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要花光10万亿 > 第十一章 卖命者该得血酬

系统规定:要奖励英雄行为,而不是奖励英雄。

因为每个人都有善恶两面。

想要赏罚分明,就得对事不对人。

所以肖俊想要奖励救火英雄们,必须要在发生救火行为之后,针对这些救火人员单独奖励。

否则便是违规。

“本来想吃完饭去公益部转一转,看来得改明天了。”

肖俊美滋滋说道。

刘洵问:“你要去消防队?”

不等肖俊回答。

吴一凡已经抢答道:“你猪脑袋啊?如果肖俊要他们赔偿,当时就不会直接离开了。”

“再说了,男人的周末当然是陪女朋友的。”

“是不是肖俊?”

“你以为我是你啊,脑子里只想着美女。”

肖俊一本正经道:“消防已经联系咱们学校和周边派出所,就算我不去找他们,他们也会找上门,人家整天救火已经够辛苦了,如果为了这点小钱再劳烦人家跑一趟,我心里怎么过意的去?”

同样是装逼。

普通人装出来的只有令人作呕的骚味儿。

而有些天才。

却可以装的圆润湿滑,温暖紧凑有深度。

刘洵和吴一凡恍然大悟。

温初雅也对肖俊另眼相看。

坐在肖俊周围餐桌的同学们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有钱人多了去,但是一心行善的人寥寥无几。

谁都有碰到困难的时候。

身边活着这样一个大善人,关键时刻可能就是救命的保障啊。

吃完了饭。

几人走出食堂。

吴一凡突然说道:“肖俊,我和刘洵先回宿舍了,你去消防队也用不了多少时间,多陪陪人家温同学哈。”

刘洵不赞同道:“你自己回去就好了,我跟肖俊他们走,还要去校外打印呢。”

“打印你个头啊,宿舍后边超市不能打印吗?”

“那边收费太贵,打印一张一块,复印一张五毛。”

“你个傻儿子,这点钱也计较,我出行了吧?”

一点眼力劲儿都没有。

吴一凡一边说着,一边硬拉着刘洵走开。

温初雅捂着嘴偷笑。

男生之间的感情好像都欢乐呢。

肖俊问她:“你下午有事么?”

温初雅摇摇头:“没什么要紧事。”

“那就陪我一起去趟消防队吧。”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赚钱的路上如果没有美女作陪,早晚会变得枯燥无味。

温初雅嗯了一声。

两人并肩步行。

在校内站点坐上公交车,逛荡了四十多分钟,来到卧龙第三消防支队门口。

大门是敞开着的。

肖俊和温初雅走进去。

一路打听着走到二楼,敲了两下队长办公室的门。

“请进。”

推开门走进去。

里边只有一个人,三十多岁,正坐在办公桌后喝茶。

看到肖俊,先是辨认了一下。

确定是自己等的人后,马上堆着笑脸站起来,双手隔着老远就往前伸出,大步走上前抓住肖俊的手,一阵摇晃:“是肖俊吧?欢迎欢迎,我们正找你呢。”

肖俊呵呵笑道:“我中午刚看到新闻,让你们费心了。”

“哪里的话,是你帮了我们大忙才对。”

“来来,先请坐。”

屋里有木质长椅。

肖俊和温初雅坐下,对方也坐回办公桌后。

然后打开抽屉,拿出一张纸。

在上边写了几个字,起身连纸带笔一起递给肖俊。

“事故科的人出现场去了,这是事故赔偿单,你先在这上边签个字吧,待会儿我把四千块退给你。”

肖俊接过纸笔,放在旁边。

笑道:“大叔,您搞错了,我当时纯粹是助人为乐,来这里不是为了退钱。”

“这四千块就当我赞助给咱们支队的。”

“你们自己拿去给队员们分了吧。”

“那可不行。”队长笑道:“救火是我们的责任,在路上发生的车辆碰撞有国家负责赔偿,你的好心我们已经感受到了,但这钱你一定得拿走。”

给钱还不要,这事儿新鲜。

肖俊有系统规则。

这四千块拿与不拿都一样。

他这次来是为了奖励英雄,那才是赚钱的大头。

于是沉吟道:“行吧,这钱我收下,不过你能让我见见昨天救火的那些队员吗?”

“你找他们有事?”

队长问道。

肖俊道:“没什么事,就是觉得他们很辛苦,也很拼命,想替群众们给他们点奖励。”

队长哈哈笑道:“奖励就算了,能得到群众的肯定,就是对他们最大的奖励。”

这你喵的。

给个钱咋还这么费劲呢?

“大叔,我就跟您直说了吧,要么你让我见见他们,要么我就不在这单子上签字。”

“您掂量着办吧。”

队长有点懵。

喜欢做好事的人他见过。

但是把做好事做成耍无赖的,他听都没听说过。

苦笑道:“小兄弟,你就别闹了,就算他们肯见你,也不会收你钱的。”

“他们不是义务工,国家有给他们工资和补助,接受群众的好处是要受处分的。”

肖俊脑子转的多快呀。

马上换了个要求道:“那你给我他们家里的联系方式,我给他们家属送温暖总没人管得着吧?”

“这……”

队长无话可说。

按理说群众爱戴他们,给他们送个锦旗,或者送点吃喝用的,这都可以接受。

但是看肖俊的架势,恐怕不会送的那么寒酸。

而且。

如果是人家自己找到队员家里,他睁只眼闭只眼就过去了。

可如果是他告诉人家队员家住在哪。

性质就不一样了。

这时候肖俊突然又补了一句:“大叔,我说句过分的话,您的队员出任务,不是每次都能平安回来吧?”

队长的脸色,刷一下板了起来。

肖俊仿佛没看到。

继续说道:

“我不知道您在安排他们出任务的时候是什么心情,有没有担心过自己队员的生命安全。”

“但我相信他们的亲属肯定每天都提心吊胆。”

“现在社会这么现实,光靠群众的好评有什么用?”

“他们去商场买东西不用掏钱?”

“还是坐车不用买票?”

“我也帮不了什么大忙,就想替受过他们帮助的群众,给他们一点点微不足道的补偿。”

“让他们在救人救火的同时少一点点后顾之忧。”

“这有什么不好的呢?”

肖俊每说一句,队长的脸上就纠结一分。

他自己就是从救火队员升上来的,最清楚家人的那种担忧。

卖力者得薪酬,卖命者得血酬。

然而消防队员每天干着随时可能丢命的活,却只能拿到微不足道的薪水。

他们对得起群众,对得起社会,对得起自己良心。

但他们肯定对不起自己的爹妈。

或者还有老婆孩子。

年初那次火灾后的悲剧还历历在目,当是他作为队长,除了为其家人申请抚恤金外,帮不了任何事情。

现在有好心人愿意替社会补偿他们。

不就是可能挨个处分么?

他妈的,老子担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