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妖精序章 > 第二章 妖精的葬礼

乌云漫过月亮,将猩红的月光遮蔽,恐怖的气味瞬间就消失殆尽,残留的只有黑暗。

临渊感到乏力,这具少年的身体仿佛如同能源耗尽的蒸汽机,没有了一点力气。

“现在我已经不能算是人类。”

临渊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因为月光消失产生的恐慌平静下来。

他伸出双手感受一下自己的心跳的波动,心脏猛烈的跳动着。

“破损的心脏都已经被修复了吗?”

他将目光往下看去,身上没有任何伤痕。裸露的胴体上面有参差起伏的肌肉棱角,就像是常年训练的结果。

临渊叹了一口气,摸了摸长耳朵。

“还好,性别还没有改变。”

在仔细研究了一下新身躯之后,用树叶与嫩条编制成简易的衣物,其实也就是一块遮羞布。

临渊又在地上捡起一节木棍,然后在空中比划着,除了一点细微的空气摩擦声,没有任何动静。

长耳少年那张始终如同冰封的脸上终于出现了裂痕,心中的绝望与无助,在脸上流露出来,这是属于临渊的悲伤。

昏暗的森林,少年凄惨的笑声打破了寂静。

“为什么会是这样?”他低声问着自己。

一个帝国的剑神,居然现在使用不了自己的剑技,就如同常人,那些仇人,那些真正的背叛者,又怎么能手刃。

临渊瘫坐在地上,刚刚将月光给予的力量,在毫无意义的挥动之中用尽了。

身体的干枯感像是洪水猛兽般袭来,让少年昏昏欲睡,身体猛的一沉,倒在了枯叶所堆积的床上,长耳少年皱着眉头睡着了。

临渊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晌午。

他将枯叶塞入嘴中,开始咀嚼,来填补胃里传来的空荡。枯叶太过于干涩,又饮了一口死水。终于将饥饿感压住了。

他皱着眉头在思考。

“现在可能连一个见习剑士还算不上,现在的力量最多只能挥动一下木棍。也就是说,现在报仇就是痴人说梦。”

“最好的办法,就是重新练剑,将以前的本领让这具新身体掌握。”

“不过这具身体没有拥有任何原力,干净的就像一张白纸。我也不清楚这具身体适合什么样的原力。也许妖精根本就不会使用原力!”

临渊越想越糟糕,拳头越握越紧,下意识砸向了树干。树干上深浅相互纵横盘延的表皮,将临渊的拳头划破了,慢慢沁出血。

临渊看着拳头上的细小伤口,在瞬间愈合之后,突然大喜。

“妖精,可真是神奇的生物。”

“也许现在力量很孱弱,不过这诡异的恢复能力,足够成为我变强的资本。”

心中笃定之后,临渊对着天地起誓。

“以创世神之名,我此生必将斩杀十二圣堂。”

晴天霹雳随着誓言落下,在天地之间闪烁一道美丽的淡蓝色弧线。

“不过这条道路蜿蜒曲折,十二圣堂不知道在二十年后又处于各种境界。可能他们已经都超越了我那个时候的原力等级了吧。当初帝主颁布圣堂之际,那十二个人的原力等级才十二级。

但是战争后,他们都步入了王爵之境。我当时不过是靠临渊剑……才能侥幸逃脱。”

一丝落差在心头,临渊有点迷茫,不过迷惘都是懦弱者的权利,帝国昔日的剑神,可绝非是懦弱者。

“试一试,看这副身体能否吸收原力。”

临渊回忆起以前的功法,之死靡它。

很奇怪的功法名,不过在这座别具一格的黑夜院里,确是最上乘的。

临渊回忆起这功法,心中有悲鸣。以前修炼功法的时候,都是与她一起的,她会悉心告诫着临渊原力运行轨迹的错误,然后笑着拍打临渊的额头。

“回不去了?”

“回不去了!”

临渊将心中的感叹了两遍。

空气中有什么东西在跃动,与绯色月光又有一点不同。这是一种无色的能量,就如同细微不可见的冰晶,在空气中散落着,飘浮着。

这些不可见的强大能量,也就是原力,是构成整个帝国修炼史的基石。

原力太过于稀少了,稀少得让上乘功法都无法将其汇集。

皇天不负有心人,临渊终于汇集出比头发丝还要仔小的原力,并将这缕融入自己的身体。

强烈的排斥感,让这缕费劲千辛万苦得来的原力,散成了零星,又回到了空气之中。

临渊睁开双眼,心中无比遗憾。

“看来这具身体不能接受人类功法聚集的原力。”

“或者我应该使用妖精的修炼方式。”

可是谁又知道,妖精是怎么修炼的呢?

