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混在诸界 > 1-123 想把你逐出家门

“莫着急,听我说。”蓝元说道:“仅存的三位大师不能再有闪失,我已力劝你师祖蓝羿离开秋水星,隐居在一个安全的地方,现在蓝家由我作主。”

雷天生一怔,突然明白了苦思不得的原因,为什么值守迷宫的蓝仙会对师父蓝元俯首贴耳,按师父的意志更改了赛制,把他传送到亲传弟子历练的地方与关山月相见,因为师父现在是蓝家的当家人。

“那蓝莫师伯呢?”雷天生弱弱地问。

他想着,按理师祖蓝羿离去,应该是由大弟子蓝莫执掌蓝家才对,师父蓝元的性格大大咧咧,并不适合由他管理偌大个家族。

“你师伯随在你蓝羿师祖身边,也好有个照应。”

“哦,是这样。”雷天生明白了:“师父,你究竟想让我干什么?”

蓝元看了看他,平静地道:“我想把你逐出蓝家。”

“啊!”雷天生再度大吃了一惊,今天他惊奇一个接着一个,完全没有心理准备。

这刚入门,师父就要把他赶走,雷天生脑子一片混乱,他咕咚跪倒在地:“为什么?师父,我做错了什么?”

这时他稍回过神来,暗道:“难道是与龙飞的融合暴露了?如果是那样,师父前面不会说那些话呀。”

“起来!”蓝元历声道,他语气放平缓:“我哪能真把你赶出师门呢,我是假装把你赶出蓝家,万一秋水星发生意外,你也好为蓝家保存一份延续的种子。”

雷天生吁了口气,站起身来,不解地问:“师父,为什么是我?蓝仙师兄他们比我更适合吧。”

“不,他们应该都已经被人盯上,如果连你师祖蓝羿都无法续存,他们更不可能,况且我不确定他们之中有没有外域敌人的奸细。”

“奸细?怎么可能?”雷天生叫道:“他们都入门已久,怎么会是外域的奸细?”

“唉,现在已经有证据证明敌人已经进行了长时间的渗透,各家族弟子之中肯定都有内奸存在。”蓝元叹道:“就算原本不是奸细,也可能被敌人策反。”

“这怎么可能,他们在家族好好的,怎么可能被策反呢?”

“可能以性命相迫,也可能用特殊的技能引诱,方法很多。”蓝元摇头:“只要三位大师被害,我想会有很多人主动投到敌人那边。”

雷天生不禁唏嚅,看来修士强者一样受人性左右。

他想了想,弱弱地问道:“师父,你怎么确定我不是奸细?怎么能保证我不会变成奸细?我连自己都不敢保证。”

“你呀!”蓝元指着他,气道:“怎么这么惫赖。”

叹了口气,蓝元说道:“也只有我稀罕你吧,别人恐怕没人把你当回事,你不能魂魄离体,外域的人根本看不上。”

“师父,那你为什么慧眼相中我呢?带我去那个传承呢?”雷天生问。

这个问题他一直存在心里头。

蓝元之所以收他为徒,是因为曾经带他去过传承之地,并得到了一些能力,靠这些能力他才有了巨大的进步,才被收为蓝家弟子,而其中的关键是传承。

当时,他初到英粹武馆,还只是一个比普通人还不如的混混,蓝元怎么就看上他,带他传承之地呢?

正好趁眼下有机会,雷天生便把久违的问题问了出来。

“这个。”蓝元犹豫:“当时我只是一时起意,现在想起来连我自己都有些奇怪,不过,结果是,我得到了一个好徒弟。”

一时起意?

雷天生无语,这不等于白说,究竟是师父故意隐瞒,还是真就是自己撞了大运?

蓝元说道:“你的来历很容易就能查出来,不会引起任何怀疑,而且现在你的实力较低,别人也看不上眼,另外,种种事情证明,你在极为恶劣的情形下也能活下来,在蜂巢一号站点,你被罗兰杀了之后也能被时光倒流复活,这已经不能用运气和能力来解释,只能说你的命硬,是别人不可能有的,这也促使我下决心让你来承接蓝家的续存之责,如果星际联盟发生不测,蓝家也不可能瓦全,你就隐在暗中积攒实力,等待合适的时机,重建家族,把蓝门的绝技传下去。”

雷天生心中难过,师父这样说,表明一旦真有外敌入侵,师父会死战到底,宁肯玉碎,这明显是存了死志。

师父对他有再造之恩,雷天生绝不想师父陨命,他想了想:“外域或许并没有那么大实力,不然早就强攻过来了,他们未必能够得手。”

“这样当然更好,但这些人预谋了这么久,一番血战是免不了的,胜负难料,需早作打算,因此趁现在这些人没有注意到你,我准备把你雪藏起来。”蓝元说道:“今日把你传到亲传弟子历练之处,就是想再次考验一下你的应变能力,刚才传你绝技,原本只是想让你记下来,没想到你已经初窥门径,想必很快就能修成,我也更放心了,你将来必能将我蓝门发扬光大。”

此时雷天生脑子急转,思考如何保全师父的性命,但师父明显要与家族共存亡,因此必须阻止外域的敌人入侵,只是怎么阻止呢?

