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穿越 > 霍先生,婚姻无效! > 094、我身体没毛病,各方面都很健康

屏幕那边的人,脸胀的跟猪肝似的。

“无聊。”霍昀琛又说了一句,直接结束了会议。

屏幕那头的众人:“……”

他起身,走向诧异脸的庄思楠,“不是让你在家里休息吗?怎么还是跑来了?”

庄思楠眨了眨眼,“总不能一天都在家吧。”

“吃饭了吗?”

“嗯。你呢?”

不等他回答,庄思楠就知道他没吃。

霍昀琛看了一眼休息区的冰箱,“里面有菜,一会儿热了就好。”

庄思楠皱眉,走向冰箱,拉开门,里面确实是有菜,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

他工作起来就是这样的吗?

“这些不能吃了。我去给你买。”她快速的走向门口。

霍昀琛拉住了她,“你担心我?”

瞥着他嘴角的轻扬,庄思楠蹙眉,“霍昀琛,我可不希望我嫁给一个以后身体各种毛病的男人。”

“我身体没毛病,各方面都很健康。”霍昀琛老老实实的陈述着。

庄思楠蓦然脸红,迅速的低下了头。

她怎么会想到不该想的地方去了?

明明他说的这句话再正常不过,她思想怎么变得这么……跳跃了?

“你在脸红什么?”霍昀琛抬起了她的下巴,对上那双水蒙蒙的眼睛。

她红脸的样子,很诱人。

像极了新鲜的,水灵灵的樱桃。

晶莹剔透,散发着甜甜的香气,诱人咬一口。

霍昀琛的目光情不自禁的落在她娇艳的红唇上,慢慢地靠近……

两股有些紧张的气息慢慢地交织在一起,汇成了一缕甜蜜在房间里蔓延绽放。

“你们在做什么?”

突兀的声音打破了这难得失控而有进一步发展的男女。

庄思楠心跳加速,立刻找到了自己的呼吸。

她面红耳赤,看到外面的人,暗暗不悦的轻蹙了一下眉。

同样被打扰很不爽的霍昀琛,脸色一沉,“你来做什么?”

郑意可站在门外,她眼前还是他们亲吻在一起的画面,如同一根根尖锐的针,扎进了她的眼睛和心脏上。

他们怎么可以……

冷静。

必须冷静。

“昀琛,我有话想跟你说。”郑意可把刚才震惊里的愤怒都咽下了。

她很清楚,在霍昀琛面前,别把自己看得太重要。

很多自以为的理所当然,在他这里,什么也不是。

“不好意思,他现在要去吃饭。”庄思楠不想让他们单独在一起。

霍昀琛深深的看了一眼庄思楠,眼里满满的柔情。

这个眼神落在郑意可的眼里,很刺眼。

她刚才亲眼所见,他们在拥吻。

为什么会这样?

“昀琛。”郑意可无视庄思楠,“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你谈。”

“现在没有空。”霍昀琛自然而然的牵起庄思楠的手,“陪我去吃点东西,好吗?”

“好。”庄思楠脸上的红潮还没有完全褪去,格外的娇美。

霍昀琛牵着庄思楠从郑意可身边走过,没有给她说话的余地。

郑意可听着他们进了电梯之后的动静,急促的呼吸。

昨晚,难道他们就是住在一起的吗?

刚刚她看到庄思楠手上的戒指了。

霍昀琛怎么可能不知道她是已婚女人?

如果知道,还跟她这么肆无忌惮,那就只有一个可能。

只是,怎么会?

……

“今天我见过陆维了。”

到了餐厅,庄思楠把今天跟陆维说的话都说给他听了。

“所以,你原谅了他们?”

“没有什么原不原谅的。我只知道,赚钱是王道。”庄思楠没有吃东西,只叫了杯果汁。

霍昀琛微扬着眉,多少女人在男人面前,不会轻易的暴露出自己爱财的这一面。

她倒好,说的这么直接。

“我赞同。”霍昀琛凝视着她,“不过,我不希望你受任何委屈。”

庄思楠耸耸肩,“没有。反正我身上又没有少块肉。”

“比起这些利益,我更在乎的是你的情绪。”霍昀琛握着她的手,“赚钱的事,我来。你只负责身心舒畅,笑靥如花。”

这一生,能遇上一个让他可以付出全身心的人,他就要做到最好。

最基本的,就是不让她受委屈。

他宝贝的女人,不应该受别人给的气。

庄思楠抿着唇,盯着握着她的那只漂亮的手,“我知道。但是我能为公司赚一点钱,何乐而不为?我可以开心,但我还是会有忧虑的。”

“嗯?”