妖精从诞生之际,就拥有强大的威能,没人见过妖精坐在地上打坐的场景。

临渊在脑中设想一下,森林的深处,一只妖精盘腿做下,闭目塞听,然后口中叨叨念着“将原力运行于肉体,将意识投射给神名……”

临渊打了一个冷战,这太滑稽了,感觉就好像一个严谨的魔导师突然发起了神经,说“原力魔法都是狗屁……”

“不过没人知道妖精是怎么获得力量,但是以后不一定。”

临渊的脑子闪过一个身影,他想起以前一些事情与一个怪人。

短暂的愣神之后,少年将目光投向那具倒挂的骷髅,然后叹了一口气。

身高有点矮,够不着那具骷髅骨架。临渊只好奋力爬上树梢,用手破开枝叶,然后抓住了那具骷髅的骨指。

临渊感受到一种别样的熟悉感,就好像见到自己亲人的感觉,这是一种血统上的召唤。少年长叹,无奈与无可奈何充满了整个心。

“你是因为我而死的。你也应该有一个体面的葬礼。”

从茹毛饮血的旧时代,人类就产生了灵魂一说。旧时代的人,人死而灵魂不散,依旧能干预活人的生活。灵魂不灭的学说已经变成了主流。

将亡者安葬,是对死者的尊敬,也是对活人的忏悔。

这个妖精模样的少年,从骨子还是一个人类。

少年将高位妖精的骨头放置在土坑之中,然后跪拜在地,然后用虔诚的声音朗诵祭文。最后填上封土。

“抱歉,只能简易地举办。希望人类的这一套,同样也适用于妖精。”

“愿你的灵魂能在深林的土壤中找到平静。”

“我的生命,是剥夺你的。当十二圣堂在这个消失于这片恒宇下,我会回到这里,将从你这儿抢走的东西,还给你。”

临渊重重对着土地叩首。

“我上一世有两个遗憾。其一,不能杀死那些背叛者。其二,不能安葬她。”

临渊站了起来,发现月亮已经爬上了树梢,新月的银灰的月光照耀在少年的脸上。月光很舒服,让少年产生一些错觉,感觉身体就好像二十年前一样。

“这抢来的一世,曾经的痛苦,我定当加倍的送回去。”

月光照耀在长耳少年的脸上,就像远古的俊美的神灵,在这座森林之中婆娑起舞,他舞起了剑舞。

月光带来美好的幻象,淡银色的光芒给予了他银色的舞衣,让他头上带着圣洁的雀翎,赤足上套着银钏儿。月光若隐若现好像带着节拍。

他的剑舞如梦。修长全身灵活得象一条蛇,可以自由地扭动,带着一阵剑风。一阵颤栗从他左手指尖传至肩膀,又从肩膀传至右手指尖。

光芒化作的银钏也随之振动,他完全没有刻意做作,每一个动作都是自然而流畅,仿佛出水的白莲。

珠缨旋转星宿摇,花蔓抖擞龙蛇动。

这座寂静的森林里,萤火虫的微光若隐若现,如同小精灵般翩翩起舞,跟随着长耳少年的剑舞一起摇动。

这座死去的森林,在月光的轻抚下,被剑舞唤醒了生机。

临渊的眼角,有晶莹的泪水,落在风中。

他伸出了双手,好像抱着某人一样。在舞蹈中,旋转转动。

“我想你。”

“子寒。”

其实这只剑舞才是真正的之死靡他,黑夜院将这上古的舞蹈,不停精修,变成了原力的修炼功法。只有少部分人知道,这之死靡他最初其实只是一只双人舞。

临渊的剑舞,精灵的剑舞,在暮色森林之中成为了这座死亡森林中,唯一的美好。

……

帝国不知道,圣堂不知道,曾经的背叛者,已经复苏,并且已经改变了模样。

仇恨注定要以鲜血告终。

天上的风云变幻,二十年的和平也注定会被打破,妖精的少年,定将化作怒火燃烧的魔神,带着精灵之血,将尘封的历史真相从黑色的幕布下掀开。

临渊复苏,仅仅是一场乱世大戏的开始,这平静二十年的帝国,黑色的潮水已经在帝国的阴暗处波涛涌动。

镇压的异鬼已经再次开始了躁动,十二圣堂的时代,终究会过去。

历史的车轮在这座暮色森林里滚滚向前。

钟声滴滴答答,但是世间却没有任何人能听见这钟声。

因为这是丧钟的声音!

(新人新书,求推荐,求收藏,求投资。读者大大的一缕微光,会照耀某人的一生。感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