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穿越 > 明朝富家子 > 第四卷 第十八章 伪造

严嵩还想把徐阶当枪使呢,徐阶这把枪又岂是这么好使的。

他刚一抬手,徐阶便看出了他的意图,反手就是一巴掌打了过来。

这家伙,徐阶这一巴掌,错点就煽他脸上了。

当然,严嵩的脸也不是这么好打的,你敢去煽他脸可得小心了,他分分钟都有可能反手还你一巴掌!

要说玩阴谋,耍手段,徐阶可能比他强一点,但是,要论手中掌握的权力,这会儿他比严嵩可不是强了一星半点。

你家伙再会玩阴谋耍手段又怎么样,绝对权力在手,老子一样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老子倒要看看,嘉靖是相信你这个什么都不是的右参政,还是相信我这个吏部尚书兼内阁大学士。

嘉靖可没徐阶精明,想要糊弄,那简直不要太容易。

他表面上是公正无私,让鄢懋卿上报西北边军粮饷的调拨情况,并提供来往公文以为凭据,实际上却是想要伪造公文,糊弄嘉靖!

这伪造公文,听起来好像蛮难的样子,不过,这难度也是看人来的。

要是一般的平民百姓,想要伪造公文,那难度自然相当的大,问题严嵩和鄢懋卿就不是一般的平民百姓,他们可是官员,而且还是权力很大的官员,公文什么的,本来就是他们造的,伪造什么的,太容易了。

或者说,他们根本就不是在伪造公文,他们造出来的公文就是真的,比任何假的都要真!

嘉靖哪里能想得到,平日里“老实巴交”,“忠诚可靠”的严嵩竟然会联合别人伪造公文来欺骗他,所以,当看到鄢懋卿交上来的凭据之后,他顿时火冒三丈。

鄢懋卿这家伙,那也是相当奸猾的,伪造出来的公文简直一点漏洞都没有,山西九万边军的粮饷,他好像都已经以盐引的形式派发过去了,而且,他还有各地盐商到各大盐场兑换盐引之后留下的凭证以为证明,证明山西边军的确已经收到了粮饷!

好你个夏言,山西边军都兵变不断了,你竟然还敢欺瞒朕!

好你个曾铣,说什么收复河套,收拾鞑子,原来是想扩充边军,侵吞粮饷!

还有,徐阶,你小子吃多了还是怎么了,朕要你上奏山西的具体情况呢,你扯什么南京户部?

当然,徐阶的脸也不是那么好打的,关键的地方,他都用了“听闻”二字,也就是说,他都是听闻别人说的,不是他自己在故意捏造。

这听别人说什么也有罪吗?

当然没罪!

嘉靖想了想,也只能悻悻作罢,饶了他这一回。

不过,夏言和曾铣那可就不能饶恕了。

你们这两个奸佞小人,还要欺瞒朕到什么时候?

他仔细查看了一番鄢懋卿提供的凭证之后,当即便命人把夏言给招了过来。

夏言还不知道山西兵变的事已然露馅了呢,嘉靖一天到晚都窝在深宫修炼,怎么可能知道山西发生了什么。

他只当嘉靖是心切收复河套一事,想找他问问而已。

这事,唉,真不知道怎么说了。

他一路思索,一路魂不守舍的跟着小太监来到乾清宫中。

嘉靖的城府,那还真不一般,都这个时候了,他竟然还能装出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亲切的问道:“公瑾,曾铣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啊,他准备什么时候发动大军收复河套啊?”

果然,皇上问的就是这事。

夏言心中一宽,假假意思糊弄道:“皇上,这十余万大军集结操练可不是几个月就能见成效的,曾铣那边正加紧操练呢,估计,还得再等上两三个月。”

还等啊,等着山西边军造反吗?

嘉靖闻言,不由冷冷的道:“等?等到什么时候?朕怎么听说这会儿山西边军正在闹兵变呢?”

啊!

夏言闻言,不由吓了一大跳,这谁啊,竟然敢告他的“黑状”。

他连忙摇头道:“没有,没有,皇上,这纯属谣言,微臣从未听说过什么山西那边闹兵变之事,想必是有心人故意造谣,欺骗皇上的。”

欺骗朕?

谁在欺骗朕?

嘉靖当即拿起徐阶的奏折,毫不客气的丢夏言跟前,大怒道:“是谁在欺骗朕,你心里不清楚吗?”

夏言被嘉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浑身一抖,他颤巍巍的捡起地上的奏折,仔细一看,心里顿时骂翻了天。

“徐阶,卧槽尼玛啊!你家伙吃饱了撑的还是怎么了,竟然告老子黑状!”

不过,还好,徐阶倒也没有故意往他身上泼脏水,至少,徐阶说的基本都是事实,并没有故意捏造什么东西诬蔑他。

他急急的思索了一阵,这才小心的道:“皇上恕罪,南京户部那边粮饷调拨的的确有点慢,边军将士怨声载道实属正常,不过,这兵变什么的就有点夸张了,微臣相信,只要这粮饷调拨到位,边军将士便不会再闹腾了。”

还想欺骗朕?

嘉靖又拿起鄢懋卿提供的凭证,一把丢夏言跟前,随即咆哮道:“什么粮饷调拨到位?南京户部都已经把粮饷全部调拨过去了,你准备让他们再调拨一次去给曾铣贪吗?”

什吗?

夏言有些难以置信的捡起地上的公文凭证,仔细一看,脸色顿时变得难看无比。

这公文是不是真的他自然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些,的确都是真正的公文,不过,里面的内容是不是真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难道曾铣真的是个深藏不露的贪官污吏?

难道曾铣真的把山西边军的粮饷侵吞了大半?

不可能啊!

曾铣是什么样的人,他还是比较了解的,要不他也不会把人家当亲信。

此人从知县开始,到都察院御史、佥都御史、副都御使,一路下来,待过的地方可不少,手中的权力那是越来越大,经手的财物也不知凡几。

这种人要是想贪,随时随地都可以贪,又何必等到这个时候呢?

倒是这个鄢懋卿,好像隐隐有人在他跟前说过,这家伙手脚不怎么干净,原本,他还不怎么相信,现在看来,这家伙的确有问题,这些公文,很有可能是这家伙仿造的!

想到这里,他们连忙举起手中的公文大声抗辩道:“皇上,这些公文都是假的,曾铣的清廉可是出了名的,怎么可能侵吞边军粮饷。倒是这个鄢懋卿,不止一个人跟微臣提过,这家伙手脚不干净,微臣是一时糊涂,没怎么在意,现在看来,微臣是大意了,这家伙侵吞了边军粮饷之后竟然还反过来诬蔑曾铣,简直是岂有此理!”

岂有此理?

谁岂有此理?

你竟然敢对着朕喊叫,翻了天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