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开局一条小渔船 > 第5章 南国风情

打发走巡逻队,顾鲲开着小船,安然驶入砂劳越河畔的渔港码头。

码头上有一群猫咪雕像。因为“古晋”这个地名是马来语音译,意译就是“猫”的意思。所以城市各处码头、唐人街出入口,都立着猫咪雕像。

船刚靠稳,立刻就有码头收费员过来要钱。

“12米以下,泊位费交一下!一共150令,允停72小时。”

要是按往常顾鲲的做派,肯定要耍点小伎俩。

比如说没现金,让对方找个收死鱼的来,用一部分死鱼价款冲抵。

欠钱的才是大爷嘛。

不过这次他想低调一点,越少引起人注意越好,所以就爽快地给了现金。

付了泊位费,他也不去批发市场,直接把龙虾、苏眉和黄鳍用箱子拿出来往船头一摆,没过几分钟,栈桥上就挤过来几个鱼贩子。

劳动人民的避费智慧是无穷的。过年的时候渔船少、鱼贩子多,正是卖方市场。

“小兄弟,我专收龙虾的,你这几个,50一只我全要了,爽快点。”

“黄鳍和苏眉,都是60一磅,怎么样?”

一番讨价还价,到傍晚时分一船鱼就差不多卖完了。

龙虾、黄鳍、贝类、石斑、鲷鱼,加起来是8000令。

回程时捞的七八百斤苏眉之类名贵上等鱼,卖了13000令。

另外还有3吨多鲜活杂鱼,按照每磅1令,卖了7000令。

全部收获换回了2万8千令收益,相当于重生前五个月的收入。

最让顾鲲惊喜的是,所有的高档海鲜收购价都涨了。他一琢磨,才意识到是过年导致的,平时这船货最多卖2万4。

收完钱,顾鲲离开码头,信步逛进城,准备买一身体面衣服,方便后续办事。

古晋是典型的民族分居城市,砂劳越河隔开南城和北城,南城都是华人,北城是马来人,河两岸都是商业街。

顾鲲沿着南岸刚逛几十米,就闻到阵阵香味。

抬头一看,路边有一个汉风的牌坊,还有一个大白猫雕像,原来是到唐人街了。

这个大白猫建于1988年,就是为了纪念华马分市。

牌坊后面可以看到几座经营胡建菜的酒楼,香味儿就是那里传来的。

自从有了水下透视挂和超人的体魄,顾鲲特别容易饿。在船上吃了一星期海鲜,好不容易闻到炖肉的味道,瞬间就走不动路了。

顾鲲暗忖:“不如买衣服前先吃顿好的。要是穿得很体面再来胡吃海塞,也怪丢人的。”

于是他扫了一眼那几家店的招牌,毫不犹豫选择了“惜春园”——这是古晋最好的胡建菜。

大马华人,八成都是胡建人,还有一两成汕潮人。

顾鲲虽然衣着褴褛,但体格高大有型。刚进门坐定,就有漂亮女服务员抢着过来殷切招待。

“先生吃点什么?”

顾鲲刻意用略带胡建口音、不太飘准的普通发回答:“来锅大份咖喱牛腩,一只瓦罐炖鸡,再要大碗炒粿条,三笼蒸饺。”

咖喱牛腩是本地菜,其他几道都是胡建菜。

“这么多吃得完么?伦家这里的海蛎煎和鱼丸都超有名的喔……”女服务员也切换回汉语,好心提醒。

“吃得完,海鲜都吃腻了,不用介绍。”

“原来是跑海的小哥哥,难怪这么精壮。”

妹子娇羞地去下单,很快菜就上来了。胡建的煲汤菜都是一直文火炖着的,跟杀县小吃差不多。

菜的分量比想象中大,咖喱牛腩煲连肉带菜估计三四斤,瓦罐炖鸡也是好几斤重的整鸡。

“你们家这么实惠的么?”顾鲲有些不好意思。

他看过菜单,荤菜不过二十令吉。南洋牛羊肉都要进口,比较贵,一斤牛肉能换七八斤杂鱼,所以这个分量在古晋市中心的餐馆,应该不怎么赚钱。

妹子笑得很真诚:“觉得实惠下次还来呀。”

“那必须的。”顾鲲也不客气。

不过,隔壁两桌客人不乐意了。

顾鲲左边这桌脾气还算好,只是低声吐槽顾鲲衣衫不整,还假酸文醋地作势掩鼻。

右边这桌,就直接拍桌子起哄:“小妞儿!你这是欺负人,我们的牛腩怎么比他少?我要找老板娘投诉!”

谁知那妹子在顾鲲面前跟鹌鹑似的,一转身就泼辣起来。

一条腿往凳子上一搁,拿着菜单的手叉在膝盖上:“你投诉好了呀!我乐意请客不行么?老板娘是我妈!”

