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重生之人不为己 > 第013章 春城初接触之我系鹏城嚟嘅

当天晚上,许文方就住在了许志良家。

他们三个男人睡在炕上,良妈则睡在许志良的小床上。

第二天一早,许志良起床之后,和昨天一样把火生好,然后出去继续绕着村子跑圈儿。

慢跑这种有氧运动,虽然不能练出一身傲人的肌肉,但也能改变一个人的气质,对心肺功能也有很大的好处,非常适合许志良当下的条件。

许志良今天比昨天多跑了一圈儿,估摸着,大概能有个两三公里的样子。

回到家里洗脸漱口之后,许志良又往洗脸盆儿里到了半盆儿炉子上铁壶里的开水,又往里兑了点儿冷水,热乎乎地洗了个头。

他一边儿用毛巾擦头,一边儿和许文方说道:“老叔,一会儿吃完饭我先送你回家,然后就去春城。麻袋给我留下,有真东西,我也好和人家谈!”

“行!老叔昨天还给你们拿的收拾干净的山兔野鸡啥的,赶明儿让你妈给你炖了,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就得吃肉!”许文方说道。

大早上的,良爸和许文方仍旧一人倒了一盅白酒,就着昨天的剩菜,又喝了一顿。

良爸一会儿还要出车,没敢多喝,倒是许文方把昨天剩下的半瓶酒都灌进了肚子,走的时候已经有点儿晕乎乎的了。

他喷吐着酒气朝许志良摆手道:“大侄儿,不用送老叔,这么点儿路,你老叔都走习惯了。”

“想当年我和你爸小时候,撵着大卡车看死刑犯行刑的时候,哪次不是一口气儿跑个十多里地。”

“你去春城是正事儿,真要能谈成了,老叔走多少里地都值!”

许文方终究没让许志良送,和良爸一样的犟。

看着一边儿哼着歌儿,一边朝南走的许文方,许志良突然就想起来,十几年后那个被直肠癌折磨得骨瘦如柴的他。

“爸,你和我老叔都要少喝酒,喝多了对肠胃不好。”许志良突然对身旁的良爸说道。

良爸却说道:“啥玩意儿对肠道不好?白酒杀菌你不知道么!你爸我喝二十多年了,这肠胃不还好好的?哪像你妈,没事儿还便秘。”

许志良知道说不过他,良爸这一代人对酒精伤害肠胃这一理论根本不信,只能把他和良妈的体检也提上日程。

刚好年底计划带七彩去做一次体检,索性一起去好了!

良爸在家等着给他送车的替班司机,许志良给良妈送到幼儿园之后,顺着国道就往春城开去。

国道没有高速好走,但走国道不用交高速费!

其实许志良在莫七彩读大学之前,虽然开黑车也经常到春城,但一般都只送到火车站,并没有深入了解过春城。真正开始熟悉春城,还是从莫七彩考上白山大学之后,许志良开始到春城市里跑黑车。大街小巷地一天天转下来,自然就熟悉了。

