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妖精序章 > 第七章 弗朗明哥

临渊下意识地捂住脖子,风声静默,夜色安好。

女孩欣慰的将那滴金色的血珠装进身上带的小玻璃皿中,金色的血滴在玻璃瓶中荡漾着,器皿上还有一根精细打制的银质锁链。她静静地看着妖精的血液,脸上露出罕有的庄严。

女孩露出了欲言又止的样子,本应该是天真的脸庞上,却多点不安、彷徨的情绪。临渊盯着她这个爱哭的的女孩,居然是一只吸血鬼。看来,不止他一个人的身上隐藏着秘密。

女孩的眉头皱着,品尝了长耳少年的血液之后,她的心中有同是天涯沦落人的痛楚。

“他跟我一样?”女孩在心中不太确信。

“你是吸血鬼?”临渊平静地打破这份安静。

“不,准确的说,我应该是一个混血种。我的身上同时有人类与吸血鬼的血液。”女孩舔了一下嘴唇,用复杂的眼光看着临渊的脸庞,“跟你一样的混血种。”

临渊眼中掠过哀伤,嘴唇微微闭合。他知道女孩话中的意思,她在告诉临渊,他们都是人类与异族的混血,所谓的亚人类,不会被主流社会接受的存在。

“你要我的血液干什么?”临渊问到。

“为了……”女孩欲言又止,然后指了指雕像,心中仿佛又是有心事,“跟你一样俊俏。”

“是吗?”临渊顺着女孩的话回答道,好像女孩对自己的身份产生了什么奇怪的联想。临渊也清楚的知道,女孩的出现也不会是一个巧合。

在不注意之间,临渊脖子处的咬伤已经慢慢愈合,还有一滴残留的金色的血液被一缕风带到了雕像上。

在静默之中,雕像竟然有隐隐复活的迹象,产生了细小的声音。

女孩被这阵奇怪又稀疏的响声打断思绪,她扭过头,看见巨大的妖精雕像正低头凝视着她,石制的瞳孔仿佛有目光袭来。

在它目光的注视下,仿佛一切东西都是蝼蚁般,女孩越来越退缩,悲伤转瞬即逝,变成了一种恐惧,这是一种本能上的恐惧。临渊看着复活的妖精雕像,心头大惊,这雕像上有剧烈的高位妖精的力量波动。

被吞噬的高位妖精,此时就像复活了一样。

它的灵魂还没有被平息吗?临渊想起暮色森林中的奇特现象,想起了之前安葬的骷髅,想起之前唤醒自己的血月。这些种种迹象都表明,这座森林正在发生一种大事。这件大事该不会是,高位妖精的跟自己一样复活了吧。

但是又有一点不对,临渊感觉这种情形有一种熟悉感。

女孩歪了歪头,瞬间消失不见。她用肉眼不可见的速度跑到距离祭坛很远的黑暗之处,然后转身坐在冰冷的地上,把腿缩起来,抱着膝盖,躲了起来。

“这东西真恐怖。”女孩颤栗地说,语气中有一种侥幸,“还好我跑的够快。”

可是精灵雕像的头颅跟随她的步伐转动,然后瞬间出现在女孩的面前,看着她的小脸,用灰烬的目光,就像是看着一位死人般。

女孩瘫坐在地上,压抑着内心的恐惧,对着精灵雕像说:“我可没有欺负你的人,不,妖精。我只是要了一滴他的血液而已。”

这小女孩可能傻傻的认为,这座雕像复活的原因是:她刚刚咬伤了长耳少年,在精灵雕像的面前,这是一种对高位妖精的亵渎。就好比说,在一个人的祖坟前,欺负他的后代,然后气的老祖从坟墓里爬了出来。

雕像的石块嘴上下动了起来,用一种从遥远的空间传递过来的幽幽的声音,冷冷地说:“我的孩子?这真是一个笑话。”

说完它将目光转向天空,天空已经是漆黑一片。冰冷的夜色此时已经密密麻麻蔓延上了女孩身上的所有地方。然后又将目光转向了女孩,雕像上菱角分明的脸上有愤怒。

“你找死?”妖精雕像对着女孩吼到。这片森林也发出了一声恐怖的长鸣,恐怖的威压像是钉子,钉死了女孩的身躯,女孩发现自己身体已经不能受控制了。绝望蔓延在女孩的心头,一切都是那么黑暗。

“真是恐怖的威压。”女孩在心中无助地说,女孩已经准备迎接死亡,很可惜,本来已经得到了妖精之血,她的命运也即将改变,可是好景不长。

黑夜的暮色中,有一道皎洁的月光走来,女孩迷迷糊糊之中看见这道月光,原来这不是月光,而是那位长耳的少年。

临渊走到了女孩的面前,轻声说:“别怕。”