偏偏那些食客还挺吃这一套,被泼辣了一把之后反而舒坦了。

顾鲲暗暗摇头,心说难道这儿的食客都是受虐狂么。他脑中不由浮现起那些曰本声优演唱会上讨骂的渣宅,一阵恶寒。

顾鲲旁若无人把三四斤的咖喱牛肉煲和整只瓦罐鸡吃了,作为主食的炒粿条也一根不剩。

妹子看得啧啧称奇,还话痨似地搭讪,说她还在读高中,因为快过年了,店里的伙计不少都提前请假了,爹妈就让放她来帮忙。

介绍完自己,她还忍不住打听顾鲲的情况。

“我是那种四海为家的粗鄙之人,没什么可说的。”顾鲲抹抹嘴,拿出张一百令吉结账,转身就走。

“等下我找你钱,你这一共82令……”

“不用找,你给我加量了,就算小费。”顾鲲头也不回。

“那……下次还来啊。”妹子想追又不敢,只是掏出一张自家酒楼的名片,硬塞给顾鲲,“我们店有外卖的哦,打这个电话,全城都送。”

顾鲲盛情难却,假装把名片收了。

其他客人继续起哄:“小林,怎么没听说你们家什么时候放低身段做外卖了。”

起哄自然又引来妹子一顿泼辣的反击。

顾鲲趁机抽身,对自己的处理很满意。

他前世对女人还是比较随便的。

一来是他刀头舔血,随时都会死,所以不想有妻室牵挂,也不想害了对方——前世要是哪个女人嫁给他,肯定会被仇家盯上,犯不着。

二来么,便是因为四海为家跑长途的人,动辄在海上几个月,也不可能有固定的女人。

这不是道德问题,全世界的海员水手都这样。谁靠岸了不去逢场作戏K个歌洗个头马个杀鸡什么的。

不过顾鲲也是有原则的,他对那种很居家很传统的妹子,会主动保持距离,不去祸害人家。

那些良家少女太年轻,太单纯。根本不知道和他这样的人生活,意味着什么。

而只要是跟他有过露水姻缘的女人,他都是很慷慨的。金钱上绝对不会让女人拮据,安全上也会尽力保护,人家遇到麻烦他还会出面扛事儿。

做大佬就要有做大佬的样子嘛。

离开惜春园,顾鲲信步拐进不远处一家LEE牌专卖店。

大马天气太热,没人穿西服、皮衣。所以牛仔和硬质亚麻衬衫最火。顾鲲花了700令,就把自己从头到脚换成了店里最大气的款式,连墨镜和帽子都算上了。

如果不看脸,倒是挺像那些好莱坞电影里的拉丁裔江湖人物。

有了体面行头之后,顾鲲又凭借前世经验,谨慎地找了家卖器械的店,花1500令弄了条廓尔喀狗腿防身。至于理由,就说是进雨林探险,野外生存。这在大马是完全合法的。

其实顾鲲更希望合法持枪,但大马这方面的法律也挺严,以他目前的地位还远远不够格。

大马的城市居民是不能合法持枪的,只有少数农村土豪,有榴莲种植园的物业权证,才能申请“保护自己产业所必须的武器”。

而且只有榴莲证好使,猫屎咖啡证都不好使。而榴莲不是哪都能种的,如果用不合格地皮虚假报备榴莲种植园,本身就是犯罪。

顾鲲打算等将来当了大亨之后,再买点适合的地皮种猫山王。哪怕不图榴莲赚钱,至少能多些便利。

在南洋不少国家,有个榴莲种植园,基本上相当于古代有个爵位。

……

买完装备后,顾鲲去租了一辆面包车,停在码头附近,然后自己回渔船上睡了一夜。

他不想在古晋留下这几天的酒店居住记录,而渔船靠岸也需要有人看着。

次日天还没亮他就起床了,趁着黑暗把其中一件货转移到面包车上。然后按照前世的记忆,开车前往附近某个地址不好明说的二手货交易场所。

开到离目的地还有几百米,他就把面包车停在路边,然后孤身入内。

一番过程不方便细说的交涉之后,以6万令吉的价格成交。

整个过程顾鲲非常上道,成功把自己伪装成了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只是不小心拖到大货的渔民。

对方当面验了金属缆的断口,确认不是剪断而是扯断的,也就信了。

双方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什么交易记录都没留下。

钱到手后,顾鲲都没敢存银行,直接拎着钱袋,退了租车,上船出港回兰芳岛。

三个小时船程后,就顺利到家了。

妹妹看到他时,一如既往地很开心:“哥你终于回来了,马上要过年了,我好担心你啊。”

“我这不是好好的么,我不在的时候,没发生什么事儿吧。”顾鲲霸道地推开顾盼,然后把一大包采购来的物资摆在桌上。

大部分东西都是他昨晚买的,有几套新衣服、日用品,还有几十斤肉食、进口奶油奶酪、各种罐头。

顾盼看到这些东西,直接就傻了:“这次出海发财了?怎么这样花钱?一次性买这么多肉和奶油,我们来不及吃会放坏的呀。”

顾鲲轻描淡写地说:“放心,我还买了台冰箱,在船上呢,一会儿你跟我扛进来。也没多少钱,连冰箱在内,一共花了两千多令吉。吃完饭之后,我就去刘叔家还钱。”

顾盼抱着一大块进口奶酪痴迷地猛嗅了几下:“一共收获了多少?你还没回答我呢。”

顾鲲下意识报了个数字:“确实是大丰收,一共卖了四万。”

顾盼惊讶得张大了嘴,过了十几秒才猛然抱住哥哥,疯狂地转着圈乱跳:“哥我们发财了!你运气真好!我就说你这样的好人怎么会命差呢!对了你怎么一点都不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