……神灵的……化身,不可能……有……分歧,教皇的……消息……过于灵通,她……从一开始……就是……带着任务……来的。”

乌鸦推推眼镜,苦笑着点点头,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低估了教皇的手段。靠沙丽娜的暧昧态度引百合入局,之后不仅没有透露任何实质性的机密,还让百合不得不主动成为棋子,把矛头转向伯爵夫人。能除掉最头痛的不稳定因素自然是最好的结果,即便除不掉,教会也可以置身事外,而且还能送拉娜大师和罗莎斯特家族一个人情,让拉娜大师因为百合的事对教会心怀愧疚。

祸水东引,借刀杀人,一举多得,不愧是蒸汽世界两位最高权力者之一,手段令人防不胜防,乌鸦自忖,当时就算是自己这个专业的欺诈师在场,也未必能逃得过教皇的算计,何况是百合自己了。

“啪啪啪。”乌鸦满面笑容用力的鼓掌,即便没有人应和,他也一点不觉得尴尬,反而由衷地赞叹道,“精彩,这套操作实在是精彩绝伦,我不得不向教皇陛下献上由衷地敬意。而且拉娜大师,你也很值得钦佩,教皇的手段被你轻易看穿……”

“我……反思了……将近十年……才……醒悟,不过……即便是……已经……醒悟了,我也……不觉得……后悔,如果……再来一次,我们……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因为那是……我们……唯一的……破局机会。”

“够了。”伯爵夫人一拍茶几,猛地站了起来,拉娜大师的手下意识的重新按在水晶球上,倒是乌鸦的情绪毫无波动,笑眯眯的看着一脸怒气的伯爵夫人。默默地站了片刻,伯爵夫人满怀歉意的揉揉两个被吓醒的孩子的头,沉着脸说道,“迪尔,咱们走吧。”

“好。”

“嗯?就这么走了?”乌鸦反而依依不舍的说道,“难得这么好的机会,不如再多聊聊……”

“少废话,你心里还不一定怎么盼着我离开呢,偏偏做出这么违心的姿态,自己不觉得虚伪吗?”伯爵夫人不屑的嗤笑道,“而且东西已经被你偷走了,也不好再强抢回来,我们只能再找其他办法达成目的,哪有时间陪你们浪费。拉娜,咱们的帐以后再算,还有你们三个,这次看在龙九的关系上,让你们平安离开,下次见面……嘿……”

一边说着,伯爵夫人一边牵起双胞胎的手,格兰伯爵也只能苦笑着摇摇头,陪妻子一起行动起来。

“等等,等等,请教你最后一个问题。”乌鸦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急切的说道,“你们这么大的动作,教会那边就没什么举措吗?”

“他们可不知道我肩负的责任,只是单纯的忌惮我而已。”伯爵夫人冷笑道,“所以我想要做什么,他们还不敢做出实际举措干扰。”

“那查林杰……”

“肯定不是为我们而来的,大概是你们把他引来的吧,至于具体原因,你自己问他去吧。”脸上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伯爵夫人挥了挥手,光芒一闪,下一刻,一家四口已经消失在酒吧里,没有留下任何存在过的痕迹。

“呃,就这么走掉了?”乌鸦愣了半天,目光突然转向拉娜大师,笑的一脸谄媚,“那个,拉娜大师啊,你看咱们之间……”

“她……走掉……让你的……平衡战术失效,现在知道……担心了?”拉娜大师看都没看乌鸦,低下头看着自己摊开的手掌,一片枯萎的百合花瓣在乌鸦三人的注视下,凭空出现在她的掌心。温柔的凝视了花瓣良久,拉娜大师才抬起头,恍惚的说道,“你控制着……那只人偶,破坏……仪式……抢走……百合……的时候,还有……刚才你……嘲讽……我的时候,不是……很有……勇气吗,怎么……现在……害怕了?”

