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玄浑道章 > 第两百四十五章 骄阳

乌子午在见到众修出现的时候,就知这次行动已无可能再继续下去了。

他手段再如何强大,也就只是一个人而已,是绝然不可能对抗这么多修士联手的。

不过这里若是没人能与跟上他遁光的话,他倒是可以飞遁远走来与众人周旋,若得机会,不定还能将这些修士一个个斩杀。

可是现在张御在此,这就行不通了,张御不但手中持有迅若急电的飞剑,甚至自身的遁速也是极快,他若用此法,只要张御稍稍牵制他一下,那他就会遭受到来自众修的围攻。

所以无论怎么看,此刻留下来则必死无疑,唯有设法先行撤离了,那功诀只好以后再来想办法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场中诸人却是忽然感觉到一股无比庞大的气机出现在了上空,玄府殿台之上竟然是出现了一个虚空裂口,一道道青色霞光自里散逸出来。

随后一只半人多高,不停旋转的光轮自里飞出,并悬浮在了半空之中,其向外散发着青色的灼灼芒光,将整个殿台照耀的一片明亮。

在场所有人都是立刻辨认出了此物。

青阳玄府至宝,青阳轮!

被竺玄首带走的青阳轮竟然是在这个时候回来了!

光幕之后的乌制院一见此物,尽管知道乌子午听不到自己的声音,却依旧跳了起来,狂吼道:“快拿!”

先前他见到张御和众多修士杀到,心中几是凉透,以为这次计划已然失败了,可谁能想到,只一转眼功夫,此次行动的目标居然出现在了眼前。

在天机院整个计划中,最为关键的一步就是拿到这宝物,并从里面获取那晋升更高境界的功诀!

而一旦得到了功诀,按照之前那位大人物说法,乌子午立可尝试破开境关,进而去谋取更高一层的力量!

此举若能成功,那么在场之人又算得了什么?

就算没能成功,那也不要紧,只要找到了功诀,那么乌子午就可以借助神目之力,将自己所见到的东西传递回他们这里。

哪怕乌子午这次败亡了,他们有技艺还有功法在手,就可以想尽一切办法再打造一具复体,继续完成这一个未尽的计划!

他能想到的,乌子午自然也能想到,所以他见到这宝物一瞬间,便毫不犹豫的朝着此宝伸手一拿。

似青阳轮这等法器通常有自己的灵性的,也即是说它是认人的,不是外人可以随意驾驭的。

不过他敢于如此做,那就是那位大人物传了一门可在短暂时间制拿此物的法诀,虽然那可能只有短短片刻,可那也是足够了,

恽尘虽并不知道乌子午有拿制这法宝的手段,可他知道只要敌人要做的事情那自己肯定不能让其如愿,所以他见到乌子午出手,也是拿法诀相召。

可是还未等他们两人招呼这件宝物,那青阳轮却是倏尔一转,便化一道青光主动往张御这里投来。

张御本来一直盯着乌子午,见他意图染指青阳轮,本欲驾驭飞剑斩下,可这刻见这宝物向着自己过来,心思一转,便停下动作,以心光将之接纳进来,而这个时候,他也是感觉这法宝向自己传来了一股欢呼雀跃之意。

这一瞬间,他心中涌起一阵明悟,在过去的那一场斗战之中,是竺玄首获取得了那最终的胜利。

而青阳轮被他这么一拿,再加上这宝物自己的配合,此宝也是等若被他控制在手了,无论是恽尘的法诀相唤还是乌子午的制拿之法,此刻都无法再是唤动此宝了。

乌子辰见青阳轮落在了张御手中,半点与他相争的意思也没有,轰然遁起一虹芒,以疾光追电之势往天中遁走。

那些修士纷纷出手阻拦,然而神通法力到他身侧,却如是落入一个空洞之中,齐皆消失不见。

张御抬头望向上空,身上心光如火鼓荡,宏声道:“诸位道友且退!”

众修此刻似是猜到他要做什么了,闻言纷纷遁光向四面八方避开,

张御伸手一按青阳轮,感受着其中那一股烈烈宣扬,直欲喷薄涌出之意,而后轻轻一拨,袍袖飞扬之间,一道青色烈虹直去天际,霎时便追上了正往上空遁逃的乌子午,并悍然与之撞在了一处!

