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仙宫 > 第三百七十章 心魔咒

正当叶天暗呼不妙的时候,那金色的剑芒却戛然而止了,只是在空中停顿了不到一个呼吸的间隙,就立刻朝反方向飞去,最终回到了那面石墙前的金光中,一切就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至于方才困住叶天的无形气墙,也随之消失不见。

忽然一阵巨大响动传来,整个地宫都随之颤动,顺着声音寻去,原来是身后那石梯中的积雪被人用外力轰开了。

“叶天,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方才地宫的颤动来得突然,让唐芸笙险些摔倒,皱眉向叶天问道。

叶天还在思忖刚才那诡异的金光,不曾想身后居然有人紧随而至,再联系这地宫内的众多遗骸,顿感危机将至。

先前八卦阵开启,引发山上雪崩,山下的无日宗必然要前来查探,稍微留意就能从地上的积雪中探出这地宫入口。

无日宗高手众多,叶天从上清教离开后一路遭遇无日宗的袭击,而且全在筑基中期之上,刚才那声响动撼动大地,来人的修为恐怕更是深不可测。

“快往里面逃。”叶天见情况有变,对唐芸笙喊道。

不等叶天话音落下,那楼梯处传来一阵破碎之声,来人正从楼梯上一冲而下,来得是又快又急。

那唐芸笙还待在原地不知所措,叶天连忙一把挽住其胳膊,朝着那金光奔去。

身后那人很快就从石梯上冲了下来,叶天回头望去,依稀能看见那人的身影,对方正在御空飞行,身下却没有踏着任何法器。

来者竟是名结丹期修为的高手!

虽然先前这叶家先祖所留下的金光并没有伤害唐芸笙,让叶天大惑不解,不过身后强敌来犯,这金光当下已经成了他唯一的仰仗之物。

叶天伸手探到了那金光之中,未见任何阻力,直接就摸到了金光后面的石墙,只听“咔嚓咔嚓”的几声响动,那暗紫色的石墙向后平倒了下去。

那暗紫色的石墙虽是轰然落地,但那金光依旧笼罩在那里,不及叶天多想,身后灵力乍现,传来了异样的红光。

叶天猛地一拽,将唐芸笙拉到了这金光之内。身后猛地传来一声巨响,震得叶天跟唐芸笙耳朵内一片嗡鸣,正是那金色剑芒与身后那人所施展的法术相互碰撞而成。

那结丹期高手一击不成,又再度运足了灵力,一声狞喝,双手快速结印于胸前,做出一个奇怪的形状,紧接着就见他双手之中迅速形成一轮鲜红欲滴的弯弯弦月,散发出的气势之强,叶天前所未见。

那金光之处再生了几道金色剑芒,与那血月一触碰,又是一阵光芒闪耀,响声震耳欲聋。那结丹期高手几轮攻击下来,依旧不能阻挡那金色剑芒分毫,直接被逼退到剑芒所能波及的范围外。

叶天这会儿才看清楚那结丹期高手的模样,那人穿着一身黑色玄衣,头戴黑冠,眉目细长,一脸阴郁之相。

那人同样也在打量着金光后的叶天,看似面无表情,实则目中满是戾气与杀意。

好在这金光起了作用,不然被这人冲了过来,后果不堪设想。自叶天意识觉醒之后,所遇修为境界最高者,就是这身后之人。

从方才这人的举动来看,他在进了地宫后,就一路直奔这金光之处,显然是先前进过这地宫,想来应是没有破掉这金光,只得无功而返。

叶天不再理会这身后之人,有了那金光庇护,那人只能望而兴叹。不过如此一来,后路也被对方堵死了,叶天当下只能去寻找叶家遗藏,之后另行打算。

眼前依旧是狭窄的隧道,只不过隧道两边的墙壁上,都挂着雕工精美的壁灯,地上铺着整齐的灰色石板,尽头之处,有一扇雕刻有兽面纹的朱红色大门。

叶天刚一抬脚,就看见脚下的石板上有一些污迹,划成一道杂乱无章的长条,一直延伸到了隧道的尽头。

“这是年久的血迹!”

叶天原本以为那石墙处的金光阵法已经能够阻挡一切,不想已经有人来过此地了。

从地上的血污之迹依稀能看出当时的场景,其中一人明显是被他人所挟持,等他们进入这真正的叶家遗藏之内,那人就被对方打断了双腿,一路拖行进大门的。

非叶家血脉不得入内,擅闯者死!

这是那金光之前曾浮现出的一段文字,现在叶天仔细想来,却并非如此。因为这里先前已经有人进入,难不成全是叶家后人?那唐芸笙跟自己进来时安然无恙,身后的那个结丹期高手却又被金光所拦,其中又有什么蹊跷?

一番思前想后,前后逻辑不通,叶天不禁觉得脑中有些混乱。

这叶家遗藏,究竟有多少人知晓?

自己一路上披荆斩棘,最后不会竹篮打水一场空吧?

看到已经有人捷足先登,叶天不禁有些苦恼。

从上清教到缥缈宗,叶天也算耗费不少心力,冒了不少危险,若是这金光之内早已空无一物,岂不是闹了一场空欢喜?

叶天上前几步,去推开大门,手掌刚一触到那大门之上,就有一股能量传来,直接冲入叶天的头顶。

叶天顿感头疼欲裂,连忙紧紧地抓着自己的头,意识开始逐渐模糊,强烈的疲惫感了在他全身蔓延,只要他一放松神经,就会当场晕厥。

“叶天,你怎么了?”唐芸笙看着叶天痛苦的模样,一时也不敢上前,只能关切地问道。

这肉体与精神上的煎熬,在叶天身上持续了片刻之久,终于消失殆尽了。

叶天大口喘着粗气,止住了身体的颤动,却猛然发现自己眼前出现了一道黑影。

当叶天仔细看去,才发现那的的确确就是一道影子,而且这个影子的身形轮廓跟自己一模一样。不过在这个影子中心之处,有枚鲜红艳丽的珠子。那枚鲜红艳丽的珠子周围,隐隐连接许多条密密麻麻的丝线,好似这道黑影的血脉一般,若不仔细看,那些丝线根本就看不清楚。

“这,这是傀儡还是鬼怪?”唐芸笙面露惧色地问道。

“这是心魔咒!”叶天登时临大敌,深吸口气道。

叶天在先前那段叶瞳的记忆中,曾听过这种咒法,这是一种十分强大又十分罕见的附体咒法,在先前的那个世界基本只存在于史书之中。

这种心魔咒一般都藏于宝箱中或机关内,隐藏得极为巧妙,它会跟周围环境产生的灵力互相结合,完全遮蔽咒法的所在。

一旦有人中咒,身体就会如同雷电击中一般,不过好在并不会直接致命。

这咒法极强,一旦被开启,根本难以躲避和解除,它会附身在中咒者身上,读取中咒者的一切记忆及信息,然后就会在中咒者身前形成一道一模一样的影子来。

影子的强大程度,也因施法者的修为而定,因为这心魔咒产生的影子复制了中咒者的修为与招式,只要施法者的实力足够强大,中了这“心魔咒”几乎是必死无疑。

叶天原以为那布阵者的的后招还在后面,不曾想那人却是将这难度极高的心魔咒都修炼得如此纯熟,专门在最后一个门上施加了“心魔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