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仙宫 > 第六百一十六章 召集

天剑门,山间的一处空旷之地坐落着一处宅院,这宅院正是那祝长老的居所。宅院是依山而建的,里里外外更有数层之多,所以每一层的景色都是各异。

方一入这大门之处,就见其上的门栏窗之处,皆是细雕新鲜花样,并无朱粉在上涂饰,放眼看去,尽是清一色的水磨高墙,其下铺砌而成的是白石台矶,并加伴着虎皮石,随势而去.纵横拱立。

屋内之处,门窗敞开,两人正对立端坐,相互攀谈着。

“温生,你外出历练归来,若是此时闲来得空,老夫希望你可以带着我那不成器的孙子祝潜,去历练一番,好见一见世面。”祝长老开口说道。

“师叔,此事怕是只能作罢,温生这次回来,就是为了剑域做准备,需要闭关一段时日。”梁温生回道。

祝长老听完梁温生的话,也只能稍显遗憾的点了点头。

“师叔,我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梁温生面露难色的说道。

“但说无妨,那祝潜做的什么事情,老夫自是十分清楚,只不过我整个祝家只剩下我爷孙二人了,到底行事之时,还是会被尘心遮蔽,才能纵容他成了这般模样。”祝长老说道此处,也是长叹一口气。

“那祝潜终究是成年之人,似您这般的照拂,对其成长怕是无甚益处。何况他的修为已是结丹巅峰,说不定将来也有机会进入剑域,悟出真正天剑,扬我天剑门千年威名。”梁温生一脸正色的说道。

“可以他那性子,怕是误事,老夫终究还是放心不下!”祝长老幽幽叹了一口气。

“师叔,如若您实在放不下,温生倒是推荐一人。”梁温生一脸正色的说道。

“谁?”

“叶天!”

“你说的可是来那自下界的人,七品金丹,结丹初期修为的叶天?”祝长老听了这名字,脸上顿时扬起一丝不快之色。

“师叔,这叶天的修为的确有些低微,但是先前我经过藏剑楼,李师叔可是对其盛赞有加,先前我在外出历练之时,三环金刀门到宗门内寻事,据说门内的元婴期修士接连败在那姜玉坤手下,就是这叶天在秘境之中,凭借一己之力将三环金刀门的阴谋解除。剑道之途,又岂能单凭一个修为就将此人给定义了。”梁温生说道。

梁温生是天剑门少有的资质卓绝之辈,他若是加入其它宗门,也未必会比其在天剑门内混的差到哪去,只不过他一直都看的透彻,在这三重天内,有天资卓越的修士不知有多少,这剑道虽然被许多宗门所抛弃,但剑道一旦大成,就能轻松碾压同级修士的事实,却是被天下所有的修士所认可的。

所以他要想在日后的漫长修炼之途中,能够继续脱颖而出,就必须寻求这艰难困苦的剑道。

所以一时修为深浅的计较,在梁温生这里是不会形成什么患得患失之感。同样,对于这叶天,单是他听说其在藏剑楼所显露出来的本事,就足以证明其是一个剑道高深之辈,一时修为上的瓶颈,是不会对其未来的前途造成什么影响的。

七品金丹固然是一个拖累,但在三重天,也未尝没有后三品金丹的修士修炼到元婴期甚至更高境界之事,这些倒不是什么难事,也就是现金天剑门没有什么老祖坐镇,不然探查一下这叶天的灵根,就能知晓结果了。

“老夫记得,叶天在秘境归来之后,被任命为外门执事,若是让其陪着祝潜去下山历练,于情于理,都是说不过去的。”祝长老听了梁温生的话,若有所思的一番,语气已经开始有所松动。

“这方面,师叔只管放心,宗门发布的任务,并非只有内门弟子和核心弟子才要去做。何况眼下宗门内局势不稳,那三环金刀门势必不会善罢甘休,宗门内也快到了外门弟子晋升挑战内门弟子的阶段,正可借着此次机会,让叶天作为领队,带外门弟子出去历练一段时间,回来再举行选拔大赛。”梁温生笑着说道。