青阳上洲的上空,一轮无比明亮青色大日升腾显出,煌煌赫赫,照耀天地,整个洲域都在笼罩之下。

下一刻,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强行冲入了在场所有人的感官之中,他们都感觉到自身的呼吸和身躯都在随之震动。

此刻位于上方的大青榕则是枝条一阵晃动,将散逸出来的气机安抚理顺,没有令其散发至外间。

待得光芒徐徐散去,众人抬头观望,天空青碧,澄澈无比,一丝杂质都是不见,唯有青阳轮骄然立于天宇之上。

而乌子午早已是在爆裂的那一刻就化为乌有了,便连随身携带的神目也没能在这等威能之中留存下来。

玄府远处,白衣女子站在一驾小云舟上,衣袂在风中轻拂,她看着那轮青阳升起,也没有再多停留,一拨云光,便即转头离去了。

张御看着高悬上空的青阳轮,并没有去将之召回来,而是看向恽尘,端手对他一礼,道:“御在此向玄正道贺了。”

恽尘微微一怔,随后反应过来,欣喜道:“是老师胜了?”

张御微微点头。

恽尘心中不由大畅,他长长舒出一口气,也是看了看天中的青阳轮,道:“玄正,方才那人来历不明,我之前从未见过,观此人最后所为,似是意在青阳轮,若不是玄正和诸位道友来援了,后果实难预料。”

张御道:“玄首言重,若不是玄首将此人困束在此,我等绝无可能这般轻易将之除去,不过关于此人身份,御倒是已有几分猜测。”

恽尘道:“哦?不知此人是何来历?”

张御道:“现在缺少证据,尚不好明言,来时路上,我已是委托一位道友去清查近来的飞空册录,若能查到其人往来时留下的记述,找到源头所在,那么就能确定其身份了。”

海岛天机院工坊之内中,此刻一片死寂。

乌制院眼神黯淡,消沉无比坐在那里,周围的师匠们也都是一个个失魂落魄,随着那光幕大道破散,这几十年来的谋划毫无疑问失败了。

魏护卫沉默许久,才道:“乌制院,我会将这里的事原原本本告诉总院的。”

其实他也有些同情乌制院等人,不能说他们谋划不妥,其实他们已经做得足够好了,实在是因为对手出乎意料的强大,他们才遭遇到了失败,换在斗战之中,那就非战之罪了。

乌制院咬牙道:“不,魏护卫,我们还没有输!”

魏护卫心中倒是涌起了几分期待,问道:“怎么,你还有什么后手么?”

乌制院抬头看着他,双目带着血丝,语声激动道:“我们还有正体在手,我们还有之前搜集到的诸多记录,只要我们还有足够的材料,我们还能再打造更多的复体……”

魏护卫听到这些,不禁有些失望,他道:“乌制院,我知道你不甘心,其实我也挺不甘心的,不过再造一个复体,无法达到更高境界又有什么意义么呢?再送去给玄府和灵妙玄境的人杀么?”

乌制院顿时无言以对。

魏护卫沉声道:“拿不到青阳轮,没能得到里面的功法,你们再造多少复体都没用,承认吧,你们已经失败了。”

他转过身,对那一起到来的男女师匠道:“我们回去。”说完,他就当先迈步往外走去。

那个男师匠看了看众人,伸出手去,似不经意的在案台上搭了一下,而后就跟着魏护卫快步离去了。

乌制院在他们离开之后,颓然坐了下来。

这时金大匠叹了一口气,他这时目光一撇,见到案台之上多了一张纸条,上去拿了起来,看了两眼后,想了想,递至于乌制院面前,道:“好像是方才那位师匠留下的。”

乌制院接了过来打开一看,上面写着“速离洲域,可往云台”等字,他眼神一动,寻思了片刻,站了起来,低声道:“快些收拾一下,我们带那具正体离开这里。”

金大匠一怔,犹疑道:“制院这是要……”

乌制院咬牙道:“计划虽然失败了,可我们之前的道路却已证明是成功的,我们缺少只是一个向上功诀,青阳上洲这里找不到,我们还可以去别的地方寻找,那位大人物说不定还需要我们。”

在冷静下来后,他又恢复了原本的思考能力,把拐杖一顿,道:“而且这次事情闹得太大了,即便总院不收拾我们,两府和玄府一旦查到线索,也绝不会放过我们,我们也要快些离开青阳才是。”

金大匠道:“可我们能去哪里呢?”

乌制院扬了扬纸条,道:“我们只能相信他一次了,去海外的云台都护府,就算没人接应我们,现在北方道路已通,我们大不了想办法再去玉京,就算玉京留不住我们,我们也可以借助玉京的通路去其他上洲!”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