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严先生是个钢铁直男 > 145:严先生被拉黑了~

阮宁一脸坦然的笑着:“我家里穷,不行么?”

闻清清一僵:“你家里不是……”

阮宁笑问:“是什么?”

闻清清不知道怎么说。

之前她以为阮宁家境不好,放假之前才知道自己看走眼了,阮宁家里的条件估计比她家还好,可现在阮宁却装傻,这些话她也不好说,免得让人觉得她太过刻意。

可是心里很不舒服,不就是家境好么?装什么神秘!

她笑道:“没什么,是我问的多了,你想和谁去本来是你的自由,我就随口问问而已。”

阮宁不置可否,一笑,低下头继续吃饭。

正吃着,旁边手机震动一下,她拿起来一看,噢哟,严先生终于舍得给她发信息了。

【严绝:吃饭了么?】

阮宁抿唇愉悦笑着,然而没回复,手机搁下,继续吃饭。

闻清清一直看着,见她看了一下手机,似乎还是微信界面,不由心下一紧,脸上却笑的和气:“阮学妹和谁聊天呢?笑的这么开心?”

不会是他吧……

阮宁心情好,也不在意闻清清是什么人,勾了勾唇角,回答:“心上人~”

闻清清心更沉了。

“阮宁学妹有男朋友了?”

阮宁眼珠一转,笑而不语,似乎是默认。

闻清清咬了咬唇,不知道说什么。

不会是他的,他才回国没多久,和阮宁认识不久,怎么可能会和她在一起呢,可是……

她从没有见他对一个女孩这么温和袒护,连对他家里的女性他也从来淡淡的,只是同门之谊,会让他到这个地步吗?

她状似随意的问:“我倒是很好奇了,学妹这么漂亮,又那么有才华,你的男朋友一定很优秀,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男生,什么时候有机会认识一下?”

阮宁一脸犹疑,笑的不达眼底:“学姐问这个多,似乎对我的男朋友感兴趣?我是不是可以误以为,如果我男朋友真的很优秀的话,学姐要撬我墙角啊?”

闻清清脸登时僵硬的好似冰冻住一样,好一会儿,才忙牵强笑道:“阮学妹,你说什么呢?你这就误会我了,我只是好奇,这一年来阮学妹可是我们学校出了名的高岭之花,好多男生追求都被拒绝,只得铩羽而归,所以阮学妹一定是个眼光很高很挑剔的,能让你接受并且也喜欢的男生,肯定是比学校的那些人都优秀,我就比较好奇而已,要说撬墙角,我各方面都不如学妹,想撬也撬不动啊。”

阮宁笑的饶有意味:“学姐这话说的奇怪,为什么一定是我眼光高太挑剔才拒绝别人?而不是我本来就不是单身才拒绝别人的追求你?”

“所以,和你男朋友在一起很久了?”

阮宁一脸无语:“学姐想什么呢?我只是随口一说,没明确表示我和我男朋友在一起多久啊。”

闻清清愣了愣,微抿着唇看她,没说话。

这时旁边的手机又怎懂了。

阮宁拿起来一看,严先生又发来了消息。

【严绝:真的不理我?】

阮宁眉眼间岸上几丝笑意,捧着手机随便按了一通后,删掉,就又把手机搁下,然后吃饭。

吃了几口,看着一直不动的闻清清,挑眉:“学姐怎么一直不吃啊?难道是看着我吃不下?”

闻清清立刻笑道:“不是,你长得这么漂亮,秀色可餐才对,怎么会吃不下呢?”

“那就吃啊,不然就来不及了。”

闻清清扯了扯唇角,开始吃饭,却吃得十分面前,味同嚼蜡的感觉。

阮宁胃口却贼几把好。

吃了几口手机又双叒叕震动了。

她十分有耐心的拿起来看。

【严绝:你刚刚想说什么?怎么显示输入了又不发给我?】

【严绝:理我一下。】

阮宁又胡乱按了一下,删掉,放下继续吃。

哼,小样儿,不弄得他心痒痒她就不开心。

让他嘴欠!