“也好,这个机会不错,老夫这就去查一查宗门内最近有什么新发布的任务,好好磨练祝潜一番,不能再让他再像这般,整日惹是生非了。”祝长老捋着胡须,站起身走出了别院。

这边叶天跟祝潜二人已经御空飞行至天剑门的山门,

叶天在路上思索盘算着,这一行所买回来的材料,到底能够炼制出来多少凝神丹,除开贩售这些凝神丹之外,自己也要留存一些凝神丹来提高自己的精神力。

毕竟自己的修为境界,想要提升到元婴期还不知要何年何月,这凝神丹若是真的有效用,用来服食之后提高精神力跟神识,应是没有什么副作用。

凭借神识杀伤他人这种事情他就暂且不去考虑了,只要神识能够提高,让他能探测到更高境界的修士,获得更强的探知力就足以了。

正在此时,天剑门山巅忽然响起一长一短的钟鸣之声,此起彼伏。

四周没有要务在身的弟子,听闻这钟声想起,纷纷向其中的一处山间飞去。

先前在交予叶天外门执事这个位置之时,宁素心倒是跟他交代过一番,他自是知晓这是宗门内的召集外门弟子钟声,当下也是不敢怠慢,当刻跟随众人一同前去。

到了那高台前方,就能看见梁温生正站着台前,注视着眼前的人群。

“此番召集你们众人过来,乃是宗内有一件重要的决定,诸位长老希望提高天剑门的实力,决定择选一组外门弟子执行宗门发布的一项任务。”梁温生站在高台前方,看着下方上千名外门弟子,徐徐说道。

“你不是内门弟子么,为何跟着一同前来了?”叶天看着那祝潜也是跟着这群弟子一同过来,有些诧异的问道。

“梁师叔方才给我使了个眼色,吩咐我要一同前来,我自是不敢有所怠慢。”祝潜面露无奈的说道。

“有关每年外门弟子的晋升赛,想必众人都已经知晓,这次算得上是一次额外的机会,不过名额有限,只能量力而行。好了,修为还未到结丹期的弟子,都可以回到自己的岗位。”台上的梁温生朗声说道。

随着梁温生的话音落下,原本上千名外门弟子,顿时熙熙攘攘的散去,宽阔的广场之上,转眼间就只剩下二十人,皆是结丹期修士。

“此次晋升内门弟子的资格将你们众人中挑选五人,尔等身为外门弟子的翘楚,一定要抓好这次历练的机会。”梁温生的话停顿一顿,目光落在叶天身上,略微一顿,继续补充道:“加上一位外门执事,十九人中只有五人有机会。”

此话落下,除了叶天之外,余下十八人互相看着对方的眼神都已是有了一些变化。

虽然宗门严厉禁止同门相杀,但在事关内门弟子名额的时候,这些弟子的私心立刻开始涌动起来。

类似这般历练,往往都是伴随着腥风血雨的,这些外门弟子在晋升内门弟子时的斗争,却是比内门之中更加惨烈。

宗门之内,外门跟内门全然是两个概念,外门弟子整日要劳作,修行之事,只能忙里偷闲,犹如浮萍断梗,入了内门,就预示着修仙之路有了根本上的保障,不用再去做那些辛苦劳作之事,得益潜心修炼。

单是这一点,就足以让那些外门弟子心驰神往了,莫说是成为内门弟子之后,能获得诸多的资源跟便利。

一些心狠手辣之人,在这种时候为了争夺内门名额,就难免会不择手段了。虽然这些人不敢在明面上做手脚,但在历练之中,相互下绊,见死不救这类事情,则是稀疏平常之事了。

除开叶天跟祝潜,这十八名外门弟子,他们周围之人都是各自的竞争对手,都是阻挡自己修行一路的绊脚石,只有拿下五个名额之一,修行之路才能走的更远,更长。

不过即便没有祝长老的说辞,梁温生依旧会让这些外门弟子去历练一番,眼下三环金刀门跟天剑门的争斗愈演愈烈,那三环金刀门的宗主之子死在天剑门的秘境中,虽是其咎由自取,但眼下的这段时间,不过是山雨欲袭的前奏罢了。

很快,两个宗门就要历经一场生死大战,所以天剑门这般也要积蓄一切力量,来为此准备着。

即是这次选出来的外门弟子,在历练中伤亡惨重,十不存一,只有能筛选出来不错的弟子,这些损失就全然可以忽略不计了。

这其中未尝没有梁温生的私心,他深知大战在即,需要闭关修炼,无暇顾及此事,所以才去找了那祝长老筹划了此事。

那祝长老护犊之心甚重,先前答应其的话语,不过是为了让他答应在宗门内筹划此事,毕竟眼下天剑门内没有掌门,祝长老作为资历最老之人,在内部的纷争中也是向来不站的,由他来出面筹划此事正是再好不过了。

