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修真史前十万年 > 第一百三十四章 看不见的门(第四更)

<!--go-->

一座座山头倒飞!

一条条长河跨越!

从一个白天,到另外一个白天。

元气枯竭的感觉,早已经诞生在了岳岿然和血手老怪的身体里,二人在继续飞去的同时,不得不服用补气丹药,弥补法力的消耗。

但补气丹药,终究抵不过巨大的消耗,二人这场追逐的结束时间,已经越来越近,或许就在今天,就在明天,就在后天。

二人身后方向里,宁远和红风暴,也都感觉到消耗极大,不过二人同样预感到了结局不远,又都兴奋,或许他们露一手的时刻,很快就会到了。

......

怎么办?

怎么办?

血手老怪重重喘着粗气,老家伙毕生,都没有如此慌乱过,哪怕是几十年前被拔山无悔追杀。

心神恍惚间,大片山野,倒飞而过。

而过了这片山野,是一方看不到尽头般的巨湖般的所在,波光粼粼,水色却浑浊,黄如有风暴在里翻滚,老家伙立刻认出。

这巨湖,叫做恶水湖。

名字虽然不起眼,但在这片修真之地,却颇有几分名气,传言湖水下,极有几分古怪,引的不少修士,曾来探过。

血手老怪看的眼中首次亮起。

哗啦——

一个朝下转向,就是扎进了湖水之后,掀起一片水花来。

追来的岳岿然,灵识死死盯住对方,同样也是很快扎进了水下。

“小子,这恶水湖有古怪,不要轻易乱进那些古怪里!”

身后传来宁远的大喊声。

岳岿然听入耳中,但有没有放在心上,就不得而知了,此时此刻,他必杀血手老怪的心,已经空前鼎盛。

......

水下世界,又黄又混,肉眼根本看不清前方,好在二人均有灵识。

古怪在哪里?

古怪在哪里?

血手老怪灵识狂扫,头颅也是不断转动着,寻找那可能的古怪,他选择下到这湖中来,就是要赌一把,赌那古怪,能帮自己甩了岳岿然,争到一线生机!

小山!

深沟!

一处处与地面上差不多的地貌,在眼帘里飞快掠过,但却看不到,什么古怪之地。

关于此湖的传说,浮上心头来,老家伙又是恨不得将传开此湖有异常的家伙,剥皮抽经吊起来打!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无论是岳岿然,还是血手老怪的法力,都越来越见底,血手老怪的心中,越来越焦急。

呼——

陡然!

血手老怪目中精芒猛一闪,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灵识和目光,再不看向那些水下的山谷深沟,而是扫向了身外的水流。

“的确有异常,附近的水流,仿佛一起朝着某个方向里灌去一样,难道那个传言是真的?”

老家伙兴奋起来。

唰!

猛的一个转向,就是朝着水流的方向而去。

后面的岳岿然见状,立知他察觉到了什么连忙灵识仔细查看,很快也察觉到了水流的异常,但暂时还不到他们最终的去向是哪里。

......

“前辈,这个湖,到底有什么古怪?”

追来的同时,连忙问向宁远。

“传言这恶水湖中,经常会开启一些看不见的,古怪又神秘的门,引的那些湖水带着鱼虾,朝里灌去,这也是此湖湖水,如此浑浊的原因。”

宁远飞快道来。

“神秘的门?进去之后会如何?”

“不知道,我反正没有听说谁回来过。一些修士有所准备而去,但他们留下的血碑之类的东西,最终大多碎了。所以现在虽然仍有修士来这里探查,却很少有谁敢真正进去的。血手老怪若是进去,就让他进去,你千万不要再追进去!”

宁远急道。

岳岿然闻言不答,默然沉吟。

这种神秘世界,他已经有过经历,那幻象般的白光世界,就是其中之一,而其中或许凶险,但又多半牵扯到什么大机缘。若让血手老怪得到,说不定又是风云再起,卷土重来,成为更厉害的老魔头。

向前!

向前!

血手老怪运转这身躯里最后一点法力,不断向前,他的位置更前,灵识已经看到了那些水流的去处。

在十数里外,水下虚空里,仿佛有一个看不见的口子一样,四面八方里的水流,带着挣扎的鱼虾,不断朝里灌注而去。

那口子里,仿佛有个广阔无边的天地!

“就是那里,那里就是我逃出生天的希望!”

血手老怪眼中,猛亮起来,速度仿佛都加快了几分。

时间继续过去。

后方里,岳岿然此刻,终于见到了那古怪的口子,心中也是说不出的古怪,以他后世的广博见识,竟也根本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

心中一动,就是灵识朝那口子里钻去。

古怪的感觉,顿时生出。

极虚无的感觉,生起在心头上,仿佛那口子中,是个灰黑色的虚无世界一般。

“嘶——”

很快,又是痛苦声起。

时间才不过稍长了一点,元神之力消弭的感觉,就是传来,说不出的痛苦,在灵魂上蔓延,连忙收回。

......

再片刻之后,血手老怪终于冲到了那口子边。

只目光微微犹豫了一下,老家伙便是一冲而入,身影诡异的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进去了!

再片刻之后,岳岿然到来。

顶着强劲的水流,站在那口子外十多丈处,深深凝视,短时间里,没有急着冲进去。

唰唰——

两道声响,宁远和红风暴,终于一起到来。

“这个老邪物,终究是一起进去了,我相信他和其他修士一样,一定也再回不来了。”

宁远说道。

岳岿然听入耳中,总感觉这位前辈,有些安慰自己的意思,而他的心头上,一层说不清的东西,并没有消去。

“我不相信,这个老邪物,没有那么容易死,红风暴,你和我追进去,一定要杀了他!”

岳岿然神色坚决。

宁远闻言,就是白他。

“前辈,你便不要进去了,我听的出来,你该有些手下,帮我安排一些人手,守在这附近。”

又是一番仔细交代。

宁远自然是不允,却架不住岳岿然的坚持。

再片刻之后,宁远到底是目送二人,踏进了那看不见的门中。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