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原来夫人才是最强大佬 > 066 永远不会输

也就半个小时的时间而已,周乔就从楚家走了出来。

坐在车内的秦匪远远地看她一个人出来,就知道她没把人说服。

正想着等她上车的时候打趣她几句,却在人走近时,发现她的脸色罩着一层淡而压抑的肃冷之意。

哪怕是这冬日暖阳都无法驱散开。

秦匪直觉不对。

等人再走近一些,他就立刻看到了周乔脖子上那一抹血丝。

已经凝固了,但是却在白皙的脖颈上非常明显。

秦匪的目光渐渐沉了下去。

没了那懒散的模样。

等人一坐进来,就开口道:“他弄的?”

秦匪语气极淡,一时间听不出什么情绪。

但总有种难以言喻的危险。

周乔一开始还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被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弄得没转过弯来,直到看见他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脖子上,她才说了句,“没事。”顿了顿后,又冷冷道:“他也差点被我掐死了。”

这话没开玩笑。

当时她情绪一上来,是真的没控制住。

要不是后来看他晕过去,可能自己真会把他的喉骨给掐断。

“……”

原本还想要替她去动手的某人在听到后面那一句后愣了愣,随即轻笑了出声。

是啊,他怎么忘了这位的能力了。

那可是位一脚就能把一个成年男人踹翻在地的人啊。

怎么可能会在楚西霖的手里吃了亏。

当下心情缓了几分,启动车子,将她送回了学校。

只是在半路的时候他停了一会儿。

周乔也没在意。

她满脑子都是楚西霖。

其实她也知道楚西霖没错。

在理智了那么久之后,哪里还能经得起亲生母亲死亡的打击。

特别是他还曾经历过丧父之痛。

林美晴对他来说,那是最后的亲人了。

之前还能忍着,是以为总觉得心里还有个盼头。

如今最后的那一个盼头都被剥夺了,公司的事又迟迟没办法解决,作为一个顺风顺水了二十年的少年,在面对这样疑似杀人凶手的女儿面前,他哪里能承受得住。

只是知道归知道。

楚西霖让她做的事半途而废,这种心情就非常的不爽了。

特别是这混蛋还敢拿东西砸她。

呵,真是狗胆包天。

越想,她周身的气压就越低。

所以当她感觉到有人靠近的那一瞬间,她抬头,眸间寒光乍现。

“干什么?”

秦匪手里的动作一顿,颇为无辜地举了举自己手里的药膏,“擦药。”

周乔仔细一看,才发现他原来是去给自己买药了,当下神色缓了下来,恢复成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我自己来就好。”

秦匪啧了一声,“对我还挺防备。”

但也没多纠缠,把药膏递了过去。

周乔接过药膏,微微仰着脖子,看着后视镜,简单地擦了下药。

她当然得防备了。

这假面贴合的虽好,但下午阳光正好的时候,他凑那么近,难保不会被他看出点蛛丝马迹出来。

还好,玻璃碎片没飞到她脸上,不然这张脸可就废了。

到时候再弄一张,又要等上一段时间。

没过多久,车子就停在了校门口。

周乔一看地方,顿时皱眉,“我不回学校。”

“今天都受伤了,休息一天吧,周总。”

秦匪这话里带着戏谑,周乔瞥了他一眼,虽然觉得这点小伤完全不在意,但……

“谢了。”

最终她还是同意了。

这段时间她的确为了那个项目折腾了不少精力,反正坐在公司里也想不出办法,还不如回宿舍好好休息一番。

等修整完再作打算。

“这回别把药当垃圾给处理了。”秦匪突然说了一句。

正要下车的周乔被他这么一提醒才想起来,上次周严俊打了自己一巴掌后,某人半夜送药,被当垃圾处理的事。

不免觉得有些好笑。

“知道了。”

