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妖精序章 > 第五章 爱哭女孩

临渊迷迷糊糊之间看见了光晕,一层又一层叠加累积着,温暖又明亮。这是天堂吗?

“我可不能现在死!”

无力感蔓延开来。

“我真是一个懦夫。命运就是这样玩弄人的吗,给了希望,然后又转瞬即逝,就好像是一个玩笑……不,等等,天堂怎么会有哭声?”

临渊猛然睁开双眼,原来那温暖明亮的光晕是太阳。下意识的动了一下身体,疼痛感像是千年的寒风袭来,全身上下没有一次是没有被原力所破坏的。还好,还活着。

临渊咬着牙,挣扎地坐了起来,终于弄清楚了哭声的来源。

一个小女孩正在旁边捂着闭着的眼睛哭泣着。

小女孩虽然年纪轻轻,但是临渊也已经可以她精致的面容中看见以后得绝世美人的胚子。女孩的发丝不同于常人一般为黑色,而是与紫罗兰一样的淡紫色,弯弯的眉毛,眉锋处有熏草模样的印花,秀挺的琼鼻,樱桃般的小嘴,肤色略显苍白。

就在临渊的注视下,女孩突然停止了哭声,睁开了眼睛,一双血红色的瞳孔,勾魂慑魄。

“啊!”长耳少年与女孩一同大叫!

“你你你……”女孩好像受到了惊吓,又开始哭了起来。

“你不要吃我,呜呜呜……”女孩一边哭,一边还用双臂快速的转着圈圈。

临渊头有点大,不过看现在的情况,应该是这个女孩救了他。但是这个看起来瘦弱的女孩,是如何将他从魔导师的手中救下的。

“别哭,再哭就吃了你!”临渊威胁着。

女孩一下正襟危坐起来,用力擦了脸上的泪水,然后强忍着让眼中的泪水不落下来。那双血红色的瞳孔在泪水的烘托中,更加诡异渗人了。

“现在我说什么,你答什么。”长耳少年的语气有一种不符合他年龄的老练。

女孩点点头,泪水不小心被她轻微的动作甩了出来,在空中划出一道细细晶亮的丝线。

“我没哭!它自己出来的!你可不能吃了我!”女孩倔强地说着,眼中的小泪花依旧闪闪发光。

“是你救了我?”临渊压低了声音,装作一副无恶不作的样子。

如果有人在附近,看见了长耳少年挺着胸脯质问有板有眼的样子,肯定会忍俊不禁。

“嗯……嗯”女孩说不出来话了,用愧疚与哀求的目光看着临渊。

“哦?”

这个瞳孔诡异的少女看样子应该没有什么原力,除了楚楚动人的眼光之外,好像没有了其他威胁。不过这也说不定,一个敢在暮色森林的深处独身行走的女孩,身上绝对隐藏着秘密,一定有什么不可思议的能力。

“你是怎么救的我?”

其实临渊说这话有点太欺负人了,哪里有这样对待救命恩人的人,不,妖精呢?

这是神经大条的女孩才突然反应出了一个事实!

“我难道不是救命恩人吗?”

临渊的伤口有小许已经结了一层厚厚的血茧,但是有些大的伤口依旧有狂暴的原力,阻止着伤口的恢复。临渊没有在意这些细节,仿佛是已经忘记疼痛似的。他一动不动盯着女孩的血红色的瞳孔,想看看穿隐藏在这双瞳之下的秘密。

女孩鼓足了勇气,小心翼翼地说:“我看见那个哥哥把枪对着你,然后嘣的一下。”

她还特地用双手在空中画了一个圈。

“我看情况不对,马上撤退。谁知道,你被炸飞了,刚好抓住我的手……”

女孩有一种幽怨,抽泣声中有种被欺负的味道。

临渊听完了女孩的话,准备掉头就走,他知道这座暮色森林已经待不下去。

“你去哪里?”女孩突然大声问,脸上露出了慌张。

“离开。”长耳少年的话一项是如此冷漠。

“呜呜呜,你不能将我一个人丢在这里,我怕……”女孩又哭了。

“你不怕我吃你?”

“我怕。”少女哭声更凄惨了。

“那还跟着我?”

“呜呜呜……我不敢一个人……”

“你家大人呢?”

“呜呜呜……被我搞丢了……”

临渊拍了一下脑门,虽然他是帝国最可耻的叛徒,注定以后定当是最残忍的刺杀者,不过他的冷血也只会针对那些真正的坏人,他其实从骨子里是一个大好人。

自古,好人多被恶人磨。

“跟着我。”临渊的话冷漠的像一块寒冰。

女孩像找到主心骨一样,终于停止了急促的抽泣,“那你还要吃我吗?”

“果然小鬼很讨人厌!”

