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平安京现代妖怪物语 > 第十六章 料理的猜想

大概过去了半个小时,北川和真才听见三楼音乐室外面响起了脚步声,大概是天海桃回来了。

期间,他和平泽樱一句搭着一句聊着天,语言上,在平泽樱不抵制了他们以后,颇像邻家女孩。

比起刚开始在女厕里向天海桃骂着“吵死了”的平泽樱,他对现在的感官更好一点。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当天海桃走到音乐室门口的时候,他听到了抱怨声,“累死了,北川桑,刚刚翻墙被人看到了。”

在意料之中,只要不是被学校的老师看见就可以。

让平泽樱吃到平泽由美的料理要紧,但北川和真还是下意识的询问了道,“是平泽由美桑做的吗。”

“……”

她辛辛苦苦走了这么远,回来了连一句夸奖都没有竟然怀疑她办事的效率。

就是菩萨也会有脾气,天海桃不满道,“我有好好的拜托平泽由美桑做的猪排饭。”

北川和真点了点头,还算没出差错,那这次的料理应该可以了吧。

转念,他又看向了平泽樱,道,“平泽小姐再来一次吧。”

附身天海桃,品尝料理。

“等等。”天海桃再次感觉到了不好的预感,在北川桑和平泽小姐同时看向她的时候,鸡皮疙瘩又起来了。

但……

这次依旧没有挣扎太久。

“感觉怎么样?”天海桃现在当个工具人就好,北川和真见平泽樱用天海桃的身体吃了一口料理道。

平泽樱第三次摇了摇头,味道是比上次改变了许多,但这不是她想吃的料理,实话对说道,“味道还是不对,虽然比之前的要好一些,但不是妈妈的料理。”

北川和真语塞,妈妈的料理是什么……

字面解释的话就是“妈妈做的料理。”

但平泽樱的妈妈已经不在了,平泽樱姐姐的料理也不对。

只是单纯的“妈妈的料理”吗。

上辈子,他也吃过不少妈妈做的料理,但味道没什么特别,就是普通的料理。

要说有什么值得怀念的东西,就是味道上吃惯了,时间久了不吃会想念。

等等……

他好像抓住了什么。

味道吗。

北川和真抬头看了平泽樱一眼,他是不是可以把妈妈的料理,其中“料理”两个字换掉,理解成妈妈的味道。

妈妈的料理他没发让死去的人死而复生,但味道上的话……

想到了问题的关键,北川和真的眼睛不由的亮了起来,笑道,“平泽小姐,我想到妈妈的料理需要怎样做了。”

“诶?”平泽樱本来都放弃了,但听到北川和真的话又惊讶了起来,疑问道,“怎么做?”

“是味道。”北川和真信息十足,轻笑道,“模仿料理味道的话,平泽小姐就能品尝到无限接近的妈妈料理了吧。”

“嗯……”平泽樱低头沉吟了一下,理论上没有能挑剔的地方,是可行的方法,当下抬头道,“可以。”

“对了,天海桃骂你是恶魔,笨蛋!既然有这种方法为什么不早些想到,害她白跑了这一趟。”

转达完毕,平泽樱又端起了料理,她想要多尝尝料理的味道。

“……”

平泽樱用天海桃的身体吃了两份料理,这才满足的从天海桃身上下来。

而时间也用去了很久,他和天海桃该回去了。

“北川桑……慢点。”好不容易翻过了墙,天海桃忍着胃里的恶心感道,“吃的太多了,想吐。”

平泽樱是吃的开心了,但身体是她的,吃了多少都进了她的胃里。

再也不想吃猪排饭了,平泽樱一次性替她吃够了。

“真没用。”北川和真笑骂道,归根到底还是天海桃自己做的蠢事,要不是第一次买错了料理哪用再去一趟,最后吃两份料理。

而天海桃难受他也乐得其见,再让心里骂他是恶魔,这都是报应。

但他也不是没有同情心,顶多能站着等天海桃一会儿,看着天海桃跟上来。

至于男生女生,男生要让着女生不能一样计较?

喂,醒醒,9012年了,现在实行男女平等。

被附身了能被探听到心里的想法,她只是在心里说了两句,便被平泽樱转达了出来。

小气吧啦的,北川桑就是一个娘娘腔,就编排了他几句,至于记恨到现在吗。

女生都比他大气。

感受到了天海桃幽怨的视线,北川和真觉得这家伙又在心里骂他了。

不过,听不见也就算了,之前在旧校舍和平泽樱聊了一些关于料理的话题。

平泽樱妈妈料理的味道是什么样的,感觉以及感受。

他对料理只停留在杯面阶段,所以这些事情需要懂料理的天海桃去记和做出来。

模仿平泽樱口诉出来的妈妈味道。

另外,为了有地方可以做料理,北川和真把别墅是厨房借给了天海桃用。

也就是说,明天开始天海桃要去家里制作料理,然后在带去中京区的旧校舍。

虽然有点麻烦,但这也是最简单的方法了。

而且,他和春菜可以当试吃官,一举两得的事情。

餐厅的料理在怎样的好吃,都没有家里的让人感觉美味,在这一点上,他多多少少能理解平泽樱想吃妈妈料理的心情了。

“恶魔。”

“嗯?”

他走在前面,天海桃吊在他的身后,尽管声音很小,但他还是听见了。

看来天海桃一点都没学会长记性。

但……

算了,迟早再收拾一顿。

……

回到了上京区,和前两天一样,春菜坐在玄关门口等着他。

虽然他说过不用等他,但春菜当时会答应,最后还会变成这样。

一起带去旧校舍的猫又给平泽樱留下了,平泽樱很喜欢,开了口想要照顾几天。

北川和真没什么意见,天海桃有点不舍,但还会来这里也就没说什么。

然后花子又变成了一个人,一摇一晃的在院子里,没了朋友,有些孤单。

浇了水,摸了摸花子的头,送他金鱼草的妖怪说过,只要浇水就会存活,但北川和真觉得,花子怎么说也有植物的一部分。

要不要买些肥料给花子施上,或许会长的更快一些。

不过,他马上就哑然失笑,他养的不是小猫小狗,妖怪肯定不能和正常的物种相比,吃坏肚子他可没地方找妖怪医生,还是按照送他金鱼草的妖怪说的做,多浇水就好了。

“走吧,春菜,出门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