“其实我很怕穷。”庄思楠略有些无奈的笑了。

霍昀琛的瞳孔微缩,“你穷过?”

“当然。我穷的时候,还连累贝佳跟我吃了一个月的泡面。那一年,只要闻到泡面的味道,就恶心想吐。所以啊,任何能够赚钱的机会,我都不会错过。”

事实证明,当好人,做善事,真的要量力而为。

霍昀琛一直专注的凝视着她,她说的每一个字,他都在心上。

手,不由用力将她抓紧。

“我也穷过。”霍昀琛垂下了眼睑,“也不叫穷,只是一夜之间,什么都没有了。”

庄思楠意外的望着他。

她从来没有想过,他会有过一夜之间什么都没有的经历。

霍昀琛勾着她的手指,“不过我很庆幸我经历了那样的事,不然我怎么会以现在的模样来遇见你。”

这句话,无疑又是一句能够感动她的话。

“你最近,很容易让我感动。”庄思楠笑了笑,“赶紧吃吧。”

“你也吃一点。”

“我在家里吃过了。”

“再吃一点。”

“不要。”

“乖,张嘴。”

“唔。”

……

陪霍昀琛吃了饭,两个人一起回公司。

她去了法务部,让他们拟出和陆氏集团让利的相关合同。

法务部的人对她提出的这件事情,有些意外。

领导在向霍昀琛确认后,才开始拟合同。

庄思楠没有离开,就坐在法务部。

她得给机会让郑意可去找霍昀琛说话呀。

……

霍昀琛一回去,郑意可就又跟上了。

“昀琛,我想跟你聊聊。”

“说。”

郑意可斟酌了一下,“庄思楠结婚了,有老公的,你知道吗?”

“知道。”霍昀琛审查着需要批的文件,没有抬头。

“你知道?”郑意可更是急了,“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跟她不清不楚?你不怕被人说闲话吗?跟一个有夫之妇搅在一起,你是怎么想的?”

霍昀琛终于抬起了头,眸光冷冽,“你查到她老公是谁了?”

郑意可憋着一口气,“没有,但这是事实。”

“郑意可,你不是一个刚出社会不懂事的小姑娘。工作这么多年,不知道在质问别人之前,了解清楚情况吗?”霍昀琛语气凌厉。

“我了解到的,就是她已婚。不该在外面的招蜂引蝶,水性杨花,勾三搭四。”郑意可挺直了腰,提着一口气撑着,不想让自己被他的气势给压倒。

霍昀琛目光似腊月的冰雪,英俊的脸庞隐约透露出他此时的情绪,薄唇微启,“不是她招我,是我招她。不管她结婚与否,我都要她跟我在一起。明白?”

郑意可听到有什么东西“咔擦”一声碎了。

她睁圆了眼睛,张着嘴,全身麻木一般无法动弹,“你,你说什么?”

怎么可能?怎么会!

他怎么会喜欢上一个有夫之妇?

“还需要我再说一遍吗?”霍昀琛丢下手中的笔,往后一靠,浑身散发出来的冷漠让办公室变得更加的压抑。

“我不信。”郑意可摇头,“你不可能会是这样的人。”

“我是什么样的人,跟你无关。还有,我的私事,你没有资格过问。”霍昀琛那双阴鸷的双眸,透着浓浓的危险和警告。

郑意可被吓到了。

她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他这样的眼神了。

上一次她露出这种可怕的眼神,还是在五年前。

那一次,她可以理解。

可这一次,仅仅是因为那个女人吗?