临渊不知道怎么回事把自己的心声说了出来。

“可是你也是小鬼呀。”女孩呆萌地看着临渊。

“额……”

“不吃,你太小了,不够我吃。”临渊耐着性子,声音依旧冷漠。

女孩终于长舒了一口气,笑了起来,“小妖精,快带路吧。”

临渊愣住了,看见了这个女孩,先哭后笑,最后摆出一副官架子。

临渊于二十年后第一次露出了笑容。

……

临渊带着女孩在密林深处漫步着,若影若现的光,将这片寂静的森林蒙上一层神秘与高洁,仿佛这座森林将世间一切秘密全部悄悄藏匿起来。

临渊依旧板着个脸,后面跟着一个小尾巴。

女孩被地上盘亘的树根绊倒了,眼泪花又再次出现,临渊好奇这个女孩的泪腺是有多么发达,就好像装满了一座湖泊的泪水。

“小傻妞。别哭。”

“呜呜呜,妖精说我傻……”女孩一下就不哭了,然后又开始装作了哭泣的样子,自从临渊说过不吃她之后居然开始胆大妄为起来,还悄悄的露出了一颗虎牙。

临渊看着女孩俏皮的样子,突然愣住了,这没有被二十的时光磨碎的记忆中的容颜,就好像再次浮现在她的面前,栩栩如生。

临渊双手颤栗,妖精的双眸中瞬间布满血丝,他哽咽着。

“……子……寒”

临渊声音弱得连蚂蚁都听不见。

女孩看着临渊这副样子,也愣住了。

“你说什么?孜然?”

临渊突然意识到,这个女孩并不是她,只是刚刚女孩的俏皮样子,像极了她。

“太想她了。”临渊在心中悲凉的感叹,然后扭过头,低着头,继续迈着步伐。

女孩在空气中闻出了一种悲伤的味道,看着妖精的背影,有一种巍巍荡荡的空荡感,像一座孤峰悲伤的座落在光秃秃的平原之中。

女孩跟着临渊继续走着,妖精刚刚走过的地方,空气中闪烁着一丝泪水。

“没道理呀,孜然怎么会催泪,不是洋葱吗?”女孩在心中纳闷。

就在一妖一人离开的不久后,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冒了出来,正在地上嗅着某种气味。

“里昂,你是北境最骄傲的白狮,可能像一条狗一样哟。”云想裳打着趣,脸上依旧是他标志性的微笑。

“昂……”白色的狮子,仿佛充满了灵性,嘶吼了一声,让这座森林的树叶都次次作响。

“乖,里昂。”云想裳温柔地抚摸着白狮的鬃毛,“找到了吗?”

白狮将头转像了临渊刚刚走过的方向。

云想裳继续温柔地抚摸着白狮的鬃毛,白狮也极其享受这种抚摸,尾巴在空中摇晃着。

“里昂真是一个乖孩子。方向是正确的。”

云想裳与白狮慢悠悠追了上去。

前方的临长耳少年,听见那声惊天动地的狮吼,变得神情严肃。

女孩的眼睛开始扑通扑冒着着泪花,她惊慌失措地说:“情况不对,马上撤退。”

然后拉着临渊的手,准备逃跑,可是无论怎么用力,长耳少年就像海边的磐石,没有移动丝毫。

“快跑呀,小妖精。”女孩的额头都冒汗了。

“你跑吧,小傻妞,他已经锁定到我了,你看这些伤口里面还残留着他的原力,我是逃不掉的。”临渊平静地说着,还用用手指指了指身上的伤口。

不远处,传来拍手声,云想裳微笑着,这少年的微笑中没有任何温度,特别的冰冷。

“妖精,我们又见面了。”云想裳对着临渊说,还特地看了一眼临渊旁边的女孩。

“你要杀了我吗?”临渊将女孩护在自己的身后。

云想裳打了一个响指,然后将惊鸿拿了出来,“恭喜你,聪明的妖精,回答正确。”

临渊听了少年的话,陷入沉默,心中若有所思。

女孩从临渊的背后跳了出来,睁大了眼睛,血红的瞳孔死死地盯着云想裳。

“你这个坏人!”

还没等女孩说完,临渊就打断了女孩的发言。

“可以。”

云想裳与女孩都楞了一下。

临渊接着说:“不过我们要做一场交易。”

“什么交易?”临渊的话引起云想裳的兴趣,他饶有趣味的打量着长耳少年,然后收起了惊鸿。

一阵风无声吹来,带动天上的流云,这一刻仿佛值得被天地所记录,阳光格外的耀眼。

长耳少年坚毅的目光,仿佛将世间所有一切都浮现了出来。他振振有词地说。

“给我时间,大概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也许要更久,我让你杀死!”

语调虽然变得高昂,但是神情依旧冷漠,仿佛死亡对于他来说是注定的事实。

云想裳微笑着,看着这份目光,看着这俊俏的脸庞,然后眯着眼思考。

“有趣的妖精,成交!”

女孩被这两人的话给弄糊涂了,一脸呆滞的左看一眼临渊又看一眼云想裳。

“神经病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