要不许志良也不能知道这会儿春城的特产商店不多。

更不可能知道有南方来的二道贩子收这些山里林子里的东西。

安城到春城的国道上,到处都是被超载大车压出来的坑坑巴巴,一路上可把许志良给颠了个够呛。

六十多公里的路,许志良跑了一个半小时才跑到。

九九年的春城,远没有二十年后繁华发达,城市整体也略显单调。

许志良开车走在有点儿熟悉但更多是陌生的街道上,慢慢朝记忆里的几家特产店开去。

七拐八拐了一上午,也不知道是许志良走错了,还是怎么着,一家都没找到。

二十来岁的年纪,本来就容易饿,眼看着十二点多了,许志良把车停在路边儿,随便儿找了家快餐店,走了进去。

“老板,一份儿香辣肉丝盖浇饭,一瓶宏宝莱。”许志良连菜谱都没看,进门儿找了张空桌坐下后直接叫道。

“好咧,马上就来。”老板在厨房忙活,老板娘大声答应了一声。

“二号桌,香辣肉丝盖浇饭一份儿。”老板娘大声朝厨房里喊了一句。

厨房里一个男人回了句好咧。

“宏宝莱现在打开吗?”老板娘拿了瓶宏宝莱站在许志良桌前问道。

因为已经到饭点儿了,小点儿里几乎已经坐满了人,油香味儿菜香味儿一个劲儿往许志良鼻子里钻,他感觉自己更饿了。

他点头说道:“打开,告诉厨房快点儿做,我饿坏了。”

老板娘拿起用一根儿绳拴在桌腿儿上的瓶起子给许志良打开瓶盖儿,转身要走却被许志良叫住道:“老板娘,我记得之前这附近好像有一家东北特产店,您知道具体在哪儿不?我转了好几圈儿了都没找到。”

老板娘也是个热心肠,岁数也不大,看着也就三十来岁。

她一转头,乌黑的马尾辫儿就跟着一甩,大声道:“特产店?以前这边儿是有一家,后来开不下去黄了。”

“老弟,我看你也是本地人,那特产店咋回事儿你还不知道?忽悠忽悠外地人行,咱们这本地人,谁花那大脑袋钱去那地方买东西?”

“就他店里那些东西,人身鹿茸啥的咱就不说真假了,就其他那些干菜干蘑菇之类的,去农村谁家吃不着?你说是不是老弟?”

许志良连连点头,说道:“是是是,老板娘说的在理。唉,我这也是没办法,南方来的朋友,从村儿里给他拿的他嫌不好看,非要买带包装的。你知道,南边儿来的,兜里宽敞着呢,不用给他省钱。”

老板娘说道:“何必呢,那店里的东西,还不见得有村儿里的好呢,指不定是哪年的存货。都用真空包装了,放两三年都都不坏,可是泡发之后就知道了,它不鲜呐!”

“不过特产店的话,春城也真不多。好像青年路那边儿有一家,你要真想买,就去青年路上看看。那家好像还挺大呢。”

“成!谢谢老板娘。冲您这热乎劲儿,我再加一盘儿猪耳朵拌瓜丝。”许志良道。

“吃的完么你?”老板娘说道。

许志良嘿嘿一笑,心思却早已经飞到了青年路上,他说道:“吃得完。吃不完,我兜着走!”

两人就这么说话的功夫,就听见后厨喊道:“2号桌香辣肉丝盖饭好了!”

“来了!”老板娘大声回了一句,然后朝许志良说了声稍等啊老弟,就快步走到出菜口,端起许志良的盖饭同时对里边儿喊道:“2号桌再加一份儿猪耳朵拌瓜丝。”

“好咧!”

“老弟,盖饭好了,慢点儿吃啊!猪耳朵也马上就好,凉菜,快!”老板娘把盖饭放到许志良桌子上说道。

许志良早就饿的不行了,从筷子筒里抽出一双筷子,朝老板娘随便点了下头,手下直接就朝盖饭招呼上了。

酒足饭饱,果然二十来岁正是能吃的年纪,一份儿凉菜一份儿盖饭,许志良给吃了个溜干净。

给完钱出来,许志良开车直奔青年路。

到了青年路上,慢悠悠地挂一档慢慢儿往前走,同时眼睛不停地在左右两边找特产店。

终于,一个写着东北特产店的牌子,映入他的眼中。

许志良把车停在路边儿,慢悠悠地走进了店里。

店面不小,但也不算大,只能说中等,几十平米的样子。

一进门儿两边儿摆着两排玻璃柜台,里面放着样品和介绍,玻璃柜台后边儿的墙上也打了柜子,放着一排排包装精美的特产。

许志良一瞧着价格,霍,真够贵的,自己还是太实在了。

一盒干猴头菇,次点儿的八十一百一盒,好点儿的直接一百五二百了!