说完她这才下了车,进了宿舍。

难得早早回宿舍休息,洗了个澡她就倒床睡下了。

等再醒来已是凌晨三四点。

窗外的夜还深。

宿舍里黑沉沉的,一眼望出去只有学校几盏路灯还亮着。

她这一觉睡得格外的长。

但并不安稳。

因为满脑子都是鑫盛的项目。

这个项目很棘手。

老爷子堵了对方的后路的同时也堵了自己的后路。

几乎找不出什么漏洞。

鑫盛的案子撑不了多久了。

她当初为了让江暮韫吃亏,特意去简单了解了一下这个人。

是个狠人。

胸有丘壑。

做事狠辣,不留余地。

这次她用楚家在海城的地位来压制他,虽能压制一时,却不可能压制一世。

他不会有太多耐心来等待。

在确定了楚家眼下到底有多少成算,以及自己手里的筹码后,他必然会再次出手。

而且再出手,绝对不会再留有余地。

甚至为了报复,他很有可能一并连楚家都给吞下来,直接取代楚家。

那么,到时候作为同盟的时家必然也会一同入驻海城。

这可不行。

当初她设计了江暮韫和她父亲一把,如今不仅盟约没打破,还让他们一起赚大钱,那她这些伤岂不是白受了?

哪能这么便宜啊。

一想到当初九死一生的场景,瓢泼大雨下她孤身一人拖着伤,发烧到眼前发黑,浑身无力到几乎晕厥也不敢停下,就为了保命。

要不是那个小可怜发现了她,把她带回去,只怕自己是真的危险了。

这些账,总要讨回来的。

黑暗中,她唇角勾勒出了一个冷酷至极的笑。

第二天一早周乔还是按时去了公司。

秦匪也早早在校门外等着,一点都不意外她的出现。

不过不意外归不意外,上了车他还是问了句,“楚西霖翻脸了,你还要沾这件事?”

周乔坐在后座,低头翻看着那些早已熟烂在心的合约,“本来就没指望他。”

秦匪挑眉,“不是盟友吗?”

周乔淡淡一句,“他也配?”

秦匪不由得一愣。

就连坐在前面的刘助理也不由得抬头透过后视镜看了眼周乔。

周乔却完全没有像是失言后的样子,依旧平静坐在那里翻阅着文件。

秦匪顿时不解,“那你之前那么生气干什么?”

从楚家出来时他分明感觉到周乔那副要杀人的样子。

周乔抬头,也同样疑惑地看着他,“他砸我,我不应该生气?”

秦匪:“……”

额……

好吧,应该生气。

但,他以为周乔会因为楚西霖的中途落跑而才生气。

毕竟一开始是楚西霖求她帮忙的。

现在他这样撒手,这让周乔非常的被动。

可她对此反倒不上心。

这倒是奇怪。

看她那副淡然的样子,秦匪不禁问:“你有几分的把握?”

周乔摇头,“没有把握。”

秦匪笑了,“那你还不全身而退?”

退?

呵。

“我永远都不会退。”

退,就代表输。

她,永远都不会输。

一旁的秦匪似是领悟出了她的言下之意,原本的笑容慢慢淡了下来,目光深邃了几分。

他就这么静静看着眼前的人。

周乔的长相算不上什么惊心动魄的美丽,而是清冷的平淡。

但说出来的话却带着千斤石般的力度。

这个姑娘……

到底是什么来路?

但秦匪很快收回了思绪,砸了砸嘴,像是在思考地道:“这话我怎么感觉那么耳熟。”顿了顿后,就听他继续道:“哦,一般电视剧里炸碉堡之类的英雄都会这样说。”

周乔一怔。

继而面色冷了下来。

我可去你的炸碉堡!

这人怎么那么贱呢!

“你信不信我踹你下车。”周乔咬了咬牙,眼神杀伐地看着他。

秦匪很懂事缄默,做了个闭嘴的动作。

这才让周乔勉强带他去了公司。

------题外话------

沈昂:炸碉堡的女英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土匪:滚!

沈昂:你这要能追到媳妇儿,我脑袋拧下来给你当球踢。

土匪:哦?这可是你说的。

沈昂:额,不不不,我没说,我没有,我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