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开局一条小渔船 > 第1章 开局只有一条船

2019年,南洋公海。

疾风如剑,波涛如怒。

一条兰方群岛的渔船,面对疾风,劈波斩浪。后面一条白人的战舰,紧紧追逐。

“咣~”

一声闷雷巨响,渔船被掀起数米高,重重砸回海面时,半边船身已然磕断。

好几个水手瞬间被震死,其余也乱作一团:

“不好!刚才渔网绞到的不是拖曳声呐!”

“船长,我们中计了,我还不想死……”

船长顾鲲是个四十来岁的糙汉子,紫铜色的皮肤,形容精瘦,但浑身都绽放着力量感。也是船上唯一镇定的人。

他跑海三十年,攒起了数艘千吨级的渔船和海运船只,才有如今的家业。

以他的身家,已经好几年没有亲临一线行侠仗义了。

今天是听说又有大洋国的军舰来乱丢贵重垃圾,他才出于保护海洋环境的动机,一时手痒。

毕竟大洋国的金融疯狗索罗斯,20年前害得南洋诸国多少人家破人亡?凡兰方血性男儿,谁人不想赚点家国两便的快钱?

没想到就特么被阴了。

追击的战舰越逼越近,把渔船的残骸彻底打翻。船舷一位虚伪的绅士,拿着扩音器喊话:

“快投降吧!我们不会攻击你的。这一切,都是你们自己导致的意外事故。但我们宽大为怀,还是会出于人道主义救援你们!”

顾鲲泡在冰冷的海水中,没有丝毫幻想:“救援?上了船还能有活路?呵呵,无非死前多受些折辱拷问罢了。”

大丈夫死当五鼎烹。

这世上,能让人出动神盾舰当诱饵来阴的目标,没有几个,他已经够本了。

想到这儿,顾鲲伸出左手,比了个中指,口吐芬芳:“*!”

然后,他就人狠话不多地选择了抱锚自沉。

对方的表情错愕而惊诧,似乎无法理解东方人的民族气节。

……

“哇~”顾鲲喷出一大口海水,睁开眼睛,视线渐渐清晰。

眼前是湛蓝的大海与天空,白净的珊瑚砂,以及风格中古的机帆船和水屋。

跑了半辈子海的经验,让他很快判断出,自己被冲到礁滩上了。

“我没死?居然自沉都能被冲上岸?”

坚毅的神经,让他不顾浑身剧烈的酸痛,和大脑尚未彻底掌控身体的晕眩感,强行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而起。

身体略微摇晃了几下,最终还是站稳了。

但他很快意识到不对劲。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肤色白净,肌肉饱满。

更关键的是,旁边一个原本在晾东西的女生,直接跑过来抱着他痛哭:

“哥,这种天气怎么能出海呢?要是出事了我一个人可怎么活?咱没吃的,忍两天就是了,又饿不死。”

顾鲲心神剧震:这不是他妹妹顾盼么?

可妹妹八年前就被某个跟他有仇的外国组织杀害了!真是见鬼!

而且妹妹怎么变年幼了?还是中学生的样子。

“我这是重生了吧?”顾鲲大脑宕机了五秒钟,只能得出这个唯一合理解释。

他依稀记得17岁那年,家里因为学校逼债钱财用尽,生活无着;恰巧又赶上连续大风,他不得不冒险出海打渔,结果差点溺死。幸好最后随波逐流连人带船被冲回来,被妹妹捞起来。

如果没错的话,他就是重生回这个时间点了。

25年前,1994年。

如果是这样,一切就好解释了:难怪自己的身体年轻了这么多,而且周围的环境也回到了小时候住的海边渔村祖屋——重生前他早就搬离了兰方群岛的主岛,到隔壁离岛置业了。

或许有看官会好奇:兰方群岛究竟在哪里?

事实上,这是一个与地球高度类似的平行世界。

唯一的区别,就是在大马的砂劳越州和印尼纳土纳群岛之间的南洋海域上,多出了几个小岛。(严正声明:这个位置是在华夏国的南海九段线之外,跟华夏领海并不直接接壤,是被马印两国包裹起来的)

因为生命的奇迹,那儿的海底珊瑚虫自古以来涨势特别喜人,所以天然长成了一些露出水面的珊瑚礁。

又因为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砂劳越河从古晋注入大海时,夹带了大量泥沙,千百年来把那些珊瑚礁越堆越大,所以凭空产生了一个岛国,明朝灭亡后这里就形成了汉人的国家。

近代的时候,兰方群岛当然也逃不过侵略者的魔爪,跟隔壁文莱一样沦为“被保护国”,直到1984年1月1日,才跟文莱同时结束傀儡的命运。

一言以蔽之,这是一个各项指标缩水版的文莱。

总国土面积2800平方公里,主岛1900平方公里。后世人口20多万,但94年才8万——主要是因为如今兰方资源贫瘠,主要靠渔业和农业,养不活太多人。

而进入21世纪后,随着浅海油田开发技术成熟,兰方也发现了油田,规模相当于隔壁文莱油田的一半,大约十几亿桶。总量虽然不多,但人均值很高,才导致人口暴涨。

这些都是后话了。

至于顾家人,倒不是世代土著。

顾鲲祖籍华夏国东海省,本是书香门第。1938年,故乡因为日寇侵略沦陷后,他曾祖父带着妻儿逃亡南洋。

本来靠着积蓄和学问声望,短短几十年间也算混成了兰方望族。

可惜到了顾鲲父母那一辈,因为太热心于民族大义,在84年胜利前夕英勇就义了,自然家道中落。

当时顾鲲才7岁,顾盼4岁,靠抚恤和一边念书一边打渔,才活了下来,也算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吧。

