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穿越 > 危情谍影 > 第235章 留宿宝林寺

那天晚上,现身于宝林寺慧缘法师禅房的武林高手正是魏强。他是尾随着钱军而来的,所以师徒俩一见面,所有的对话都被他所窃听。

魏强从钱军和师父的对话中判断,既然他们师徒俩感情至深,龙泉宝剑放在慧缘法师这里是最安全的。钱军没有理由把龙泉宝剑带走。他此次回乡,目的应该有两个,其一是探亲,其二是看一看龙泉宝剑是否安全。慧缘法师安全,龙泉宝剑自然安全。要是慧缘法师走了,他们之间一定会有所约定。也就是说,钱军肯定会在没有慧缘法师的前提下照样拿到龙泉宝剑。

看着钱军、平武生和廉布知池先后离去,魏强仍然能够保持着冷静,就是基于以上判断,他得出一个结论:龙泉宝剑仍然还在宝林寺!

魏强没有把真实情况告诉罗鑫,罗鑫当然也不会知道这么清楚。第二天上午,魏强和罗鑫两个人扮成香客,一路徒步来到老鹰嘴的宝林寺。他们走了整整一个上午,一直到下午未时才登上宝林寺。

“阿弥佗佛,两位事主,不知你们是要烧香,还是拜佛?”

慧缘法师从禅房迎了出来,满脸笑容。见他须发已白,仍然能在夜间健步如飞,追出自己数百米远,魏强不由暗自佩服。现在,两个在此种场合会面,也不知他是否有所觉察?

魏强双手合拾,还给慧缘法师一个礼数,笑答:“我既要烧香,也要拜佛。人生路茫茫,还望法师给予指点迷津。”

“阿弥佗佛,随缘吧。且随我来。”

跟在魏强身后的罗鑫,有些愁眉苦脸。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师父作为地下党员,竟然相信起土封建迷信来了,而且出口还一套套的,仿佛就是佛门中人。

跪在高大雄伟的大雄宝殿前,魏强又是烧香,又是叩头,态度虔诚,神情庄严肃穆。随后,又捐上两个大洋,作为寺庙里的香油钱。这就让罗鑫更加迷惑不解。

礼毕,慧缘法师问:“事主是否抽签,碰碰运气?”

魏强淡淡一笑:“一样签,百样解。天机不可泄露,我看还是算了吧。这一路走来,是否可以讨口水喝?”

“好,好啊。事主且随我来。”

慧缘法师在前面带路,魏强和罗鑫尾随着他,来到禅房。靠墙位置放置?团,正是慧缘法师常年打坐之处。不一会,慧缘法师斟来两杯茶,淡淡的茶香弥漫着,让人心旷心神。

的确,魏强和罗鑫都口渴了,两个人端起茶杯,一阵牛饮。两杯茶便见了便。慧缘笑眯眯地说道:“两位事主真是渴了。这一路走来,风尘仆仆,很不容易吧?”

魏强坐下来,递给法师一支香烟,被法师拒绝,他只好作摆。眼前这个慈眉善目的法师,谁敢相信他是一位世外高人。年近七旬,仍然能在黑夜目如精光,动如脱兔,没有极深的内功修养是办不到的。

这时一抹残阳已然挂在天边,眼看太阳就要落山。寺庙极为冷清,仅有慧缘法师一个人。还有没有其他僧人呢?

魏强这样想时,已被慧缘看破心事。

“事主是否感到奇怪,诺大的寺庙,仅有贫僧一人?”

“是的。”

“日寇大举侵华,战事不断。泱泱中华大地,已经没有一方净土。寺庙也不例外。芸芸众生或忙于生计,或忙于逃命。又有几人来烧香拜佛?既使有人烧香拜佛,又有几人捐得起香油钱?整个寺院有时一个月也收不到两个大洋,又如何能维护寺院运作。原有的两个僧人,见寺庙实在没有办法生存,都已外出云游了。”

这个时代“云游”就是讨饭的代名字。

尽管日子过得极为清淡,慧缘法师仍然精神饱满,气色红润,应该是得益于他高深的内功修养。今天的寺院难得来了一个大财主,一出手就是两个大洋。他的心情也很好。谈兴很浓。

魏强见天色已晚,现在起步去县城,到达县城已经是下半夜了。再说,难得和慧缘法师面对面交流,今日一见,观颜察色,绝对此人胸襟极为宽广,道德品质修养更是了得。绝非鸡鸣狗盗之徒。龙泉宝剑落在他的手里,应该是安全的,根本没有毕要让他重见天日,搅起一场风雨。

“法师,在下有一请求,不知妥否?”

“请讲。”

“天色已晚。我们无法赶回县城,今夜欲在贵寺借住一宿,不知可否。”

“阿弥佗佛,有朋自远方来,不亦悦乎?既然事主有缘与贫僧相识,借宿当然可以。贫僧不禁感到医荜生辉,深感荣幸。只是寺庙之中,吃的都是清汤寡水,睡的也是硬板床。如有怠慢之处,还请事主原谅。还有一点,就是寺庙重地,我佛慈悲,寺法森严,事主切记夜间不可乱窜,否则如受责罚,贫僧必然爱莫如助。”

“遵命。我们只是借宿,并非鸡鸣狗盗之徒,绝对不敢对神灵有半点冒犯。”

“阿弥佗佛,贫僧去煮粥给事主享用。尔等稍坐片刻。”

说罢,慧缘法师便去了厨房。别看那么大的寺院,仅有一名住持。院内的设施还是十分齐全的。单是一个厨房,少说也有四五十平方米,煮几十个人的饭菜没有问题。魏强和罗金岂能坐享其成,跟着慧缘法师来到厨房当下手,烧锅的,劈柴的,忙着一团。一向冷寂的宝林寺,因为魏强和罗鑫的到来,多了几分人气。

不一会,慧缘煮了一锅粥,还特地炒了一碟萝卜条。仅此而已。可见老人的日子过得多久清苦。

喝着清淡的粥,吃着咸得发苦的萝卜条,魏强不由感慨万千。

“法师,你天天就是吃这些吗?”

慧缘不由动容道:“这已经算是最好的啦。我一个人住,平时很少生火做饭,喝点茶水,然后服食天地之精华,辟谷数日,乃经常为之。”

“难怪法师脸色红润,原来是练功之人。真是了不起啊。可恶的小日本,害得我们中国人好惨啊。要是能打跑日本人,重建我们的国家,让大家都过上幸福生活,真是一项了不起的事业啊。”

听到这,慧缘法师的白眉毛微微跳动了一下,他看了看眼前这个年轻人,气宇轩昂,身材硬朗,目光如电,绝非普通人。不守,他很快就恢复了常态,笑道:“贫僧乃世外之人,本不该问世间之事。不过,事主的爱国热情,还是让贫僧极为钦佩。”

危情谍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