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进化的一千五百亿亿次回响 > 014 地下掩体

滴,滴,滴……

水滴滴在金属上的声音在黑暗的地下空间中回荡。

唐悠悠定了定神,打开了固定在肩膀上的照明灯,发散型的光源照亮了周围。

这里明显是一个为末日特别定制的高端地下掩体。

地面铺设着实木地板,墙壁上斑驳脱落的壁纸下泛着乌黑的金属光泽,巨大的货架上摆满了各类罐头和密闭容器。

一墙之隔的外界已经是末世,而人类文明却在这个掩体中得以惊鸿一瞥。

但是,再坚固的地堡也经受不住时间的消磨,它终究还是坍塌了。从内部的腐朽程度来看,这里暴露在空气中的时间并不长。

唐悠悠从塌陷处走下,视野被货架挡了个严实,她低头看到浮土上有乱糟糟的脚印,无法判断哪个是王巢留下的。

不过所有的脚印最终都指向同一个方向。

唐悠悠顺着纷乱的脚印往里走了几步,在墙边发现了一个狭窄的通道。

站在通道口,她伸手扭了一下肩膀上的照灯,把灯光切换成集束模式。

一簇光线笔直射出去的刹那,通道的尽头,出现了一个人影。

唐悠悠浑身一紧,立刻举起了枪。

圆形光斑下,那个人影一动未动,就像一尊雕塑。

远处的空气中似乎有大量飘散的浮尘,唐悠悠根本看不清楚那是不是王巢,甚至连是不是个人的影子都不太确定。

同时,唐悠悠也震惊于这个地下掩体的规模。

拥有这个地方的富人,想必可以安然无恙的生活很久。

唐悠悠端着枪的手有些僵硬,过分的紧张让她的呼吸有些急促。

与人影僵持了几分钟,她深吸一口气,给自己鼓了鼓劲儿,终于迈出了第一步。

滴,滴,滴……

水滴的声音听起来分外空灵。

唐悠悠尽量控制着脚步不要发出声音,走得十分吃力。

而且她还得时刻注意着左手边货架之间的缝隙中会不会突然蹿出一个人来。

两分钟后,唐悠悠走到了通道的中间位置,这时已经能隐约看清那个人影。

人影的姿势很独特……还很熟悉。

噢,唐悠悠松了口气,看起来像是个雕塑—米开朗琪罗创作的《大卫》。

怪异的是它并没有透出大理石的乳白色,反而黑黝黝看不真切。

唐悠悠加快了步伐,随着靠近,雕塑的僵硬感就更加强烈。

不出意外,那确实是个雕塑。

唐悠悠放松下来。

在她走出货架的一刻,本能的转动了一下身体,射灯突然扫过一张狰狞的脸。

那绝对不是活人的脸,唐悠悠唯一的印象就是大张着的嘴巴中吐出一条紫黑色干枯的舌头。

“啊!!”

砰!

唐悠悠被惊得失声大叫,巨大的恐惧让她的手指死死扣着扳机,MPSAA12的火力全面释放,子弹以每秒5发的速度喷出,火舌瞬间照亮了周围,霰弹炸出的钢珠四处弹射,溅起无数火花。

“停下!”

王巢的怒吼竟然从唐悠悠脚下传来。

咔。

子弹被彻底打空。

王巢从唐悠悠脚边不远的一个洞里爬了上来,看到呆呆地目视前方的唐悠悠。

全自动霰弹枪依旧被她举在手里,指着前方。

“嗯?这都没死?真他妈是狗屎运,”王巢心中咒骂。

霰弹打在金属墙壁上,无数弹丸弹跳,竟然没有一颗打中唐悠悠!

讲不讲道理?

王巢心中叹口气,走上前掰开唐悠悠僵硬的手指,把枪从她手中拿下来,低沉说道:“别怕,我在这里,你很安全。”

唐悠悠身子一软,坐在了地上。

她不光是被刚才那张脸吓得,更多的是被开枪后四处飞溅的跳弹吓傻了。

她实在是没有使用这种大威力霰弹枪的经验,再加上紧张,肌肉完全不听使唤,根本松不开扳机。

在不熟悉的领域,她终究只是个24岁的女孩子,会惊慌失措。

这时,慌里慌张的脚步声传来,格鲁跌跌撞撞跑进来,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

唐悠悠射灯照出的范围内,所有东西都被打成了马蜂窝。

沙发,床,书柜,酒柜等等奢华的东西都成了一堆碎片,这里就像刚打了场遭遇战。

格鲁咽了口唾沫,刚想说话,突然被一脚踹在膝盖上,跪在了地上。

一个冰凉的枪口抵在了他后脑上。

王巢握着M1911,森然说道:“没看出来,你很会演戏啊。”

唐悠悠终于从后怕中清醒过来,猛地站起:“王巢,你干什么?”