心里爽歪歪,再瞄一眼好像在吃屎一样的表情,她胃口大增,三下五除二的吃,连他发信息过来也不理了,很快吃完。

吃完,她对闻清清礼貌一笑:“学姐慢吃,我先上去了。”

闻清清笑的很费劲:“……好。”

无奈莞尔,拿着手机端着餐盘去餐盘收纳处,房号,然后拎着手机慢悠悠的上楼。

因为这个食堂距离不过就两层楼,她走到是楼梯,刚走进楼梯,手机一阵剧烈震动,不是微信信息,是电话,。

还是严先生。

她喜滋滋的笑着,接通电话,却不吱声

那边默了一下也没吱声,然后……

她把电话挂了。

挂了电话,她哼了一声,继续上楼。

没多久,又有电话来了。

她等震动了几下才接的。

“……咳咳,吃饭没?”

阮宁:“……”

“不理我?”

阮宁:“……”

“你刚才不是已经要理我了么?我知道你不生气了。”

阮宁:“……”

严先生在那边一声咕哝:“哑巴了?”

阮小姐:“……”

很好!

挂断!

之后再聊电话,她直接挂了。

妈的,这死棒槌!

等她上到办公室的时候,严先生已经记者来了三通电话,她都是震动几下就挂断,然后,他不打了,继续微信轰炸。

看着他不停的发信息,她又特么心软了!

而且,也不是真的生气,自然不能真的让他卑微求原谅。

她在收藏表情包找出一张,给他发了过去。

一个小卡通人物端坐着,扭脸噘嘴的表情包,配文:你的小祖宗不但不理你,还瞪了你一眼~

果然严先生消停了一下,然后又来了:【我的小祖宗还在生气?】

我去,好上道。

不过小小祖宗三个字,她喜欢的要死可咋整?

嗯,回去就把他手机里她的备注全改成小祖宗!

她是他的小祖宗~

心里美滋滋。

她回复他了,然而内容是这样的:【严先生,麻烦你有点信用,说好了一天的,你这样不按常理出牌我很为难!/微笑】

【严绝:真的要这么认真?】

似乎还问的小心翼翼。

【是的,鉴于你明知故犯,一直在动摇我的不理你的决心,并且已经成功,破坏了规则,我决定延期,现在开始,三天不理你。/微笑】

【严绝:你自己控制不住自己,也是我的错?】

【严绝:讲道理啊。】

阮宁:“!”

他他他……他竟然要她讲道理!!!

卧槽,他的意思是她无理取闹?

不能忍!

【你是说我不讲道理?/微笑/微笑/微笑】

【严绝:难道不是?】

【严绝:讲道理,我一直发信息是我的错,你控制不住自己是你的错,不能都赖我。】

他还认真起来了!

啊啊啊!

不能忍!

阮宁气的肝疼,刺溜几下神操作,直接把严先生拉黑了。

关小黑屋让他冷静一下。

拉黑了人,她猜到他会啊电话,又退出微信,把严先生的手机号也果断拉黑!

哼!

敢跟她讲道理,得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气死她了!

憋着一肚子火,她戳开杨小姐的微信。

面无表情的发了一句:【啊啊啊!气死我了!】

杨程程很快回复:【咋了,咋气成这样,你老公出轨了?】

阮宁嘴角一抽:“……”