重生之前,40多岁的那个顾鲲,本来也奋斗出了一份家业。名下有几条千吨级的远洋渔船和海运船只,搞渔业和外贸。还买了一个小岛的地皮经营渡假村,走马尔代夫模式,净资产数千万。

如今重生,等于是要再来一遍。

不过他并不担心,因为多了一世的阅历,完全可以少走弯路。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重新挣回上辈子的家业。

……

花了两分钟想明白现状后,顾鲲拍了拍妹妹的后背:“别哭了,哥不会再冒险了,咱回家。”

兄妹俩光脚踩着礁滩,一脚深一脚浅,回到自家的高脚水屋。

高脚水屋是一种用木桩子在滩涂上支起来的的木屋,省去了打地基,在婆罗洲很常见。

没见过的,想象成吃鸡雨林地图里那种小木屋就行了。

进屋后,顾玩顺便看了一眼墙上的挂历,日期是2月1日,腊月廿一,再过两天妹妹的学校就该放假了。

热带当然没有寒假,不过兰方人保留了华夏传统文化与生活方式,所以这个假期是为了过春节而设的。

挂历下方的墙边,有一个木架子,上面放着几个编筐,家里的食物就储存在那里。

顾鲲记不太清当年的苦逼程度了,所以走过去翻看了一下。编筐里只剩十几条咸杂鱼,以及一杯熬粥的马来长米(香米)、几片椰子干。

至于现金,只剩下十几块令吉(大马货币,兰方太小没有央行和本币)。

“当年我怎么会穷成这鸟样?”看到家里的惨状后,顾鲲也忍不住深挖自己的回忆。

94年兰方国月人均工资是400多个令吉,按汇率等于1000块人民币。也就比大马略穷一点,但比北方的华夏国可是好不少——94年华夏有几个城市工资能过千的?

而顾家有自己的渔船,顾鲲全职打渔能有上千令吉纯收入。哪怕原先边读书边打渔,也有四五百。

但兰方最大的问题,是物价高、保障少。这儿除了鱼便宜,别的什么都贵。

所以顾鲲很快回忆起来:当年导致他家窘迫的最大原因,是学校追缴学费。

兰方这边义务教育只保障到小学。初中和高中都按民办收费,初中每年一千多令吉学费,高中更是要两三千。

学校也允许暂时拖欠学费,但会扣你毕业证,还清欠账才给毕业。

去年秋天,刚好是顾鲲高中毕业、妹妹顾盼初中毕业,两份历史积欠要同时清账,就把兄妹俩逼到了青黄不接的最艰难时刻。

穷成这样,难怪被逼得大风天出海打鱼,17岁的年轻人还是冲动呀。

……

顾鲲还在翻看家里的东西,一边整理回忆,妹妹已经把咸鱼和香米收走,去屋外石灶上用红树枝生火,熬起一锅鱼粥。

顾盼知道哥哥刚刚受了些伤损,需要补补身体,就把家里最后的米都煮了。

顾鲲闻到粥香才回过神来,循味走到灶边。

顾盼把一碗刚煮好的鱼粥递给他,顾鲲本来想谦让,但实在扛不住漂泊后的饥饿,稍微吹了吹凉,几口就喝完了。

喝完粥抹抹嘴,顾鲲长叹一声:“都怪哥没用,咱把余粮都吃完了,将来怎么办?”

顾盼想了想,很懂事地建议:“明天开始就纯吃鱼呗。咱家就剩这条船还值几个钱,要不抵押给刘叔、问他借点钱吧?等台风季过了,大不了我们上刘叔的船帮工,我也不念书了。”

17岁的顾鲲,驾船跑海已是一把好手。如果给别人打工,确实能混个温饱。

无非收益上限会比自己当船主差很多,没什么奔头。好处则是稳定,不用操心柴油涨价、海鲜跌价带来的亏本。

前世这次出事之后,顾鲲还真是把船押出去,才换来了活路。然后兄妹俩过了三年极为艰苦的日子,才攒够钱重新赎了条N手船。

不过,既然已经重生了,顾鲲不想多走这几年弯路。

因为他知道,未来的几年,是非常珍贵的——到了98年,金融魔头索狗一来,南洋各国经济起码倒退十年,血流成河,到时候什么生意都难做。

他前世之所以发展那么慢,快三十岁才混出点名堂,就跟他刚恢复元气时,便赶上了索狗收割的屠刀,大有关系。

既然如此,怎么可以重蹈覆辙?

他肯定要尽快让自己强大起来,留好后手。

“船是咱最后的谋生工具了,不能押出去。哥会想办法的,你好好念书就行了。”顾鲲把碗里的余粥一饮而尽,摸着妹妹的头谆谆教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