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重生东京引渡人 > 第二十七章 感觉自己有些多余

两张画像之间的空白,已经是明显得不能再明显地有问题。

可是,现在这两个女仆在这里,一条榊还真的不好去询问。

正牵着智代雪纤手的上浅梦子也发现了一条榊眉头微皱的样子。

“明日香同学、智代同学,我们去我的房间吧。”

“嗯,好的。”智代雪甜甜的答应了,“喂,明日香,别走神了,我知道你在感慨智代同学家里很大,但是也感慨的够久了哦。”

明日香?

听到这个称呼,一条榊微微一愣。

她们这就把自己的姓氏给取好了?

不过,一条榊还是含首点了点头,一副娴静害羞的模样。

“你们先下去吧,也不用送什么糕点上来了,我房间里还有的。”

“是,小姐。”

两个女仆捏起裙摆、一脚后撤半步屈膝一礼后退了下去。

而上浅梦子则是十分“开心”地拉着智代雪往楼上走去,一条榊则是紧跟在后面。

到了二楼,摆脱了两个女仆的视线之后,上浅梦子才松开了智代雪的手腕。

“你是?一条......”

终于,看着身高将近一米八的高挑女孩的一条榊,女孩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看着这个女孩的体形以及身高,尽管上浅梦子觉得这个人应该是一条榊没得跑了。

可是穿上女装的他实在是变化的太大了,上浅梦子觉得如果不听见面前的这个高挑的女孩是他的话,自己还是不敢相信。她就是她。

“上浅同学,我们先去你的房间比较好哦。”

智代雪拉住了上浅梦子的胳膊,微笑地说道。

“可是......”

上浅梦子余光撇了撇女装的一条榊,神色有些为难。

尽管对方没有说出来,但是这一眼让一条榊直接秒懂。

这不就是对方不想让自己进她房间吗?

卧槽......

一条榊感觉自己的心里有些受伤,因为不管怎么说,自己也算是受她的委托,帮她处理灵异事件了吧,尽管这有些的系统被逼无奈的成分......

不过,定下来一想,好像对方防备自己进她的房间似乎没有什么错啊。

人家一个大小姐,而且还是大家闺秀,要是就这么让自己的进她的房间,这才是不对劲的吧?

“哎呦,禽兽不如同学,你这么一心想要见别人,可是人家连房间都不让你进,是不是很扎心呢?”

“还好,这比你把我锁在门外要好多了。”

来到上浅家,这是一条榊说出的第一句话。

听到一条榊的声音,上浅梦子即使猜到了“她”的身份,可是惊讶地小嘴微张。

这种情绪的就像是你知道了自己高考考得不错,但是结果是真的考得不错一样。

没办法,毕竟女装后的一条榊和原来的他反差实在是太大了!

“上浅同学,很抱歉我不请自来,不过,有些事情我需要验证一下。”

“嗯,我知道了,如果不介意的话,请跟我来书房吧。”

一条榊点了点头,他又不是真的要进这个女孩的房间,虽然说他挺想去看一下大小姐的房间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来到二楼的书房,智代雪与上浅梦子坐在一起,而一条榊则是坐在她们的对面。

看着她们两个距离还不到半个身位,一条榊心里倒是挺惊讶的。

这两个人应该是昨天才刚见面的吧?

可是为什么关系会这么好?

虽然她们依旧以对方的姓称呼,还加上了“同学”的敬称,但是,从她们互相称呼对方的语气来看,她们的关系要远远亲密的多了。

难道说漂亮的女孩之间有着互相吸引的作用力?

“一条同学,还请抱歉我在这里接待你。”

坐在沙发上,女孩捂着领口对着一条榊歉意地鞠了一躬。

“这倒没什么,可以理解,不过,我有一些疑惑,还希望上浅同学能够回答我。”

一条榊丝毫不加掩饰地看了一眼智代雪:“智代同学,抱歉。”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不就是要我回避一下吗,不过,我可是会吃醋的哦,所以啊,上浅同学要不要补偿我呢?”

“诶?补偿?”

“是啊。”

智代雪拉着上浅梦子的手微笑道。

“以后称呼我就不用加敬称了,直接称呼我就行了,当然啦,如果上浅你想直接叫我的名字也可以的哦。”

“真的吗?”

女孩的眼眸闪过开心的神色,这一抹的开心要比在女仆面前真实多了。

“嗯。”

“那......雪......”

上浅梦子轻声喊出,螓首轻低,白皙的小脸上飞过一抹绯红。

这应该是女孩第一次直接称呼对方的名字。

而在日本,只有关系极为亲密的人才会互相以名字称呼,甚至可以说,如果男女之间以名字互相称呼的话,那基本上就是确定了情侣关系了。

“嗯,那我叫你【梦子】可以吗?”

“可以的,我很开心。”

两个女孩互相牵着手,就这么无声对视在一起,眼眸中尽是喜悦。

这让一条榊有些尴尬。

他感觉自己有些多余......

不过,还别说。

两个美到无可挑剔的女孩如此橘里橘气的场面,还真的是挺赏心悦目的。

当然了,如果没有那么多坑爹的事情缠身,如果自己现在更不是一直发着中低烧就好了。

“那个......虽然我也感觉自己很多余,但是我有话要与上浅同学说,如果可以的话,智代同学,还请你先出去一下吗?”

“你要是敢欺负梦子,那我饶不了你哦。”

智代雪站起身,朝着一条榊可爱而又有些妩媚地摇了摇小拳头。

“那梦子,我先去‘上个洗手间’了。”

书房门一关一合,智代雪并没有询问他们要讨论什么内容,直接离开了书房。

当然,一条榊也不相信智代雪会偷听。

如果要说理由,这还真的说不出来,但是自己就是这么相信着。

此时,书房内,只剩下了因为发烧,面色一直有些潮红的一条榊以及上浅梦子。

“上浅同学,我今天的不请自来,还请见谅。”

“不,本来是我擅自委托一条同学,已经给一条同学添了许多麻烦,一条同学是帮我,我也没理由怪一条同学。”

一条榊点了点头:

“那我也不多做矫情了,我先问出第一个问题吧。

一楼大厅中少掉的那个画像,是上浅同学的母亲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