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穿越 > 大明不可能这么富 > 第三百二十四章 老夫成竹在胸

第三百二十四章老夫成竹在胸

此人来历不明。

却有一个锦衣卫的百户对此人如此的恭敬。

想必来头可是不小啊。

事实上就连那位出去的锦衣卫百户也是不知道这位的真实身份,只知道他是护法然后就什么都不得而知了。

阳光照耀在他的脸上,他觉得有些热了便将身上的黑袍给褪下。

红色的头发碧蓝的眼睛,无论如何也不是我大明子民的模样。

“没想到我这次来明人的京城可是来对了,大明太大了,太强了,若是一直平静下去,我们还怎么能赚到金子呢,这么好的土地没有若是没有了我们不是太可惜了吗。”

护法一边欣赏着院子外面的景象一边喝着茶,这是他最爱的东西,苦涩之后带着甘甜,在他的国家一杯茶叶就能换一个银币,大明啊大明,用你们的话来说就是暴殄天物啊。

再摸了摸身上那精美的丝绸,简直就是上帝赐予的瑰宝,凭什么只有大明有,这些东西应该是我们的!

京郊外的一处宅院之中,有两人正在吃着早饭,也没有什么特殊的东西,陕西的小米煮了两个时辰的粥金黄黄的,桌子上摆着十几碟精致的小菜,其中最最金贵的竟然还数那一碟子黄瓜,这个可是稀罕物啊,在这寒冬想要吃到这些的话可是要大价钱搭建暖房,然后全天十二时辰让人照料着,就算如此这个黄瓜收获的也是少之又少,饶是这两人也只能隔着好几天才能吃上一次,而且还是这短小的残品。

钱谦益夹起一根豆芽,放入嘴里,品尝着这醋溜豆芽的脆嫩酸咸,周延儒夹起一小块黄瓜,水灵灵的看着就很有食欲。

二人有条不紊的吃着桌子上的小菜然后就着小菜再来一调羹小米粥。

“钱老您说宫里面的消息也该传过来了吧。”周延儒吃饱了放下手里的筷子说道。

“是该传过来了。”周延儒点点头,拿起丝帕轻轻的擦了擦嘴,然后接过旁边伺候的小丫鬟手里的热毛巾擦了擦手。

“你们几个先退下吧。”周延儒挥挥手让周围这几个侍女下去。、

见到侍女退下了之后,周延儒才小声的问道:“钱老您看宫里面会按着咱们的想法走吗?”

“玉绳啊不用担心,今儿必定传来好消息,老夫的算计绝对不会错。”钱谦益很是自信的摸了一把胡子。

一切都在他的算计之内,他钱谦益终于要回归朝堂了,沉寂了这么久他终于可以好好的与阉党的人斗上一斗了,他这次势必要报了当年的仇恨!

当年自己再度复出之后承担着《神宗实录》的编纂之职.。可是就因为自己是东林魁首,就受到了受到阉党的排挤,不但如此他们还让崔呈秀和陈以瑞捏造虚假的事情诬陷与我,把老夫被革职回乡,让老夫受了多少的白眼,这些都是血仇!

他钱谦益策划回归朝堂已经准备了三年了,今天终于见曙光了,怎么能不让他感到高兴,不要看他现在端坐在这里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其实他心里已经开始了波动,只是他城府太深面上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其实他钱谦益是个思想和性格都比较复杂的人。他的身上,充满了文人纵诞的习气,但是他又时长时表现的十分维护传统道德,他一直以清流自居标榜自己,但是又热衷于功名离不开这个利益场而屡次陷入政治漩涡,其实他一直都没有对人说过,他虽然读的是圣贤书教导别人也是天地君亲师,可是他对忠君这个问题上并没有多看重,觉得做人就最重要的还是忠于自己才是,忠君?你们爱忠就忠,与我无关。

“钱老我还是有些担心,皇上真的会按着我们想的行事吗,万一他心里对魏忠贤还是抱有信任,那阉党只要在朝堂上反对,我们岂不是没什么机会了。”周延儒还是有些单心的说道。

钱谦益闻言突然的笑了,摇摇头教导似的说道:“玉绳啊,皇上怎么会相信一个人呢,哪怕这个人是从小带他到大的阉人皇上也是万万不敢相信的,况且现在的阉党还是魏忠贤在京城时候的阉党吗?”

确实啊现在的阉党已经成了尾大不掉之势,朝堂之上再也没有任何一个势力能和阉党相抗衡了,那么皇上还怎么用帝王权术?

什么是帝王权术,帝王权术全部的核心在于平衡两个字啊,当初阉党还没有像今天这般势力的时候,自然有我们东林义士相抗衡,可是现在我东林失了朝堂,阉党开始横行无忌,甚至已经膨胀到了连皇上的话他们都敢反驳了。

当然这也与魏忠贤有很大的关系,当初他集合了阉党就是为了迫害我们东林义士,可是他为了成功不择手段,收的的人也是良莠不齐,不管是什么样的只要谄媚与他就是他的心腹了,造成了现在他们只想着自己的好处,连皇上的话他们都敢不听了。

这么一来皇上只要想稳固朝堂就不能一家独大,我们东林义士回归朝堂当为大势所趋。

“钱老受教了。”周延儒对着钱谦益行了一个弟子礼。

“玉绳啊不必多礼,就算没我点拨,以你的聪慧也是能想出其中的关节的,只是这次你想进京的事情恐怕也要在往后压一压了,不过你放心,这次老夫入了内阁用不了多久便能劝说皇上回心转意,到时候你想来京城为官便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钱谦益笑道,好像一切都在他的把握之中似的。

就在这时前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两人一抬头正好看见了一个年轻的儒生急匆匆的向着这里走来。

钱谦益脸上的笑容更浓了:“玉绳啊,你看说曹操曹操就到,好消息来了不是。”

这个年轻的儒生快步的来到钱谦益身前,急促的喘息着说不出话来。

“复之啊平时为师是如何教导你的,遇事不要慌张,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还有一点处变不惊的模样吗,”钱谦益好像有些责怪似的说道。

(还有一章,等一会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