凭他自己的实力肯定不行,差了不只一个档次。

蓝元见他久久不语,便道:“那就这样定吧,我的计划是,你继续参加预选赛,但不要表现突出,如果能过第二关,第三关也会被刷下来,之后你去龙星向龙家讨回你婆娘诗兰,我会暗中给你造成机会,你带婆娘逃出龙家,我就借此宣布你背叛联盟,把你从蓝家除名。”

原来师父是这样计划的,师父是想两全其美,让他与诗兰在一起,雷天生却暗中摇头,这计划漏洞颇多,如果真按这个计划,原本不想引人注意的他想不出名都难了。

仔细想了一下,雷天生说道:“师父,我与虫皇融合,又恢复了基因能力,可以改变基因,化成其他的人,不如我到外域,潜入他们内部,作个内应,打探一下他们的讯息,也好有个准备。”

蓝元吃了一惊,怔怔看着他,想不到他会说出这番话来,沉声道:“那可是非常危险。”

“我不能魂魄离体,肯定是在基层混,得不到重视,应该不会有多大危险。”雷天生说道:“在低等级之中,我相信没人能杀得了我。”

蓝元眉头一展:“你说得有道理,只是低层是不可能得到多少有用的信息。”

“多少总会有些蛛丝蚂迹吧。”雷天生说道:“况且我能虚空跳跃潜行,说不定能刺探一些有用的讯息。”

蓝元却摇头:“不行,虚空跳跃虽然比较安全,但只要直觉外放就能被发现,况且界汐空间里也不是绝对的安全,六级圣人以上或许就可以强行破开,或者一些特殊的手法也能进行一些操作,不能太依赖界汐空间。”

雷天生一悚,他完全听懂了师父话中的含义,龙家就能操作龙圣人制作的界汐空间,只是他没想到的是,直觉外放会被发现,这可是个大的纰漏,将来再用虚空跳跃可就要小心了。

他原来想以虚空跳跃潜入龙家抢回诗兰,看来这条路不通。

“师父,我省得了,会小心的,不会轻易冒险。”

“嗯,这样也好,在外域可能比在星际联盟内更安全。”蓝元说道:“我把你逐出家门之后,你就去那里吧。”

雷天生听师父这样说,自是对他能成功打入敌人内部并得到有用的信息没抱什么希望,只是因为外域更安全才同意,他摇了摇头:“师父,那样我就不姓蓝了,我可以借死逃遁。”

“借死逃遁?”

“对,我会在合适的时候被人杀死,从此后消失,当然不会是真死,这样我还是蓝天生,将来如果真有万一,我也可以明正言顺地恢复蓝门,重建家族。”

蓝元思索了一下:“可这样,你就不能带你婆娘一起走。”

雷天生说道:“师父,我带诗兰在外域很容易暴露,还是不带她了。”

其实他另有计划,怎么着也要带上诗兰,他还有个超大空间,藏个人完全没有问题。

“那倒也是,只是你婆娘怎么办?”

“那就要劳烦师父照应,看在师父面子上,龙家应该不会为难诗兰,将来龙家放了诗兰之后,还要劳烦师父把她安置在一个安全的地方。”

蓝元微微点头:“这好办,那就这样吧,哦,你准备什么时候死?”

雷天生心中一噎,虽然是这么计划的,但师父这么说出来,还是感觉怪异,“我会选择合适的时机,尽量让人相信我是真的死了。”

“那我怎么知道你是真死还是假死?”蓝元问。

雷天生略一想:“我在蜂巢一号站点的房间里有一只应声虫,师父你见过的,它叫郎古,会带它一起走,如果它突然消失,我肯定是假死。”

“嗯,我知道了,你还有什么要求吗?”

“我不可能把讯息直接传给师父,因此需要一个信得过的中间人。”

“这倒也是,外域没有网络,你虚空跳跃又比较慢,如果真有重要信息也不方便传递。”蓝元想了想:“其实我们在外域早就有内应的,我可以告诉你一个联络方法,但你轻易不要动用。”

“啊?”雷天生的本意是在星际联盟的边缘站点要安置一个可靠的人,哪知师父却抖落出这种机密来。

“星际联盟建立上百万年,怎么可能不向外渗透,联盟派出了不少观察使,原本只是采集一些外域的信息,并不是为了对付敌人的,这些人现在有一些已经被杀,有些逃了回来,有些投靠了敌人,有一些失踪,但仍有一些潜伏了下来,暗中给联盟传递一些信息,联盟就是通过这些人,知道外域正有一股强大的势力对联盟虎视眈眈,但这些人都入不了高层,所知有限。”蓝元说道:“我们蓝家也有这么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