而且梁温生对祝长老说的是寻常的历练,但他挑选的任务却是十分不寻常,如若那叶天真有先前李师叔说的那般,剑道上的修为极为高深,那么此行算不得什么艰难困苦之事。

若是那叶天只是徒有虚名,怕是这二十人都要饮恨惨死在此次的历练之中。

带上祝潜这个宗门的祸害之人,也是梁温生有意为之的。他深知天剑门弟子如今一代不如一代的原因,就是有祝潜这种特权之人的存在,在总门内横行无忌,导致那些弟子觉得无甚出路,自暴自弃。

似祝潜还有那些走后门入门的弟子,在梁温生眼中皆是宗门内的毒瘤,都是欲除之后快的,这番历练如若此人能有所成长倒也罢了,若是还如同先前那般,梁温生依旧会想法设法的制裁于他的。

此外,梁温生只想着此次闭关,能够将自己的剑胎练成,到时候剑胎一成,对抗强敌再不需使用剑婴秘术这般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功法,单凭一柄飞剑即可。

莫说是同阶修士,就是化神期的修士,他一样能让其血溅当场。那三环金刀门跟众多修士所嘲笑的剑道,他要一个字一个字的让其吞咽回去。

“这次晋升赛之前,宗内长老们决定让你们下山历练一段时日,有关历练的时间和任务,长老决定在宗门内新发布的任务中挑选,具体的日子会另行通知,另外,这次负责带队的人是外门执事叶天。”梁温生从方才思索之中回过神来,一脸正色的说道。

“谁?”

“叶天,此人是什么时候加入宗门的,还是外门执事,为何先前都没听说过此人?”

议论声顿时四起,许多外门弟子明显都不知道叶天这个人。

当议论声起来,梁温生的目光已经落在叶天的身上,站在最前面的几名的外门弟子,也顺着梁温生的目光看见了叶天,想来此人应该就是那梁温生方才所说的外门执事。

有几名弟子用神识一扫,看向叶天的目光顿时变得不悦起来,脸上泛起不屑的神色来。

“就他?”

“不过是结丹初期修为,也配当外门执事么?”

“该不会走后门来的家伙吧!”

“按说,走后门来的那些弟子,也成不了外门执事啊,难不成此人还要和我们众人争夺五个名额中的一个。”

“梁师叔让此人带领众人外出历练,凭他那点修为,真的行吗?”

在场的外门弟子,不少都在结丹中期以上,叶天没有掩饰自己的气息,结丹初期的修为当即就被这些修士的神识所辨认出来。

“你们这帮外门弟子,当真是没规矩了,都是哪个峰的弟子,如此不知死活!梁师叔既然安排叶天当领队之人,那他就是尔等的领队,谁若是不服,先来问问小爷我吧。”

看见叶天沉默不语,站在他身边的祝潜见到那些外门弟子的格式嘲讽,当即面色不善地说道。

毕竟这叶天跟他也算相识了,虽然他炼丹的水平到底是真是假尚且不知,不过此人下界之人的身份,他还是打算与其深交一番的。

当下训斥这些外门弟子,正好能让自己出风头,到时候外出历练之时,也让这群家伙老实点,让其知道谁才是老大。

“祝潜,我让你说话了么,给我滚下去!”梁温生沉喝说道。

“梁师叔,这些外门弟子,全无规矩,我带师叔您教训他们一番,也好让他们知道什么是规矩方圆。叶天可是天剑门外门执事,他们有什么资格在此议论?”祝潜一脸不悦的说道。

“祝潜,反了你了,我让你滚回去,你是听不到么?他们没有规矩,你个混账东西就有规矩了?”

