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开局一条小渔船 > 第4章 大丰收

正所谓善战者无赫赫之功。

有顾鲲这样的老手出马,原本凶险的作业过程,看起来也就平平无奇。

不过,在海上,小意外总是不断的。

当时顾鲲正在水下折腾拖网,他那开了透视挂的耳朵,忽然就听到北方远处有大船的动静。

“这声音听起来好远……那么远还那么明显,这船不小于500吨,航速还比商船快不少……不好!是印尼人的渔政船!”

这里是印尼的海域,理论上兰方人的渔船是不能在这里捞鱼的。相对而言,还是马来人对兰方比较友好,互相给了最惠准入待遇。

顾鲲心里一激灵,手上连忙又加快了速度,然后跟梭鱼一样迅速上浮,呲溜回到渔船上。

然后一顿操作猛如虎,马力全开扯断了声呐固定缆绳,绞动拖网把猎物回收了。

做完这一切,他连忙选准航向迂回,风紧扯呼。

半小时后,顾鲲的小船在印尼渔政船西面15海里,对向错身而过,成功逃之夭夭,越驶越远。

以顾鲲目前的装备,硬扛就是找死,跑也跑不过,所以只能是在对方视野之外就赶紧绕。

老夫吃鸡全靠苟。

20吨的小渔船,在海面上就像一个麦田圈的伏地魔。敌人不接近到10海里内,对海搜索雷达和人类瞭望手都发现不了这么小的目标。所以哪怕他的船马力小、慢得跟前列腺移动似的,只要能绕行苟住,就完全不怕。

想抓我?可以试一试。

哥可是比杰克.斯派洛船长还难抓的存在。

“刚才雷达边缘怎么好像有个点闪了一下?”

“看走眼了吧,估计是有个大白鲨窜过去了。”

同一时刻,印方巡逻船的观测舱里,几个印尼人咧咧了几句,就没当回事儿。

……

捞到了第一个,后续的重复性工作就熟练多了。

顾鲲在附近洋面上忙活了整整两天,足迹遍布巴达斯群岛和淡美兰群岛海域。

把前世还记得的那几个坐标,都跑了一遍。

加上他如今天赋异禀的水下定位能力,哪怕找的时候误差个几海里,也都能慢慢缩小范围、最终锁定目标。

最后,总共得到了4个声呐。

还顺手抓了几百斤相对值钱的海鲜。

期间,也少不了跟在纳土纳与山口洋之间往返的巡逻船,玩伏地魔躲猫猫遛狗,贼刺激。

随着主要任务搞定,顾鲲也静下心思,顺便盘点一下自己的鱼获。

这次出海,捕捞海鲜的活儿是不能偷懒的。

并不是指望海鲜卖多少钱,而是多多少少有点进账,可以为他立刻富起来打掩护,也算是一种财富洗白吧。

否则他开着空渔船去古晋出货,怎么看都容易让人怀疑。

“龙虾8只,黄鳍金枪鱼一条,嗯,估计有五六十磅;”

“瓜子斑、老虎斑、金钱斑……120磅;黄鲷鱼、红笛鲷,240磅。”

“诶?这几条是金目鲷,要是卖给曰本人,能比普通鲷贵五倍,可惜,本地就没人识货了。”

“南蚌、20磅,大花螺、60磅……”

顾鲲一如既往地自言自语念出来,同时拿个小本记账,很快就点清了。

金枪鱼是全球分布的,不过蓝鳍还是得高纬度冷水海域常见,在东南亚能捞黄鳍就不错了。

至于龙虾和贝类,都是顾鲲潜水时顺手抓的,本地的龙虾以杉龙为主。

蟹本来也有看到,但顾鲲不想冒着被夹的危险徒手抓,犯不着。

跑过海的人都知道,抓虾蟹、贝类都是有专门的虾网、贝网。

而顾鲲这条船,只有普通抓鱼的浅水拖网,不能刮海床。所以虾蟹贝都得人力一篓篓摸,很辛苦,产量也不高。

“鲷鱼算5令吉一磅,石斑南蚌算8块,黄鳍龙虾30几……这里大概六千令吉,还是不够掩盖我的真实收入。”

这个收成其实已经很不错了,重生前的他,没有水下透视挂,出海半个月也才两三千令吉收入,才相当于这儿的一半,主要是当时很少捞到贵的鱼。

而半个月的柴油钱就一千多,加上修船、折旧,所以原先收入的七八成都给了成本。

如今成本没有明显上涨,但收成瞬间暴涨数倍,就意味着净利润直接涨了十倍——这些海鲜卖六千多令吉的话,纯利润能有五千。

想想短短一周前,自己还在为两千令吉的借款,跟刘民赌前途,如今可算是一夜翻身了。

不过,五千令吉改善生活是够了,要想掩盖他的“巨额来源不明财产”还远远不够。

反潜机丢的声呐浮标,一个造价1万8千美元,约合5万令吉。驱逐舰丢的大型货色,一个50万令吉。

东南亚这边特殊回收渠道的行情,一般是新货三折,旧货看成色另算。

这次回去,要是顾鲲的财富突然多出五六万,光靠五千令吉的海鲜利润怎么洗得白?