她同步一串省略号给杨程程。

【程程:得,看来不是,那是咋了?正好我不开心,说说看,让我开心一下。/奸笑】

阮宁挑眉:【你不开心,怎么了?】

【你也说说看,让我开心一下。】

【/捧腹大笑】

【程程:滚!/无语】

【……】

【程程:哎,一些烦心事,不说也罢,你说说你怎么了?你这个时候应该在上班吧?实习遇上烦心事了?】

【不是。】

【程程:?】

阮宁持续性面无表情:【我把我老公拉黑了。】

【程程:额……】

【程程:啧,吵架了?】

【程程:怎么这么严重?到拉黑的地步,不会是真的出轨了吧?/恐惧】

【……不是。】

【程程:那是怎么了?你能不能别磨磨唧唧吊人胃口?/无语】

【他跟我讲道理,你说气不气人?/微笑】

【程程:……】

【程程:噗……哈哈哈哈哈……!!!】

一连串大笑的表情包甩过来,不要钱似的。

阮宁脸更沉了:【/无语/无语/无语】

【程程:哎哟,笑死我了,你们俩也太搞笑了,啊哈哈哈……】

阮宁眉心狂跳,吸了口气忍了忍,发:【我连老公都拉黑了,不差闺蜜一个。/微笑】

【程程:……】

【程程:我错了。】

【程程:绵绵别生气哈~】

【程程:拉黑了好,简直不能忍,竟然跟自己媳妇儿讲道理,什么臭男人!】

【程程:不仅要拉黑,还得冷战,最好别见他,所以亲爱的,快收拾东西,我给你订机票,来京都我这里躲躲~】

【程程:要让他长记性,什么人啊,简直是渣男,我跟你讲,这种男人一般都有病!得好好治一治!】

阮宁不能忍了:【你才是渣女,你才有病!】

【不许你在我面前说他坏话!】

【程程:……】

【程程:卧槽,无情!】

【程程:塑料啊塑料~】

【程程:阮宁,你特么就是个见色忘友的,老娘跟你绝交!/微笑】

阮宁抿唇一笑,不耻下问:【绝交是什么姿势?】

【程程:……】

【程程:你别想蒙混过关,我生气了。/无语】

【程程:快给我发红包,我要大红包才能哄的动。】

阮宁笑了笑,倒是给她发了一个0.01的巨款大红包。

杨程程收了,然后……

【程程:这里有个拉黑套餐了解一下?】

阮宁扶额。

【特么你还有理了是不是?刚刚你幸灾乐祸我还没拉黑你呢!】

【程程:……】

【程程:好像也是哦,那……互相扯平了?】

阮宁嘴角一抽:【行,把刚刚一分钱还我。】

【程程:你个铁母鸡,一分钱还要回去!】

阮宁理直气壮:【你都说我是铁母鸡了,赶紧的,还钱!】

就差一副讨债嘴脸了。

【程程:不还,有本事你打我呀~】

然后表情包,一个白萝卜表情包窜来窜去,婚事前奏,配文:打我呀打我呀~

阮宁皱了皱鼻子,忍不住笑了笑。

【不还也行,回来请我吃大餐!】

【程程:你特么都是个大富婆了,还剥削我,不能忍。】

【那你请不请咯?/奸笑】

【程程:请请请,请你去中南街吃素粉,五块钱一碗。/嘿哈】

阮宁:【……】

【程程:行了行了,跑题了,不是在说你和你老公的事情么?特么扯哪去了?】

【不说他了,气死我了。】

【程程:你俩怎么了?他怎么和你讲道理了?】

这种幼稚的事情,阮宁自然是不会告诉杨程程让杨程程笑话的。

【不告诉你,上班,下了!】

【程程:……】

【程程:呵呵哒!】

……

严先生懵圈了。

他正要继续和她讲道理,发现……

发出去的信息旁边多了一个红色感叹号,然后下面还配了一段文字。

——阮小宁开启了朋友验证,你还不是他(她)的朋友,请先发送朋友验证表情,对方验证通过后,才能聊天。

发送朋友验证。

严先生:“……”

啥意思?

他再发归去消息,也是这样的情况,吓到了有木有。

然后退出微信打电话,也一样打不通,他更加懵了。

以为是网络问题,一阵心急火燎的折腾,又接连发信息打电话后,没动静,只能把万能小墨肯呼叫进来。

他叫人进来的时候,语气好像出了天大的事,墨肯呲溜的不到一分钟就进来了,忙问:“先生有什么事要吩咐?”

严先生纠结了一下,自然是不会把手机给莫墨肯看的,就大致形容了一下自己遇到的棘手问题:“……如此情况,是什么原因?”

墨肯很想笑,可他现在是死也不敢笑的,只能用生命在忍笑,一本正经的回答:“先生,诸如这般情形,我如果没擦错,您被夫人拉黑了。”

他很想抓着严先生的肩膀用力晃一下,问他:你特么到底做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把夫人那么好脾气的人气成这样啊啊啊!

可他不敢,不但不敢,现在脸笑容都不敢露出一份,生怕被把严先生惹怒,把他灭口。

严先生不得其解,一脸问号:“拉黑?这是什么骚操作?”

严先生这一上午的撂下工作因私废公,一直在钻研的网络段子没白折腾,这不,连骚操作都脱口而出活学活用了。

有这闲工夫,咋就没好好了解一下微信的功能呢?

------题外话------

阮小姐:呵呵,竟然和我讲道理?拉黑!

严先生:……

被关进小黑屋的严先生哭晕在厕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