“咳咳咳,这话说的,其实我们这不是担心你误解了百合姐姐的心思,无意中做出无法挽回的错事,才想方设法劝阻你嘛。”乌鸦搓着手干笑道,“其实以你和百合姐姐的关系,咱们是一家人才对啊,哈哈哈,喂,大猫你那什么表情,我告诉你,我忍你很久了,你分明是在笑我。”

“行了……别装了,你……放心……让他们……离开,说明你……早就确定……我不会……再做什么了。”把枯萎的花瓣珍重的收好,拉娜大师叹了口气,慢慢说道,“其实我应该感谢你们才对。”

嗯?乌鸦和玫瑰对视一眼,心里冒出一阵疑惑,明明没有熏香的帮助,拉娜大师的语气和神态却渐渐恢复了正常。

“不用奇怪,我之前的状态,只是因为长时间处于观测状态,需要把大部分精力用于分辨过去、现在、和未来上,所以才很难集中精神,现在脱离了那种状态,自然就恢复正常了。”拉娜大师的语速越来越正常,说出的话也越来越流利,“十年来,我和她一直对彼此怀着恨意,都想彻底解决掉对方,虽然不会随时骚扰,但一旦一方露出破绽,另一方一定会像我今天这样,跟上去寻找机会。但是三年前,姚佩环从你们的世界跑过来,不知怎么和她结识了,帮着她一起对付我。那次只差一点,我就真的死在他们手里了,所以从那时起,我就养成了随时处于观测状态的习惯,以免再无意中踏进圈套。这样对我的能力而言,是一种很有效的强化,但是精神负担实在太大了,全靠药物压制,才侥幸没有留下不可逆的损伤。”

“那你现在为什么脱离了?”乌鸦皱眉道,“不说刚刚离开的伯爵夫人可能还在暗中窥视,就算是我们,也未必没有敌意吧,尤其我和姚佩环的关系还相当密切,你就不担心……”

“互相算计了这么多年,对彼此太了解了,看得出来,她是真的离开了。知道了真正算计她的人是谁,她的目标已经转移了,不会再计较我们之间的仇恨,而我对她的仇恨……呵,虽然刚才强词夺理,但我心里还是有点愧疚的。的确是我们有错在先,十年前的事的确是我们太着急了,如果能像你今天帮我们做得这样,把一切都解释清楚,估计就不会有这十年的仇恨了。所以我才说,其实我应该感谢你们。”

“那你刚才还和她抬杠。”

“心里想的是一回事,说出来就是另一回事了,我可以承认自己做的不对,但百合是不会错的。”拉娜大师盯着玫瑰有些出神,梦呓般的说道,“至于你们,我其实没什么可担心的。我承认,我太希望她能回来了,这次好不容易看到机会,一时有些失控,如果她的妹妹为此真想让我去死,那我就去好了,反正生死这种事,在预言的画面里已经见过太多次了,经历一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嗯?这样吗?”乌鸦挑了挑眉,“玫瑰,机会难得,要不你试试。”

玫瑰一言不发,目光冰冷的盯着他,手中的阳伞蠢蠢欲动。

“好吧,好吧,不试就算了。”脑补一下被阳伞敲到头上的感觉,乌鸦嘴角抽了抽,收起戏谑的神情,正色的说道,“拉娜大师,如果你和伯爵夫人说的都是真相,那百合除了确定龙九到过这个世界以外,的确可以说是空手而归了。但你刚刚又提起过,她没有放弃,而是选择了去其他世界追查线索,以你们的关系,她应该和你提起过要去哪里吧。”

“没有。”拉娜大师摇头叹道,“虽然她后来又回来过几趟,我也问过她,但她什么都没说。”

“嗯?”

“她说她已经感受到了隐约存在的阻力,不希望我过多的参与进来,以免给我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其实我从来不怕麻烦,尤其是她带来的麻烦,我真的很想帮她达成目的,虽然我做不到像你们这样,可以在每个世界都保有一定的战斗力,但有个预言师在身边,对她的帮助是巨大的,可惜她不肯接受,宁愿自己去面对一切。”拉娜大师突然狡黠的眨了眨眼,“不过,虽然她不说,但无法阻止我猜,呵,我大概能猜得出,她之后去了哪里。”

“是哪里?”

“电子世界。”

“嘶,回到一切开始的地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