梁温生再次沉喝,元婴境界的神识之力,瞬间爆发出来,一股无形的压力直接压在祝潜的身上,顿时让他再也无法多言,只得咬紧牙关,硬撑着不让自己倒下去。

“梁师叔,还请息怒,祝师兄方才虽然鲁莽,但所说之话也是有其道理的,外出历练在总门内虽是常事,但对我等却是极其重要之事,似叶执事这般的修为,让其带领众人,请恕元辰不服。”

众人之中站出一位中年男子,朗声说道。

那人修道时间不短,已经有了结丹巅峰的修为,想来以他的修为还没有进入内门,定然是进入了瓶颈期,此次历练,他对于内门的名额可谓是势在必得。

突然见到一个结丹初期的外门执事来带队,他自是甚为不爽。

当下就用神识之力将其说的话语散发出去,他说的每一字,每一句,都在叶天的耳中不断放大。

这股声威听起来很强势,周围不少外门弟子都忍不住捂起了耳朵来,生怕受到声威余波的影响,然而,处于其中的叶天忽然散发出一股冷冷的杀意。

这股杀意,出现的太过突兀。

冰冷彻骨的杀意,使得其周身之外的气温都瞬降下来,方才那用神识威压过来的元辰,在这股杀意威压之下,也是显得有些不寒而栗。

不仅是他,另外两名元婴境界的外门弟子皆是面露凝色,一名结丹期的外门弟子,此刻受到杀意的影响,已经变得面色惨白,双目充血而泛红。

梁温生见识到叶天散发出来的杀意,也是微微愣神。如此浓重的杀意,几乎已经形成实质化的意境,这要杀多少人,才能到达这种地步。

叶天,他在下界都经历了什么?

正在梁温生思索之际,叶天的储物袋中瞬间冲出一柄青色的飞剑,青决冲云剑一闪而逝,眨眼间已经分化成十八柄青色小剑,分别落在十八名外门弟子的咽喉,锋利的剑刃几乎已经接触到咽喉的皮肤。

“还有谁,认为叶某没有资格?”叶天清冷的话语,犹如一道惊雷,瞬间劈在在场每一个人的心头。

此时,伫立在原地的叶天,宛如一柄利剑,寒芒阵阵,甚为凌人。

场中十八名外门弟子,曾未和死亡如此的接近,尤其是感觉到那青色小剑皆是品阶不凡的法宝,更不敢轻易乱动。

那元辰看着咽喉处的青色小剑,余光瞥向旁人,众人的咽喉之处皆有一柄青色小剑,心下!

梁温生也是微微侧目,叶天除了方才弥散而出的浓烈杀意,还手握如此厉害的飞剑法宝。

方才青决冲云剑出现的时候,梁温生就注意到,十八柄青色小剑其实是一件分化而来的。

这样飞剑甚为神奇,着实不是寻常之物,想来应是其在二重天历练中,所寻获的法宝。

这叶天虽是结丹初期的修为,但其控制着这些飞剑显得神情自若,显然是其对杀戮的剑心感悟颇深,只是不知,他在剑修这条路上走了有多远,能不能摆脱掉杀伐之气对心性的影响。

时间过了几个呼吸,元辰跟其余诸位弟子,顿感身上的压力一轻,那青色的小剑已是被叶天撤去,他当即长舒一口气来。

“元辰,此次下山历练让叶天做领队,你们可还有异议?”梁温生没将目光看向众人,朗声问道。

“梁师叔,元辰没有异议。”元辰说道。

“陈旭光没有异议。”

“梁师叔,陈旭辉也没有异议。”

“没异议……”

回话的几名弟子都是方才议论最多的,这几人都如同那元辰一般,修为较高,所以异议颇多。

“好了,今天之事就到此为止,你们暂且回去等候,等到宗门发布适合的任务,就由也叶执事带领你们众人下山历练。”梁温生说罢,长袖一挥,飘然离去。

与此同时,十八柄被扯下的青色小剑瞬间冲天而起,青色的光芒仿佛要将这天捅破,顷刻间华为一体,紧接着青决冲云剑已经回到了叶天的面前。

“叶道友的这把飞剑,可是比可不可让我观摩一番”祝潜一脸羡慕的看着那青决冲云剑,还未等他手伸出来,青决冲云剑已经没入叶天的袖口中。

“我还有要事,你先去准备历练之事吧。”叶天懒得去理会那祝潜,淡漠的说道。

说罢,叶天就御空飞离此地,朝着洞府的方向而去。

正好趁着这段时间,他要参悟一下这天剑门的剑诀,方才不过是用了一下青诀冲云剑,他就能感到体内的那股杀伐之力的澎湃,放在二重天时,他怕是就要控制不住这些杀伐之气,将那些天剑门的外门弟子尽数格杀了。

不过现在的杀伐之力和之前已经不太一样,基本已经没可能影响他的正常心神。当务之急,还是需要多炼制一些凝神丹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