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平安京现代妖怪物语 > 第三章 这是有根本原因的

北川和真不认为自己是老好人。

而且,让天海桃白住他还要充当保镖,天底下哪有那么好的事?

所以,稍稍的收点报酬,让天海桃给他和春菜准备晚餐。

一点都不过分吧?

穿越到这个世界半个月,过上了雇佣庸人做晚餐的生活。

其实,拜托了天海桃做晚餐只有一点,就是外卖他吃够了。

上辈子就不会做饭,前身更不用想,春菜的话只有七岁。

身体的父母不在家,想吃饭只有外卖或者出去吃。

将就的话就是杯面。

和春菜在客厅玩了一会儿,他看见天海桃把做好的菜端了上来。

“春菜,吃饭了,先去洗手。”

北川和真提醒了一声。

今天的晚餐食材都是先买的,特意挑选了春菜和他喜欢吃的食物。

比如说炸可乐饼。

外焦里酥,金黄的外皮滋滋冒着油泡。

显然是刚刚从锅里捞上来。

在春菜后面他也洗了手,出来的时候碗筷已经准备妥当,就等他吃饭了。

天海桃的厨艺很不错,打分的话满分一百能有八十,他吃了两碗米饭,春菜也多吃了许多。

“放着我来吧。”吃过晚餐,见天海桃起身,北川和真道,“做饭辛苦了,洗碗收拾的工作交给我吧。”

大厨有大厨的待遇,经过这一顿晚餐他对天海桃又有了新的改观。

他不介意做一些简单的事情。

……

天海桃没好意思让北川和真一个人收拾,帮着把餐盘捡下了餐桌。

因为要留宿,她给妈妈打过了电话,编了一个住在女性同学家的理由,那边也同意了。

“北川桑,那个是金鱼还是植物。”犹豫了一下,天海桃道,“是北川桑养的吗。”

刚来北川家的时候她就看见了。

不过碍着北川桑的妹妹在场,当时就没有询问。

现在趁着和北川桑一起在厨房,她就把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

纵她这些天见过了不少妖怪,这样特立独行的妖怪还是第一次见。

看起来呆呆的,摆动的枝叶一摇一晃,嘴巴轻合开启,眼睛向上或者向下滚动。

到底算是动物还是植物,这一点让她心里非常在意,痒痒的。

……

北川和真稍稍思考了一下,然后明白了天海桃的意思。

大概是询问花子是动物还是植物吧。

这一点他之前也想了很久,顿了顿,他道,“花子属于动植物。”

动物和植物的结合体,动植物完全没毛病。

“花子……是金鱼的名字吗。”

天海桃愣了愣,不知道是惊于北川和真的回答,还是该吐槽金鱼的名字。

动植物什么的,感觉……怪怪的。

“很可爱对吧?”

他第一次养妖怪,而且外形也是金鱼这种雅俗共赏。

上辈子他就会在家里养一些小鱼小乌龟,家里还有一只脸和盘子一样的大的金渐层,只会吃和睡,让撸,但撸生气了也会抓人。

这也是为什么他会对从妖怪那里听说了小公园有一只刚变成猫又的妖怪感兴趣的原因。

金鱼有了,不就差猫了?

天海桃觉得该重新审视一下北川和真的审美观了。

虽然金鱼漂亮是漂亮,但长在茎上像植物一样,就不觉得奇怪吗。

不过她是客人,主人都说可爱了她只能应和的笑了笑。

毕竟还有求与他。

……

两层别墅房间很多,除去他和春菜还有父母的房间,空屋子还有几间。

北川和真把天海桃安排在了他的隔壁,这样发生什么事情他也能够及时赶到。

猫又的话,因为还小又带有怨气,放在别的地方危险,所以他打算安排在自己的房间。

不过这时间它跑到别墅的院子里去了,蹲在花子的面前注视着。

看的出来,猫又很喜欢花子,大概都是妖怪吧,同类惺惺相惜,它们或许能成为很好的朋友。

春菜吃过晚饭他陪着又玩了一会儿让睡觉去了。

七岁的年纪熬不了夜,刚刚八点就有些打瞌睡了。

……

“北川桑,没看出来你私下里是这样的,和在学校里不一样呢。”

北川桑的妹妹回房间了,剩她和北川桑在客厅,天海桃感叹道。

平时北川桑在学校里不怎么说话,大多时间都是坐在原位。

阴郁着脸,板着面孔,她在学校和北川桑对视了几次以后就都躲着了。

很可怕,很吓人。

而且班级有活动也不参与,值日也翘了。

虽说开学到现在没有过去多久,但第一印象定型以后,班级上大多人就有些孤立北川桑了。

北川桑私下里对他妹妹的温柔和学校里的北川桑就像两个人。

要不是她亲眼看见,肯定也不会相信。

这就是所谓的妹控?

借了前身的光,他穿越来以后开学有了一星期。

一星期里给别人留下的印象已经固定,已经隐隐开始被周围排挤。

而且那时他刚刚穿越,人生地不熟的,在学校里只能按照前身的模板去做。

等他熟悉了两天,在想做出改变已经来不及了。

所以,穿越以后在学校里依旧没一个朋友。

没有朋友他也乐得轻松,不过作为一个健全的男性,周末能一起出门去游戏厅的伴都没有,也挺失败的。

“天海桑是怎么看待我的。”

没有直面回答问题,而是换了一个角度,他想从天海桃这里听见对他的看法。

“……”

心理阴暗,无表情男?

但这种话她当着北川桑的面说不出口,不由得又重新向他的身上和脸上打量了一眼。

其实北川桑挺好看的,五官端正,现在给人的气质感觉也很好。

没有了阴郁之感整个人都提升了一个层次。

“嗯……”天海桃沉吟了起来,“北川桑告白的话可以试着交往的那种吧。”

她举了个例子,这样能说明实际感受。

当然,在这个基础上,北川桑不会变回之前的那个模样。

……

北川和真神色如常,斜了天海桃一眼,这傻姑娘是真傻还是假傻,这些话就这么随意的说出口吗。

“天海桑有男朋友吗。”

“嗯?没有。”

“我去沏一杯红茶,天海桑要吗。”

“谢谢。”

他看出来了,天海桑有些天然,警惕性不足,俗称的话就是大脑在个别时候死机,说话不经过大脑,运动番里的女主角。

怪不得刚见面的时候会一脸颓丧说自己快死了。

这是有根本原因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