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 第一百五十九章 借用一下

“输变电工程将进入一个新时代,地形不再是我们的阻碍!”

当张平因为尿急的一句话,成为星洲日报头版头条的标题后,星洲变电公司就彻底火了,紧接着什么少数民族地区终于有了电;本省电力施工迈上新台阶的报道更是如雨后春笋般的冒出来。

张平瞬间就称为星洲的风云人物。

各类媒体专访,各种研讨会,各种荣誉称号,跟雨点儿一样拍在张平身上,使得张平立即称为星洲电力口的工程技术专家,学科带头人,改革先锋。

他所领导的星洲变电公司也被省电管局评为先进集体。

这还不算,星洲市领导,省领导,乃至上级部委的领导,一个接一个的来到临星河输变电工程现场视察,高度评价那叫一箩筐,搞得张平是晕头转向,应接不暇。

露脸了,露大脸了。

被荣誉堆得晕头转向的张平,懵了好几天终于是反应过来,旋即便向省电管局打报告,以创新施工模式,推进输变电工程高效发展的名义,希望采购四架TY—1无人机,用于复杂地形的线缆架设作业。

若是放在以前,价值26万的超级采购,省电管局想都不想就得打回去,开什么玩笑,有二十多万买什么模型飞机?买台日本进口的铲车不比那有用?

可现在不同了,张平及其采用的无人机复杂地形引导绳施工作业,代表的是先进的施工技术,代表的是电力口的创新,代表的是改革的方向。

鼓励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会反对?别说26万人民币,就是26万美元,省电管局掏得也是心甘情愿。

于是乎在二十三分厂决定TY—1无人机研制的五个月后,第一笔四架26万元的订单便落到他们头上。

26万人民币的总价相较于如今二十三分厂的出口模型机、制冷设备核心配件儿以及电风扇三大业务来说,连个零头都不到,但庄建业还是很高兴。

这证明当初他的造飞机梦又向前迈了一大步。

当然这也离不开他初期定位的准确,那就是瞅准星洲变电公司对复杂地形的施工需求,再辅以租赁、分期付款等优惠条件,另其得到充足体验,等一切荣誉加身后,TY—1无人机也就顺理成章的卖出去了。

不过相较于乐呵的庄建业,参与研制的林光华,王和平,江师傅,岑师傅等人却很气愤,原因很简单,星洲变电公司把所有好处都揽在自己怀里,对TY—1无人机出处却只字未提,通篇都是他们如何如何创新,如何如何心系偏远地区,如何如何响应改革号召。

二十三分厂连个毛线都没有,好像所有事情都是星洲变电公司做的,他们二十三分厂连个打酱油的都算不上。

对此庄建业却不以为意,媒体把你的名声吹得再响有什么用?当饭吃,还是当钱花?星洲变电所把名声都背了,到头来还不是得乖乖掏钱买飞机,有能耐他拿报纸充数呀。

只要把肉吃到嘴里就行,其他的都是浮云。

被庄建业这么一说,林光华等人这才少了些怨气,然后开始讨论如何增设TY—1无人机飞机生产的事。

如今三大业务已经将不大的二十三分厂塞得满满登登,租借给星洲变电公司的那架TY—1无人机,还是趁着出口美国的二战高端模型机产量稍减的闲暇,在后厂的平方车间里一点点儿攒出来了。

如今星洲变电公司一下要四架,手工作坊式的攒飞机自然不行,不说弄个专用的生产车间吧,怎么也要整个像样的生产小组。

于是庄建业将厂里的骨干都找过来商量一下,最后决定,将电风扇这个业务转移到其他厂。

要知道自从腾飞牌电风扇在周边几个省横扫之后,不少的电风扇厂就开始销量下滑,难以为继。

周边都是这样,就更别说浣城本地的三个电风扇生产厂了,要是没有市政府撑着,早就被二十三分厂碾成渣。

为此已经升任市长的邱大林找庄建业谈过一次,让二十三分厂托管三个电风扇生产厂,从而减轻市委的压力。

庄建业没有立即答应,盲目扩张可不是好事儿,万一吃多了,消化不良可就不好了。

见庄建业态度不明,邱大林也没逼迫,要知道二十三分厂去年可是给浣城市上缴了520万的利润和税收,占到浣城市财政收入的70%,说是财神爷也不为过。

邱大林正是凭着二十三分厂的出色业绩,成为搞活浣城工业的出色领导干部,得到省里的肯定,去年年底换届顺利接任的市长,正因为如此,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决策,搞得二十三分厂效益下滑。

哪怕市财政吃点儿亏,也得保证二十三分厂的效益,这不但是他个人,也是整个浣城市委的共识。

所以这事儿双方就这么心照不宣的不了了之。

然而如今,星洲变电公司给了四架TY—1无人机订单,上马飞机已经成为必然趋势,二十三分厂就不得不考虑扩充问题。

于是当庄建业带着材料,骑着自行车去市委,找邱大林准备把三家电风扇厂中,实力最弱的永丰厂托管过来时,邱大林可高兴坏了。

这种包袱,市里是能少一个,是一个,年底还能有个搞活工业,增加就业的评语,那个领导不乐意干。

都不用庄建业提条件,邱大林就拍着胸脯把托管的事儿全都揽下来,反正是市里办的集体厂,要是哪个敢不服,市里出面直接撵回家。

……

庄建业这边为了飞机生产,积极扩张中,张平的星洲变电公司也因为一系列的报道,引起上级领导的重视。

这不,临星河输变电工程刚完成没多久,上级的另一项任务便下来了,空军某高原机场的高压线缆升级改造工程。

其中有一段长约八百米的峡谷需要架空铺设,张平作为电力口复杂地形线缆架设的专家,实地察看了下位于机场西南高地上的峡谷,想都不想就将租借过来的TY—1无人机运到施工地。

当林光华亲手教出来的两名二十三分厂操作员,启动飞机在天上进行适应性操作时,隐藏在灌木丛里的飞鸟就跟见了什么怪物一样,扑棱棱的就往山的另一侧飞。

正在跟张平一起研究施工情况的机场场站主官,原本还没主意这些情况,被飞鸟一惊,习惯性的就紧张起来,连忙看去,立马就盯着天上机翼宽大的TY—1无人机不动了,然后带着一丝兴奋的腔调问着张平:“张经理,你们的飞机能借我们用一下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