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 第五十九章 渡困局

林光华站在门口,有些嗫喏和踟蹰,自从和汤莉莉确定了关系搬出宿舍去老婆分的房子居住,林光华就没想过再见到庄建业。

倒不是有多深的成见,只是看不过庄建业每天无所事事,咸鱼般的状态,都是特殊时期过来的人,好不容易大学毕业就应该好好珍惜,做出一番事业好不负这一身的学识,庄建业可好,学成之后,傍上有权势的老丈人就开始混日子了,给不少人带来很坏的影响。

正因为如此,明知庄建业是有真才实学,但林光华还是刻意疏远,最好老死不相往来才好。

只可惜有时候世界就是这般的奇妙,你越想做的事情,老天爷就越给你拧巴,林光华不想见庄建业,可当他从石军哪里得知,最先提出钎焊工艺的就是庄建业时,他就知道,这个面不见是不行了。

于是想了一个晚上,做好了被庄建业冷嘲热讽的思想准备后,拎着公文包忐忑的进了试制办。

“我昨天……才知道,冰箱票是……你给的……谢啦!”

林光华的开场白很突兀,但并不出彩,就如同当下他的表情一般,显得很尴尬,一直以来他都觉得自己当做彩礼的冰箱票是石军给的。

直到昨天他找到石军,想从哪里寻求些帮助,以便渡过在总装二车间的困局时,这才从石军哪里得知,冰箱票根本不是石军给的,而是庄建业托石军送过去的。

当时林光华别提多尴尬了,想着那时候自己迁怒庄建业被提拔,而自己原地踏步而耍的小脾气,自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当然这要是放在一个星期前,林光华都不会有这个觉悟,实在是这段时间被总装第二车间的老狐狸们折腾惨了,这才觉得当初在6号宿舍时是多么的单纯与和谐。

不过这都不是重要的,最让林光华吃惊的是石军接下来的一番话:“你从小组里出去了,所以不知道,那个喷丸成型机也是这家伙捣鼓出来的,说来也可笑,试制办的档案缺了几个重要的工艺文本,这家伙为了应付检查,硬是自己琢磨给弄出一份新的,你是不知道为这事儿,何总工在会上没少骂我们。

所以呀,现在我跟那帮家伙都跟发了疯似的推进舰载机的试制,用乔主任的话说,我们这些千挑万选的技术骨干,总不能被一个做假档案的给比下去吧。”

说着又叹了口气:“不过话又说回来,小庄做得还是很靠谱的,基本的结构和数据的初步验证你是参与的,知道绝大部分是合理的,所以我建议你还是找他,毕竟航空发动机部件儿的钎焊工艺是他最先跟何总工提的。

别看这小子每天与世无争的,可谁也不知道肚子里面藏了多少好货,也就是他的性格太安逸,何总工还想磨一磨,只要稍微有点进取心,早就把人要到小组里了,怎么可能还让他留在试制办。”

说实话,林光华当时有些懵,要不是知道石军不会骗他,还其他人林光华绝对会认为对方是在胡扯,他在舰载机试制小组里待过,所以很清楚喷丸成形工艺档案是如何的诡异,数据与结构绝大部分合理,只有几个微小的数值值得商榷。

可也正因为如此,参与研究的人都对那份技术档案惊为天人,觉得能做出这东西的人绝对是权威级的人物。

当时乔辰宇认定是何总工做的,大家伙半点儿异议都没有,因为何总工就是他们心目中的权威,哪成想,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儿,权威另有其人不说,还是那个咸鱼一般的庄建业,这就让林光华的认知有些颠覆了。

庄建业不知道林光华复杂的心路历程,他只觉得奇怪,好像林光华对自己很有意见,所以当时的冰箱票自己就没亲自去给,而是托石军送的,甚至连人情都不准备要。

因为看当时林光华的状态,就算自己把天上的龙肉送过去估计也讨不到什么好,既然如此也就没必要热脸贴人家冷屁股,把答应人家的事办成,言而有信,问心无愧就好,其他的庄建业还真不在乎。

没想到今天一见面,林光华就说起冰箱票的事,显然石军把实情跟林光华说了,难不成这货是过来专程感谢的?

庄建业心里揣度林光华的来意,脸上却带着习惯性的笑容:“没什么,当时在宿舍答应帮忙,正好有机会弄到一张,想着你急用就让老石送过去了,怎么样?跟你家那位办婚礼了没?”

“还没,不过快了,到时一起去我那儿热闹热闹。”

“一定,一定!”

两位心有芥蒂的人把表面的客套做完,就矗在办公室门口,陷入不尴不尬的沉默,弄得进出办公室的试车员看两人的眼神都很奇快,还以为两人有什么猫腻呢。

最后还是庄建业反应过来,伸手让了一下:“进来喝杯茶吧。”

“好!”

林光华不好意的点了下头,就跟着庄建业进了办公室,在庄建业那张半旧不新的办公桌旁坐下,谢了庄建业递过来的茶水,这才犹豫的问道:“前几天你是不是跟何总工提过在航空发动机部件上应用钎焊工艺?”

庄建业端着茶缸的手顿了一下,想起那天被何总工追,又不负责任的敷衍脱身,庄建业心里就有点突突,早知道那位圆滚滚的老家伙就是总工大人,自己打死也不会这么干,现如今林光华找过来,难不成是总工大人过来找后账?

“你别担心,不是总工让我来的,而是我托石军打听到的。”林光华见庄建业神色古怪,还以为他跟何总工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情况,也顾不得面子不面子了,一五一十的把自己在总装第二车间的情况和遭遇说了一遍。

直到最后眼圈儿有些发红的道:“我现在已经走进了死胡同,还有一个星期,要是拿不出东西的话,就得把这口黑锅背起来,所以我听说是你最先提出的钎焊工艺,我就过来了,不为别的,只求你能帮帮我,把眼下的困局渡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