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觉得,人类他妈的都是瘾君子,整天痴迷科技,你瞧瞧,都是羁绊。”

王巢站在一辆锈得只剩半个壳子的汽车顶上,对眼前的一幕由衷地感慨道。

唐悠悠愣了下,意外于这个文盲还会用“羁绊”这样的词语,不过此刻看来,瘾君子的比喻还是很贴切的。

科技,或许真的是种幻觉。

在他们面前,是一片荒芜的废墟。

甚至,废墟都不足以形容这片连绵的残垣断壁。

目之所及没有任何能看出形状的建筑,更像是戈壁滩上自然风化的雅丹地貌。

人类引以为傲的混凝土都市,在短短一百五十年后,就被风沙彻底磨灭,看不出一丁点端倪。

王巢十分怀疑他来到的不是一百五十年后,在他看来,人类城市至少一千年才会废成这种样子。

唐悠悠叹了口气,幽幽说道:“这就是大自然的力量,人类被科技进步冲昏了头,总觉得自己是这颗星球的主人,其实,我们只是地球无尽生命中昙花一现的租客。”

格鲁瘫坐在地上,抹了把汗水,听着唐悠悠的话莫名有些失落,他只从老劫掠者口中听过旧时代的只言片语,完全无法想象曾经的世界是什么样子。

或许,真的到处都是水吧。

王巢跳下车顶,踢了一脚车头,锈透了的铁皮像泡沫一样碎成了渣。

他纳闷道:“如果只是什么外神降临发生了战争,不过就是多死点人,怎么这会成这个样子?”

“因为我们的社会一直在细化分工,每一个人都在各自的领域深入地学习,其他领域大多只是了解些粗浅的皮毛,假如死亡人数超过一定的比例,我们掌握的各项技术会立刻出现断档,接着迅速倒退,”

唐悠悠仰头看着天空,“我曾久久凝视宇宙,那里无边无际,但绝对没有神明,我想,如果格鲁说的外神真的存在,只可能是种高级文明。那么,如果它们更有针对性地刺杀科学家……”

说着,唐悠悠捂着脸颊,慢慢蹲了下去。

她的父母是航天系统中极为优秀的工程师,掌握着多项绝密级核心技术。

想要斩断人类腾空而起的翅膀,侵略者无须大费周章,或许只需要杀掉几千位掌握关键技术的专家,那些伟大的航天机器就会变成一大堆等待腐朽的废铁。

王巢默默看着肩膀抖动,压抑着哭声的唐悠悠,似乎猜到了什么。

然后,他认真地回想了一下自己是否也有值得怀念的人,嗯,一个都没有。

说起来,他入狱前刚抢了老对头博格斯一千多万美元的军火,这下彻底两清,应该感谢外星人。

唐悠悠一声声抽泣把王巢从美好回忆拉回了现实,他本想说点什么,张了张嘴,忍着没有开骂,一脚踢在了格鲁屁股上。

格鲁没明白唐老大为什么要哭,不过王老大这一脚的意思他很清楚。

他凑到唐悠悠跟前,智商超常发挥,嘟囔道:“老大,别,别难过了,你一定能找到回去的方法,我觉得,你比MAMA还要伟大……”

唐悠悠止了抽泣,深呼吸了几下,闭了会儿眼睛,再次睁开时,一把背起了背包:“我一定会回去的。”

“嗯!”格鲁跟着站了起来。

“MAMA是谁?”

“MAMA是……”

王巢一巴掌甩在格鲁脑袋上:“谁在乎你妈是谁,快点带路。”

“哎哎,”格鲁不敢再废话,背起背包,往废墟里走去。

唐悠悠很想捡起一块石头把王巢狠狠揍一顿,但是理智告诉她,这个神经病绝对不是一个不打女人的绅士,而强制管控如果用的太频繁,天知道这个家伙会不会突然抓狂,来个鱼死网破。

