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进化的一千五百亿亿次回响 > 006 公正的判官

“呃……外神大人,我可以……拿走这瓶水吗?”

唐悠悠回过头,怔怔看着格鲁,双眼没有焦点。她的脑海已经被无数回忆充斥,父母、朋友、未完成的实验、未学完的钢琴曲,还有那个不完美却充满希望的时代。

“大人?”格鲁紧张地往西边看了看,“我不要水了,我……可以离开么?”

找裤子和水花费了他很多时间,或许下一刻战术摩托卷起的土浪就会出现在地平线,他实在不敢再等了。

唐悠悠依然没什么反应。

格鲁只好一步一步后退,直退到航天飞机残骸的另一侧,才确定那个平易近人的外神真的走神儿了,他提了提腰带,往南跑去。

十多分钟后,他喘着粗气扭头回望,夕阳为巨鸟的残骸镀上一层金色,笔直的黑烟升上天空。

格鲁突然有点伤感,他想起了那个“外神”的表情,她为什么那么悲哀?或许……她真的不属于这个世界。

“对不起,外神大人,”他没头没尾地嘀咕,“这里是末世。”然后转头刚迈出一步,猛地回头。

一道土浪出现西面极远处。

“判官!”

格鲁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大脑不停地告诉他,跑啊,跑啊,那可是判官!

但这一刻,或许是因为那个外神没有厌恶他,反而允许他带走裤子,或许是因为外神脸上他从未见过的悲伤太过深刻。

格鲁并没有逃跑,他鬼使神差地爬起来,拼命往残骸处跑去。

他要救那个外神!

格鲁奔跑着,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不能逃跑,第二次!法沙死了,妖妮大姐死了,我又能去哪儿!”

然而,他低估了战术摩托的速度。

仅仅几分钟后,滚滚黄土伴随着轰鸣的发动机声,那辆战术摩托已冲至巨鸟残骸前。

判官跨下摩托,瞥了一眼奔跑而来的劫掠者,全然没有放在心上。

他满眼只有那个挣扎着站起来的女人。

“完美的女人,和MAMA一样的东方脸,但和那个杀人如麻的臭娘们儿比起来,这个,简直是柔弱的小白兔!”

判官心中的欲望不可抑制的冲上脑门,脸上却摆出了一个温和的微笑:

“你好,女士,你看起来需要帮助。”

唐悠悠打量着这个人,没有出声。

这个家伙装备着战术外骨骼系统,里面穿着轻型复合材料装甲,头盔上有一道护目镜似的红色玻璃遮住了半张脸,随身携带着数把武器,尤其双手横持的那把,挂着硕大的圆形弹夹,看起来像一把全自动霰弹枪。

“难道是那个卑劣的劫掠者吓到了你?”判官的脸大部分藏在护目镜后,只有嘴巴露在外面,他的嘴角翘起一个弧度,“放心,我这就为你解决那只臭虫。”

说着判官单手抽出一把雕刻着花纹的手枪,以一个自认潇洒的姿势侧身举起,对准了刚刚跑到近前的格鲁。

“劫掠者,在你面前的是新亚三区判官撒雷,你粗鲁又愚蠢的行径冒犯了这位美丽的女士,现在由我宣判,你,死刑。”

格鲁略微转头,冲唐悠悠摆了个难看的笑容,然后看着眼前黑洞洞的枪口,心里空落落的,却彻底放松。

终于,不用挣扎活着了,而且,他将因一个壮举而死。

为了救一个外神,死在判官枪下,听听,这是多么勇敢!

格鲁挺起了胸膛。

“等一下,”唐悠悠上前一步,“撒雷先生。”

撒雷没有转头,他觉得现在自己的姿势一定非常英武:“我在听,女士。”

“这个人没有冒犯我,如果你是一位公正的…呃……判官,我希望你能放了他。”

“噢,”撒雷放下枪,“当然,我向来公正,滚吧劫掠者,你很走运,遇到了这位宽容的女士。”

格鲁愣愣看着撒雷,又看了看唐悠悠,似乎明白了什么,他突然跳起,搏命一般地扑到撒雷身上,大吼道:“跑啊,外神大人!”

砰!

一声枪响,格鲁的身体无力地垂下。

撒雷像丢垃圾一样把格鲁扔在一旁,将手枪慢慢插回腰间,笑了笑:“愚蠢的臭虫,希望他没有吓到你,女士。”

唐悠悠死死盯着撒雷,浑身颤抖,不是因为恐惧,而是愤怒,她明白了这个道貌岸然的人渣想要做什么。

她缓缓后退,目光扫过四周,想要寻找一切能用的武器,即便是死,也要砸碎这个家伙的脑袋!

“噢,真是有味道的姑娘,”撒雷志得意满,甚至伸了个懒腰,“不必找了,我劝你乖巧一点,虽然不知道你怎么会拥有一艘航天飞机,或许你是黑石郡某个上位者的女眷?很不幸,在这里,我,判官撒雷就是你的神。

现在,跪下。”

唐悠悠捡起一节狭长的金属,紧紧握在手中,手掌被锋利的边沿割裂,血液顺着金属片流下。

她抿着嘴唇,眼中只有决绝,未吐一言,却清楚地显示出不惜一死。

“真遗憾,我本来不想在你身上留下疤痕,不过,既然你这么不识抬举……”撒雷自负地把全自动霰弹枪挂在战术摩托上,晃了晃脖子,一步一步走向唐悠悠。

如果此时摘掉头盔,便能看到撒雷的目光喷射着欲望之火,他根本懒得去想航天飞机,去琢磨这个女人的来历,他只想做一件事。

及时行乐是这个狗屁末世唯一的意义,也是他和很多判官的人生信条。

唐悠悠学过一点搏击,知道此刻鲁莽地冲上去只会被一击击倒,她往侧面踱步,等待最佳机会。

撒雷走了几步,嗤笑:“我已经失去耐心了,小白兔,来吧。”他猛地往前一扑,壮硕的身影遮挡了夕阳,唐悠悠突然蹲下,闪掉撒雷的双手,握着金属片狠狠往上一刺。

噌!

尖锐的金属刺进了撒雷小腹装甲之间的缝隙,却完全无法刺穿。

撒雷一把掐住了唐悠悠的脖子,狂笑着将她提起:“现在,你是我的了。”

唐悠悠的目光透出深深的绝望,凄惨一笑。

她曾以为自己会死在宇航任务中,或者安静地死在病床上,无论哪种,都会有人为她哭泣,会为她默念一句墓志铭:“她见过万水千山,见过星辰大海,她来了,又走了,从不后悔。”

而此刻,她却要死在一个让人绝望的未来,独自一人。

“再见,”唐悠悠闭上眼睛,就要用牙齿咬断自己的舌头。

撒雷怒了,他察觉到不对,猛地挥手,准备打晕这个已经到手的猎物。

“喂。”

这时,一个疲惫的声音突然响起。

撒雷一愣,看向一旁突兀出现的家伙。

那人就像刚从泥塘里爬出来,只有一双眸子亮如星辰,嘴巴动动又吐出一句话:

“你的废话真他妈多,在我拆了你之前,先告诉我,这里,他妈的,究竟是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