“至少要捞一两万的海鲜,而且回去卖鱼的时候还得高调。”顾鲲凭自己多年灰白两道的经验,很快估算出了目标值。

然后他回到海图边,查看了一下,决定回程的时候往北绕点路,最后回到古晋。(古晋是砂劳越州首府,顾鲲知道那儿有装备出货的渠道)

因为越靠近海,捕捞难度越低,那些划着小木船的人都能跟他抢生意。回去时离海岸远一些,鱼获就会比较多。

打定主意后,就开始回航。

一路上,每开出10几海里,顾鲲都会利用水下透视挂专门探测一下,结果回程第一天就发现了好几个鱼群,每一网下去都是上千斤。

可惜鱼的品种不怎么值钱,都是些沙丁鱼、马面鱼、鲭鱼,只能是先把空旷的鱼舱填一填。

他这条船,理论上满载能装15吨,但那是针对死鱼的。

如果要确保活鱼,就得留出至少比鱼重三倍的分量来放海水,所以4吨活鱼就塞满了。

顾鲲也不想鱼死了掉价浪费,所以有了4吨保底之后,第二天开始捕捞作风就收敛了些。

看到不值钱的不下网,只有开挂定位到名贵鱼群才撒网。

结果白天大部分时间都收获寥寥,直到傍晚时分,才略微时来运转,遇到了一小群苏眉鱼。

苏眉鱼可是爪哇海比较值钱的鱼种了,出口到华夏去的价格,接近100令吉一磅,只有“白天鹅大酒店”之类的五星级饭店才会吃苏眉。

在砂劳越首府古晋,苏眉收购价也能卖到50令吉以上。

顾鲲也不贪,捞到苏眉后,立刻单独给苏眉腾出一个网厢,尽量确保每一条苏眉都能活着回到港口。

至于被腾出来的杂鱼,就直接丢甲板上,回港按死鱼卖好了。

……

此后两天,他每天这样腾几百斤杂鱼、收几百斤好鱼,终于抵达了古晋。

这天,已经是2月7号,还有两天就除夕过年了。

在大马,华人大约占三成,而在古晋则达到了一半,所以这座城市的春节氛围非常浓厚。加上这两天风浪又重新变大了,所以几乎没有人出海。

顾鲲是顶着7级的风雨回航的,一路上都没有看到别的渔船。离港口还有三四海里的时候,才遇到了港务的巡逻艇。

“妈祖啊,居然还有人这种天气出海打鱼?还是过年前?真是穷疯了。”

巡逻艇船长在望远镜里看到顾鲲飘摇的渔船,忍不住惊叹,然后往后一招手,“兄弟们干活了,给我靠过去!”

两分钟后,两船靠近,巡逻船长用扩音器大喊:“停船检查!哪儿来的,没见过你的船!”

顾鲲不慌不忙,减慢了速度,准备好证件配合。

他前世很有经验,知道因为按照当地法律,20米以上的大中型渔船,都要自己出入港报备、缴纳手续费的。那些大船违法成本很高,所以反而比较遵纪守法。

顾鲲这种小船,有关部门都懒得管报备,才有一线员工“见者有份”的操作空间。

阎王有阎王的菜,小鬼有小鬼的菜。

两名巡逻员跳上船,稍微看了几眼。一眼就看到船尾有个两米高的死鱼堆,不由暗暗咋舌顾鲲的收获之丰。

那几个声呐其实就舱在死鱼堆底下的隔舱里,但顾鲲笃定对方不会去翻的。

“收成不错嘛,真是富贵险中求。”巡逻船长羡慕地说。

顾鲲递了一篮子皮皮虾、几条大石斑鱼,让大家分了。

“靠天吃饭运气好,大家沾沾喜气。我是从兰方来的。”顾鲲很会说话。

巡逻队长一下子就眉花眼笑,吩咐收队:“这种天气都敢出海,还是一个人开船,够爷们。我在古晋港巡查有十几年了,你是我见过开船最稳的。”

“过奖了,大家也辛苦。”顾鲲微笑着送客。

巡逻员里有个新来的,立功心切,不甘心地低声问:“头儿,这就算查过了?万一他走S呢?”

队长脸一沉:“放P!一看这小船的破烂样儿,就不可能开得到越南菲律宾,你让他去哪走S?人家肯孝敬几条石斑你还待怎滴?”

其他老队员连忙捧哏:“还是老大英明,又不误事儿又让兄弟们清闲。小蔡你特么别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