纵然心中有太多想要质问的话,她还是给按住了。

她不能成为第二个陆瑶,她得留在他身边。

深呼吸,握着的手缓缓松开,“好,作为你的员工,我不过问你的私事。但作为你的朋友,我只想多说一句,别让自己越陷越深。”

说罢,她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霍昀琛收回了视线,继续工作。

……

郑意可靠着电梯,这件事跟她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在她的认知里,霍昀琛不会是个这么不自爱,不理智的人。

当年就算发生了那么大的事,他也从来没有做过什么出格的事。

庄思楠到底有什么魔力,能让他深陷其中?

叮——

电梯门开了。

“你们谈完了?”庄思楠站在电梯外,对她浅浅微笑。

郑意可看到她,按下去的那股气,又一下子沸腾了。

她笑靥如花,满面春光。

容颜娇艳,身材窈窕。

这样的女人,确实可以称作祸水。

她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一个已婚的身份,也能让那么多优秀的男人为她倾倒。

就算所有男人都没有底线,但霍昀琛,不可能轻易褪下心底的防护。

“嗯。”郑意可收了那些想不通的事,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没有那么糟糕。

庄思楠笑了笑,“我去等他下班。”

郑意可站在电梯里,没有出来。

庄思楠微扬着唇,“你……不出来吗?”

“有个疑问,想问问你。”郑意可礼貌的说:“可以吗?”

“可以。”庄思楠走进电梯。

电梯门关上,她们都没有按楼层。

两个女人并排站在一起,一个浅笑嫣然,一个面容愁虑。

短暂的沉默,郑意可开了口,“你这样做,对得起你老公吗?”

“嗯?”庄思楠侧过脸,不太明白,“什么?”

“结婚了,还跟别的男人不清不楚,为了什么?既然嫁人了,就该一心一意,和其他异性保持适当的距离,难道不是吗?”她看着她。

庄思楠明白了。

原来,霍昀琛没有告诉她啊。

“对啊。除了跟我老公,我跟其他异性都保持着适当的距离。”庄思楠赞同的点头。

郑意可见她装傻,“庄思楠,霍总不是你能够玩玩的人。就算你们现在关系多暧昧,也不代表你能够走进他的心里。”

“你很了解他?”庄思楠抬手,轻抚着无名指上那枚戒指。

郑意可看到了那束光芒,“对。我跟他共事五年了。我们是一起共患难的朋友,伙伴!”

庄思楠笑了,“是吗?那他为什么没有告诉你,他的妻子,是我呢?”

“什么?!”郑意可瞪圆了眼睛,激动的唾沫星子往外飞。

庄思楠偏过了头,过了一会儿才看着她,“我跟霍昀琛,是夫妻。我的老公,是他。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不可能!”郑意可无法接受这个消息。

她宁愿是霍昀琛说的那样,是他招的她,而不是这种关系。

对,霍昀琛怎么可能会娶她?

不会的。

“不然,昨晚我为什么会坐上他的车,跟他一起回家?之前在办公室,你也看到我们接吻了。你觉得,他会是个乱搞男女关系的人吗?”庄思楠很淡定的跟她坦白。

郑意可久久不能消化这个消息。

可她也没有必要编织这样的谎言。

是谎言,就会有揭穿的时候。

除非,她不怕难堪。

“你不用再怀疑事情的真实性。陆瑶也知道我跟霍昀琛的关系,不信你可以向她求证。郑设计师,我今天告诉你这个,也是因为我知道你跟霍昀琛是朋友。瞒着你和告诉你,也没有多差的区别。”

庄思楠按开了电梯,“如果你没有别的事,可以出去做事了。”

郑意可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电梯的。

脑子里全是他们已经是夫妻这件事带来的震憾。

她不明白。

她跟着霍昀琛五年,这五年基本上都和他的距离没有太远过。

明明他在工作上很信任她,为什么在这件事情上,她一无所知?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太突然了。

突然到让她没有一点点防备。

“意可,你怎么了?怎么魂不守舍的?你有没有告诉霍总关于庄思楠的事?霍总怎么说?”张丽见她脸色不对,不由皱眉,“意可?”

郑意可眼神晃了一下,深呼吸,挤出了一个笑容,“嗯?”

“你怎么了?我刚才问你的你都没有听见吗?”张丽觉得她很反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