许志良再一看重量,四百克,都不到一斤。

虽然说再过几年,市面上正经的野生干猴头菇能卖到三四百甚至五六百一斤,但这会儿再好的猴头菇,也卖不上二百块钱四百克的价儿。

这里边儿水分太大。

特产店里顾客不多,这会儿春城旅游业还没那么发达,很少有南方人冬天过来赏雪的,而且真来东北赏雪的,更多也是愿意去更北边儿的松江省。

“您好,请问需要买点儿什么?”售货员倒是挺客气。

许志良说道:“帮我一南方同学看看,他准备寒假带点儿回去送人。”

售货员本来一听许志良本地口音,顿时兴致缺缺同时还有些疑惑,但再一听许志良是帮同学来看的,便又拿出了几分工作热情,给许志良一样样介绍了起来。

许志良摆了摆手,说道:“行行行,你先招呼别人,我这本地人我都懂,我主要给他看看价格合适点儿的。”

售货员看他也似乎不太像诚心要买的样子,不过为了自己的提成考虑,她还是说道:“您随便看,或者您可以告诉我您想买的大概价位,我给您推荐。”

许志良暗道这家店的服务态度是真好,远超当下春城大多数服务业。

不过他可不是来买东西的。

他从一进门就在观察店里的几个顾客,有一组三人看着像大学生的,应该是本地同学带南方同学来买的。

有两个人看着像公务人员,可能是去外省出差,带点儿土特产过去。

另外还有几个人,都是三两人一起的,许志良没有过多关注。

没有他想要找的对象,许志良暗暗皱眉。

就在许志良在屋里转了几圈儿没有收获之后,就听见里间儿又声音传来,由远及近。

一个人用一口粤语说道:“李老细,你呢个价格完全冇诚意。我哋要嘅量很大,请你再好好考虑考虑。”

另一个人则用东北话回道:“孙老板,我收这些东西,也是要成本的,手下还养着这么个铺面和几个人,我也要赚钱的啊!而且现在可不是二三十年前了,这山里林子里的好东西也不好找了!”

许志良抬眼往里间儿瞅了一眼,就看见一个穿着黑色貂皮夹克的男人,陪着一个西装革履外面却套了一件儿厚棉袄的小个子男人走了出来。

许志良略一思索,趁两个人还没出来,直接转身走出了特产店,回到了车里。

果然,没过几分钟,就看见那个被棉袄裹的严严实实的小个子孙老板走了出来,后边儿特产店老板还在门口和他挥手。

两个人又在门口说了两句什么,许志良就看见特产店的李老板一直摇头,孙老板则一脸不愉快地大步走开了。

等孙老板稍微走远了些,许志良开车慢慢跟了上去。

等追到了孙老板旁边后,他摇下车窗,喊道:“老板,坐车不?”

这东北的天气让孙玉柱真是不适应,虽然裹了件儿厚棉袄,可他还是觉得冷,这冷风就和刀子一样嗖嗖往衣服里灌!

许志良的车一看就不是正经出租车,但他们这些二道贩子最不在乎这个了。

加上实在冷的厉害,他直接拉开车门儿就坐了进去。

“老板,去哪儿?”许志良问道。

“吉祥酒店,多少钱?”孙玉柱用他蹩脚的普通话问道。

“十五!”许志良说道。

“走!”孙玉柱实在冷的不耐了,而且许志良要的价格也很公道,他就没有再去砍价。

许志良把暖风调大了点儿,一边开车一边问道:“听老板说话,不是本地人?”

孙玉柱嗯了一声,带着骄傲和高高在上的语气道:“我系鹏城嚟嘅。”

许志良心中一块儿大石落地,鹏城来的,还和特产店老板说什么要的量多,铁定是鹏城来的二道贩子没跑儿了!

于是,许志良就开始带着目的性地和孙玉柱聊了起来,话题...总是有意无意地往特产店上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