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重生东京引渡人 > 第二十六章 一小片的空白

“请问,是智代小姐吗?”

就在一条榊和智代雪在日常“斗嘴”的时候,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了二人的身边。

两个女子走下了车。

她们身穿着西式黑白颜色的女仆服装,蓬松的女仆服装下是一双黑色的皮鞋。

双手抚在身前,两个面容姣好的女仆对着一条榊与智代雪鞠了一躬。

“是的,是上浅同学让两位来接我们的吗?”

抬起头,当两个女仆仔细地看着智代雪精致的容颜时,都不禁有些失神。

在她们的认识中,自家的小姐就已经美的够惊心动魄了,而眼前的这个女孩,竟然却有过之而不及。

“小姐说过今天智代小姐您今天可能会来访,所以我们一直等候着,这位是......”

从智代雪的身上不舍地移开视线,两个女仆的目光集中到了一条榊的身上。

“这是我的同班同学,上浅同学也是认识的,是上浅同学要我带她一起来的。”

“抱歉,为了安全起见,还请您稍等一下,我需要请示一下小姐,请您见谅。”

其中一个女仆从裙子的口袋中拿出手机拨打了电话,不到三分钟,便放下了手机。

“让两位久等了,还请两位上车,小姐已经在等候着两位了。”

“麻烦了。”

智代雪温柔一笑,而一条榊则是“害羞”地含首点头不敢说话,要不然他怕一张口就什么都暴露了。

上浅家是一座庄园,其面积大小,一条榊感觉日本的许多大学都比不上。

和智代雪一起坐上了车,从车上看着流逝而过的庄园景色。

庄园里的布局和在动漫里看到的那些富家大小姐差不多。

精致的园艺风景、清澈的喷泉,一些西式复古的住宅错落有致的林立在其中。

半旧的阁楼既没有给人给人一种荒废感,又不会给人一种轻浮感。

这些精致典雅的西式楼阁仿佛就像是经历岁月的洗礼,沉淀在其中。

只能说不愧是东京上流的顶级富豪。

一条榊相信,如果没有年复一年、代复一代的积累,是绝对没有这所庄园所含有的底蕴。

事实上,在接触上浅梦子之后,一条榊还特意在网上搜索了这一个姓氏。

东京上浅家。

三百年积累的上浅家。

这是在看完不知多少字资料后,一条榊最深刻的印象。

......

黑色的迈巴赫在一座主楼前停了下来。

两位女仆恭敬地为一条榊与智代雪打开车门,将二人牵引了进去。

主宅的格式依旧是古典的西式风格,不过相比其他的阁楼,仔细注意的话,可以感觉到是有小小的翻新。

进入偌大的客厅,复古的吊灯、螺旋的木质阶梯,空荡荡的大厅大厅却只有一套沙发,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不,

说“什么都没有”也不够准确。

在这空旷的大厅的墙壁上,挂着许多许多的画像。

其中有男有女,男的基本上都很帅气,而女性则是十分的美丽,就算是一些老人,都是男性威严、女性端庄。

不得不说,有钱人的颜值,当然了除了富一代与富二代之外,那种有着年久传承没有中断的,基本上颜值都很高,而且这些人的气质绝对不同于平凡人。

这不难理解。

随着财富的积累,只要家族不走下坡路,他们的财富将会越来越多,而当财富多到一定程度之后。

【钱】这种东西就不再是这些人的追求。

他们外在的财富将会渐渐的含蓄“浓缩”于内在。

为什么有一句说最苦的孩子是“传承多年的家族子弟以及贫民的孩子”?

后者是因为没钱,温饱都难以解决。

前者通俗来说,就是钱太多了。

他们会给自己的孩子最好的教育,学习最多的东西。

尤其是像日本这种极度重视家族荣誉的国度,甚至说家族的利益重于一切都不为过。

因此这些人家的子女必须要“高人一等”,长辈不允许自己的子女让家族衰败,他们必须是精英中的王者。

虽然这么说有些中二,但是,在日本,哪一个大家族的子弟没有学习一门“帝王学”呢?

甚至就连基因,这些家族都有所考虑,这些家族联姻是常态,可是并不是只要门当户对就可以的了,对外貌还有一定的要求。

正常情况下,一条榊还真的想不出有哪个家族会把自己的歪瓜裂枣去联姻。

这不是给自己的家族丢脸吗?

所以,上浅梦子长的那么漂亮是正常的。

可是......

一条榊看了看智代雪。

这个相比于上浅梦子有过之而不及的女孩如果不是和自己同样住在那破旧的小区,一条还榊真的会以为她也是什么家的大小姐。

感受到身边一条榊的目光,智代雪则是侧过头,对着一条榊轻柔一笑。

如果在战国时代,这一笑绝对可以引发村长战争。

不过一条榊没有理会,而是继续看着这些画像。

“这些都是上浅家历代本家成员的画像。”

一位女仆轻声地为张瑟解释道。

“还请两位跟随我.......”

“智代同学......”

就在一位女仆想要带着她们上楼的时候,从楼道口传来了女孩清脆欢快的喊声。

提着浅白微粉的连衣长裙,女孩轻悦地跳下了楼梯,脸上开心的表情还是一条榊第一次见,而且似乎不是那么的虚假。

“上浅同学,不对,我应该称呼为上浅公主吗?”

“智代同学,你就别打趣我啦,你可比我更像公主多了。”

“上浅同学,说谎可是会长鼻子的哦。”

“所以我说的是实话啊。”

智代雪与上浅梦子两双小手拉在一起。

当这两个女孩亭亭玉立地面对而立时,一条榊感觉除了她们两个,周围的一切都是多余的。

这绝对是一道世界上最靓丽的风景线。

就连两位端庄的女仆都露出的欣赏沉迷的视线。

不过对于一条榊来说,他的心思更多的在于画像之上。

尽管有些没有礼貌,但是一条榊的视线在这些画像中不停地蔓延着。

直到,

在两张画像之中,

有一小片的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