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平安京现代妖怪物语 > 第五十九章 人鱼呀

现在北川和真和丰川神爱子面临一个问题,那就是他们如何渡过三途河。

按照他和丰川神爱子的想法,就算地狱有通向桃源乡的门,那也应该在地狱的里面。

所以,他们需要渡过三途河去找。

混在亡者队伍里?北川和真稍稍思考了一下便放弃了,那样只会让地狱的狱卒发现他是生人。

或者直接承认身份,报明来意?

不不不不不不。

现世有现世的规矩,地狱有地狱的规矩,能擅自让生人随意进出地狱,想想就是不可能的。

那要怎么办?

不过,就在他陷入沉思的时候,他听见了一个悦耳清灵的声音,“这不是现世的小姐嘛,怎么会在这里。”

打断了思考,北川和真立刻戒备了起来,但看清说话人的样貌,他心里的警惕又稍稍放松了一点。

人鱼?

人身鱼尾,不是人鱼是什么。

他上辈子看过不少以人鱼为主角的漫画小说,对于人鱼他先天的有好感。

而且和他说话的这条人鱼是女性,继承了人鱼貌美的传说。

但也有传言人鱼会以美貌诱惑过路的男子沉入河底,是好是坏暂且不谈,这条人鱼应该是生活在三途川里面的妖怪,且发现了他们。

被发现了身份,北川和真也没有隐瞒的打算,那不明智。

而是看了看和他搭话的人鱼,开口道,“你好,我和妹妹想要去地狱,来到了这里。”

稍稍想了一下,他便打算把目的说出来,现世的人被发现在三途河边,没有目的妖怪都不信。

至于要做什么他没有说。

“诶?”人鱼双手怀抱在胸,露出了深思的神色看向他道,“这不是挺有趣的吗,怎么,想让我帮你吗。”

北川和真点了点头,他确实有这个想法,但……

“我有什么好处?”见他点头,人鱼问道。

北川和真语塞,地狱的妖怪这么直接道吗,但直接也好,明码标价,世界的代价论,他就不怕人鱼存了害人的心思。

“人鱼桑想要什么。”他反问道。

“我叫濑尾遥,叫我濑尾吧。”见面前的这个女生挺上道的,人鱼笑了笑,道,“我想要现世的漫画和小说。”

“……”

“可以。”北川和真想过可能是要祭品什么的,但没有想过是这样,当下顿了顿,道,“不过我现在没有,漫画小说也需要准备。”

“没关系,我可以先帮你们。”

虽然人类狡猾奸诈,但面前的这个人看起来蛮符合她的心意的,所以先帮忙也无所谓。

况且,语言是有力量的,能够到这里来的现世生人不会是泛泛之辈,这些人只会更加注重约定。

“怎么样?”在人鱼濑尾答应帮助了他们,北川和真向丰川神爱子询问道。

“没问题。”丰川神爱子知道他的意思,她从人鱼的身上没有感受到恶意,点了点头应道。

……

“准备好了我们就出发了。”交易达成让濑尾遥很开心,之前的地狱电视台,蜜桃真纪现世的采访漫画篇让她向往许久了,但地狱这里买不到现世的漫画和轻小说。

而且,地狱的鬼大多都是狱卒工作狂,从事这方面的很少,有的漫画轻小说质量也差,反复的就那些本,她都看腻了。

不是北川和真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实在是陌生的妖怪他必须要戒备一点。

但他的戒备好像没什么用,他和丰川神爱子安全的到达了三途河的彼岸,也就是真正的地狱的地界。

“记住你的约定。”把两人送到了对岸,濑尾遥提醒道,“我也该回去工作了,就不陪你们了。”

她除了生活在三途河里,还是地狱三途河里的狱卒,负责对过河的罪孽深重的亡者制造麻烦。

……

见人鱼小姐濑尾遥走了,北川和真耸了耸肩,看向了丰川神爱子道,“我们也走吧。”

他现在使用的是天海桃的身体,刚刚人鱼小姐濑尾遥也是称呼他为“小姐”而不是先生。

女性身体用久了他也稍稍习惯了一点,能够正常的控制身体的平衡,不会被两坨带着走。

怪不得漫画小说里经常有女主带球撞人,这不是平白无故的。

而且,天海桃的身体该有肉的地方有肉,不该有的地方一点都没有多余,只有他拥有这个身体,北川和真才能确切的感受的到,以前还是小看天海桃了。

北川和真和丰川神爱子挑的基本都是地狱里的亡者和地狱居民少的地方走。

生怕再被发现,现在他们和刚刚在三途河岸边遇见人鱼濑尾遥的时候不一样,那只能算做坏事未遂,算不上什么大事,但过了河就是真正的生人闯入地狱了,被抓到天晓得会发生什么。

不过,小心翼翼怕别人发现的情况已经结束了——因为他们见到了两顶帽子。

没错,就是帽子,北川和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眼前,但就是出现了。

一顶桃形帽子,一顶金鱼草帽子。

“这样能行吗。”带上了桃形帽子,北川和真道。

“没关系。”丰川神爱子喜欢金鱼草的这顶,摆弄了一下戴在了头顶道,“这两顶帽子有地狱的气息,又可以装作隐藏头上的角,不会被发现的。”

北川和真心里迟疑了一下,丰川神爱子活了上千年,总比他懂得要多,而且之前也莫名的可靠了一些,相信她应该没有问题吧。

“哥哥,好看吗。”丰川神爱子扶着头上的帽子转了一个圈道,“有没有心动的感觉。”

“没有。”是春菜的话他还能多看两眼,丰川神爱子他一点感觉都没有,北川和真否定道,“继续走吧,还要找的去桃源乡的门。”

说起来金鱼草在地狱里很普通吗,遇见的帽子都是金鱼草形状的。

“知道了,哥哥一点也不浪漫,这个时候夸夸我也没有关系吧。”丰川神爱子表达了不满,不过脚步还是跟了上去。

而就在他们离开不一会儿,一位身着碎花和服的女性鬼族来到了这里有些摸不清头脑道,“好奇怪啊,美纪,我的帽子是放在这里的对吧。”

“真纪,是不是落在剧组里了,金鱼草大赛和桃源乡的宣传mv拍摄完你有带过来吗。”

“有……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