声音很温暖,就是一颗燃烧的太阳,女孩感觉这声话语中的炙热。

“让你的同族放过我吧。”女孩请求着临渊,可是没想到,妖精雕像的手就像天空的狮鹫俯冲下来,带着空气的炸裂声,瞬间就将临渊击飞了出去。

临渊感觉到脑子中都是嗡嗡的声音,他艰难的爬了起来,身上被恐怖的力量撕裂出很多伤口,头发散乱着,还有许多金色的血迹。

临渊再次走到女孩的跟前,伸出了摇摇欲坠的双臂,“我们之间的仇恨,没有涉及她。”

女孩看见了临渊护在自己身上的背影,心中有什么东西被触动了。

“原来他也跟我一样。”女孩在心中确信。

“哦,那她的身上有你的血液,或者说是我的血液。”妖精雕像语气高傲得如同神邸,“妖精的高贵的血液怎么能再次被他人玷污。”

再一次,精灵雕像用着拥有神魔般伟力的手臂将临渊击飞,临渊撞折了一棵车轮那么大的树木。

临渊坚定不移地爬了出来,然后站在女孩前,没有再说什么话,伸开了血流不止的双臂。

“你快跑,别管我。”女孩的心被这个长耳的少年触动了,从来有没有过的安全感让她温暖而愤怒,她站了起来,奋力推开他。

“我们不过是萍水相遇,为什么要这样。”女孩看着临渊的妖精,眼中闪烁着泪水。

“你救了我。”这张妖精少年的脸,永远都是那么冰冷。但是冰冷的面目下,却又一颗炙热的心在沸腾,临渊永远都是一个好人,不然他也不会二十年前,深入异鬼的腹地,将自己置于死地的拯救着帝国与人民。

女孩愣住了,“就是因为我不经意之间,拉住了你的手?”

临渊点了点头,这个实际年龄已经半百的老人,露出了少年般的坚毅。

“你真傻,我那时候拉住你的原因,只不过是想要你的一滴血液,完成我的试炼。我没有想救你。我只不过是一个骗子。我是一个背叛者。”女孩哭着说,语气还有一丝愧疚。

“无所谓。”临渊爬了起来,用身体保护着女孩。

妖精雕像的手掌一次又一次,像是崩腾的潮汐,打在长耳少年的背上,血肉已经模糊了。

“让开,我现在还不想杀死你。”妖精雕像说,“亵渎妖精的人,终归有所报应,现在还没轮到你。”

临渊的身体没有移动一步,像是一块巨石,阻挡着精灵雕像对女孩的任何危害。

“你真奇怪,曾经因为背叛不肯死去,现在又因为背叛不肯离开。这是为了什么?”

妖精雕像终于停止了它的攻势,好奇地质问着临渊。

临渊沉默着没有回答,然后过重的伤势让她吐了一口鲜血。他已经没有任何力气保护这个女孩了,他微笑看着女孩。

“我死之后,这雕像也会消失的。它的出现应该源于对我的愤怒,它只是一个高位妖精的怨灵。”

可是就在临渊倒地的那瞬间,大片的血在女孩的胸口蔓延开来,将女孩精致的衣裙染成了黑红色。她终于没有再哭了。

她看着自己的胸口的伤口,脖子上的那个玻璃器皿也碎落一地,她声音嘶哑,对着临渊说:“活着。”

临渊看着女孩眼神中的空荡,扩散的血色瞳孔,他知道这是垂死的前兆,还有女孩的那声“活着”深深触动了他的冰封的心。

多么像二十年的那天。

临渊知道这雕像的复活,多少是因为他的原因,只要他死去,肯定能阻止这雕像,阻止这死者的怨魂,让一切平息,就差一步,就差一步!

妖精雕像没等临渊反应过来,再次用手插进了女孩的身体,随着女孩最后一声痛苦的嘶吼,猩红的鲜血溅满了临渊的脸。

“接下来,才是真正的主菜。”妖精雕像看着呆滞的临渊,举起染血的手掌。

临渊迷茫地脸上突然出现了疯狂的笑容,他的声音歇斯底里。

“活着,活着。每个人都让我活着,可是每个人都比我先死去。”

月光照耀在临渊的脸上,临渊站了起来,手中好像抓起了什么东西,呈现出一种握姿。临渊迈开了步子,身体转动,皎洁神圣的月光几乎要把临渊照耀成古老的神灵。

妖精雕像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开始颤抖,“这不可能,这不可能……你的身上没有一丝原力!”

天地间的月光洋洋洒洒落在暮色森林的尽头,长耳少年就好像跳起一支舞蹈,一支堕落贵族创造的“弗朗明哥”。少年脚踩地做出繁复而扣人心弦的韵律,手中好像握着一把虚幻的剑柄,他旋转着,旋转着。

虚幻的剑化成了一道黑色的漩涡,吞噬着一切。

“临渊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