而且,唐悠悠也不太明白为什么这个家伙提出的交易不是分道扬镳,而是保护她。

不过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她平复了一下心情,跟上了格鲁。

王巢漫步其后,表情看起来十分放松,然而,目光却不经意间透露出丝丝凶意。

唐悠悠能够强控CH700,毫无疑问这是他最大的威胁,必须首先消灭掉。

机会总会有的,下一刻,或者,再下一刻。

小白兔单纯又迷茫,而伏于草甸中的猎豹总是很有耐心。

半个小时后。

一行三人已经走到了废墟的中央地带。

这里看起来依旧满目疮痍,不过能够偶尔看到锈成斑驳红色的汽车壳子,形状奇怪的塑料垃圾等等。

当然更多的则是风化成黄土的断墙。

三人走在一截还算平整的土路上,格鲁不停地左顾右盼,显然这种没有标志物可参考的废墟极容易迷路。

好在又过了十多分钟,格鲁欣喜地嚷嚷:“找到了,就是那个,一块雕成字母的石头。”

王巢和唐悠悠顺着格鲁所指看去,不远处果然有块石头和周围格格不入。

因为它被雕刻成了一人高的字母形状:“M”

等再走近一些就看得更清楚,它确实是人工产物,石头背风的有些地方还很圆润,隐约透着点黄颜色。

唐悠悠苦笑摇头。

“我非常讨厌麦当劳,”王巢从一旁走过,拍了拍格鲁的肩膀,“入口在这里?”

“嗯,就在字母后边,”格鲁点点头,绕过字母,用手一指。

王巢走过去,看到一个塌陷出来的洞,或者更像是一个地下隧道的入口,直径十多米,斜斜向下通往黑暗。

一辆破破烂烂的四轮全地形车停在洞口。

“这是你的车?”王巢走上前,看到这辆破车还焊了一个车斗,里面堆满了垃圾,主要是一大堆瓶子,用手拨弄了下,“你是个捡垃圾的?”

“我是劫掠者,”格鲁小声反驳,不过他想起在唐悠悠的巨鸟中看到景象,又有气无力地说道,“就是个捡垃圾的。”

“你们怎么发现这个洞的?”唐悠悠打量周围。

这个洞口四周有一圈断墙,地面踩上去很坚实,看起来像一个大型建筑物的地基。

“妖妮大姐惹了桃子郡四楼的白皮帮,我们一直被追杀,只好一直往西跑,跑到了这附近车没有电了,压缩饼吃完了,水也没有了……

我们就想找一个阴凉的地方,说不定能找到一点湿气,凝一些水来喝,法沙找到了这个洞。”

格鲁神情难过,甚至不敢往洞里看,似乎害怕下一刻就看到妖妮大姐和法沙的尸体。

“可能,那个判官看到了我们的车,天知道这种地方为什么会有判官路过……我…”

唐悠悠按住了格鲁肩膀:“别太自责,这个洞深么?”

格鲁摇摇头,嘟囔:“几分钟就能走到底。”

唐悠悠用眼神示意王巢先下去,如果遇到谁的尸体可以先收拾一下,以免格鲁更加无法接受。

王巢愣了下,咧嘴笑了:“你真的是个贴心的妈妈。”

他转身往隧道深处走去,笑声传出来:“先到先得,这里面所有的财富都算收尸的利息。”

唐悠悠神情有些尴尬,心中又给王巢的罪名薄上记了一笔。

格鲁失魂落魄地坐在地上,抱着几个水瓶子发呆。

唐悠悠仰头看了看太阳,额头上微微见汗,心中叹息,二氧化碳造成的温室效应即便到现在依旧影响着气候,这都已经1月份,天气还是这么暖和。

四周寂静无声,连风都停了。

更加古怪的是,黑黝黝的洞口中,同样没有传出声音。

唐悠悠看了看表,王巢已经进去五分钟了。

时间滴答,又五分钟过去。

唐悠悠有些坐不住了,她看了看发呆的格鲁,决定独自下去探查一下。

她从背包侧面抽出了全自动霰弹枪,拉栓上膛,举着慢慢走下去。

她很紧张,心跳得砰砰响。

如果有人能够悄无声息地杀掉王巢,那自己现在的举动无异于自杀。

但那个男人,真的会这样一声不吭的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