“哼,你的宝贝咕噜,骗了我们,”王巢冷笑,“这里,他妈的,根本没有什么财富。”

“什么?”唐悠悠愣住了,看向格鲁。

格鲁一脸不可置信,猛地嚷嚷:“不可能,不可能,就在下面,怎么可能没有!”

“放屁!”王巢一把揪着格鲁的头发,把枪口直接塞进了他的嘴里,“下面,只有,他妈的,一个大水罐,宝贝,我现在很不开心。”

“唔唔唔……”格鲁拼命嚷嚷,可嘴里塞着枪管,说出的话谁也听不懂。

“嗯?你说什么?”王巢怒道,“噢,再见,朋友。”说完就要开枪。

“王巢!”唐悠悠一把拉住了王巢的胳膊,“听他说话。”

王巢猛地抬头,眼里的凶光把唐悠悠吓了一跳,她脱口而出:

“强制……”

“看在老大的面子上,”王巢立刻拽出枪,在格鲁胸口上蹭了蹭,“你有一句话的机会。”

“水!水就是财富!”

格鲁声嘶力竭地大吼。

王巢愣了,嗤笑道:“你很幽默啊咕噜。”

“不是的!不是的!水就是财富,”格鲁的大脑在危急关头终于开窍,福至心灵:“黄金,钻石,不是财富,水,水才是财富,在巨型城市,水能买到一切!”

王巢呆呆看着格鲁,拍了拍他肩膀:“你……可真你妈牛逼。”

唐悠悠噗嗤一声笑了。

——————————

莫契尔静静地看着撒雷的尸体,以及插在撒雷胸口的金属片。

其余的判官远远站着,无人敢靠近此刻的莫契尔。

他就像一座压抑的火山,正处在爆发的边缘。

已经很久没有人敢挑战议会的权威,别说杀掉一个判官,连反抗都已经极其少见。包括巨型城市的掌管者,都只能卑躬屈膝,任由判官摆布。

今天,竟然死了一个判官。

更恐怖的是,死了莫契尔手下的判官,难道三区的蠢货们忘了“屠夫”莫契尔有多凶残了吗?

中阶判官杰夫是莫契尔的得力干将,他深吸口气,走到莫契尔身后,低沉道:“长官,撒雷的死很古怪,这架航天飞机更加蹊跷。”

“黑石郡的飞机吗?”

“没有看到黑石郡的标志,而且,这架飞机,太干净了。”杰夫上前一步低声说道。

“干净?”

“是的,我见过黑石郡的飞机,他们虽然自诩掌握着飞翔的科技,但是他们的飞机非常拙劣,而这架,如果没有烧毁,简直是一件艺术品,那些残留的设备,让我想到了……”

“慎言,杰夫,”莫契尔看向航天飞机,“外神已经很多年没有派遣使者降临了,它们更不会坠毁,这一定是人类的机器。”

“您说的对,长官,”杰夫躬身,“是我冒失了……”

莫契尔转身,冲三名初阶判官说道:“不管用什么办法,我要你们潜入桃子郡,启动议会安插在里面的眼线,调查清楚MAMA究竟在做什么?先是巨型城市被动防御系统多次报错,接着,负责检视系统的撒雷就死了,这绝不正常!”

“是,长官。”三名初阶判官同时躬身。

“如果MAMA真的在搞什么肮脏的小动作,立即向我汇报,”莫契尔阴沉道,“如果没有,那么,搜集她的武装部署。无论如何,那个疯女人该死了。”

“永夜长存!”初阶判官同时举起右手,伸出三根手指。

“文明之火燃于永夜。”莫契尔轻声说道。

目送三辆战术摩托卷起黄龙绝尘而去,杰夫问道:“长官,他们怎么办?”说着用手一指。

所指处,蜷缩着一个身材瘦长的女人和一个矮矮壮壮的男人,两人都浑身带伤,惨不忍睹。

莫契尔缓缓走到两人身前,居高临下俯视:“刚才你们说知道哪里有一吨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