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兴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 第三章 江东

去信通知长兄、与岳父岳母辞别、接到长兄的回信、收拾细软、与决意留在隆中种田的诸葛均辞别,完成一切必要的事情后,诸葛一家乘船沿江而下,前往江东吴郡,投奔时任孙权长史(幕僚性质的官职)的诸葛瑾。

“莱尔,在想什么?”想让儿子返回船舱避免受寒的诸葛亮,注意到儿子神情专注地仰头看着夜空,心中一动,不由开口问道。

“爹?”莱尔回头看了眼出门在外,穿着打扮比平时更加飘飘欲仙的父亲,又继续仰望天空,“我在想,罗盘只可以确定船只的航向,却无法确定船只的位置,是否可以用别的方式来进行确定。”

战国时期有人发明了司南,汉代杨公发明了罗盘……尽管原意是为了堪舆风水,但已应用在航海、行军等多方面。

“船只的位置?”诸葛亮心中喜忧参半,喜的是儿子已经想到了航海过程中无法避免的问题,有实践者的资质,而不是迟早会被现实击垮的理想主义者,忧的是儿子在海贼王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完全看不见回头的迹象。

果然,假如日后在东吴混上来了,他一定要往死里怼甘宁,好好的麒麟儿天天想着出海当海贼王,肯定是他的锅。

莱尔伸手指向高悬在夜空上的群星,说道:“不管是‘天圆地方’还是‘天圆地圆’,日月星辰还是东升西落,假如我以一根树枝指向海平面,另一根树枝指向同一颗容易识别的星星,在南方与北方观测理应会有差距。”

“……确实如此。”诸葛亮静心一想,被这个合乎情理的推论震惊到。

这个时代还没有‘牵星术’,航海若是没有罗盘,可以通过北极星的位置指示方向,但是那不能确认船只的位置。

“不过,就算这种测量方式是可行的,甚至可以专门制作出一套工具,具体数据我也得不到。”莱尔无奈说道。

假若能知道天体运动规律,这个数据实际上是可以计算出来的,但现在莱尔连大地是圆的还是方的都搞不清楚,计算肯定是做不到的,只能用东方民族最擅长的实用主义技术——经验总结。

即便压根不知道结论是怎么出来的,只要知道结论就足够了,有时候还会创造专业术语用来进行掩饰自己的无知。

被儿子智商碾压了一次的诸葛亮心情有些沉重,但该做的事情不会改变:“……为父可以帮忙找人进行试验。”

“真的!?”莱尔露出笑容,有人帮忙自然是好事,但很快又垂头丧气,“……可惜,这种测量方式,好像只能确认南北方向的位置,东西方面的位置要如何确定呢?”

诸葛亮这一次思索了许久,也没有得到答案,只能摇了摇头:“江上湿冷,先回去歇息吧。”

“是……”莱尔站起身来,垂头丧气地往回走,即将钻入船舱之前,口中的自言自语漏了出来,“就算知道船只的南北位置,不知道东西位置的话,想画个简略版的世界地图都不行啊。”

“!”诸葛亮再次被儿子的雄心壮志吓到了。

——————————————————————————

一路平安,诸葛一家抵达吴郡。

尽管诸葛瑾现时仅为长史,算不上高官要员,但其为人胸怀宽广,温厚诚信,深受旁人信赖。另外工作上懂得明哲保身,从不和孙权对着干,心中有主意会慢慢换着法子说服孙权,说服不了也作罢,迟早都能升官发财。

有人缘极佳的亲大哥的举荐,诸葛亮再秀一波大局观,让孙权惊为天人,极速进入东吴的权力架构中。当然,此时人才济济的东吴给不了诸葛亮无拘无束的发挥机会,可金子到了哪里都会发光,周瑜很快发现诸葛亮的才干,向孙权推荐一波,位置又往上提了一提。

假如说孙权在通过实践考校诸葛亮的才干,那么诸葛亮也在通过亲身相处确认孙权的为人,虽说他不介意孙权灭汉称帝,但将火药交给董卓如此暴虐之徒那铁定是不行的。

万幸现在的孙权还不是性情多变、屠戮直谏的臣子的昏君,而是‘生子当如孙仲谋’的性度弘朗、仁而多断、崇尚侠义、爱惜臣下、崇尚节俭、爱惜民力、幽默风趣的有为君主,距离诸葛亮上献黑火药之日已然不远。

在此期间,黄月英想方设法提纯硝石和硫磺,一直进展不大,直至向江东地区的炼丹方士们请教后,才学会了“煎淋>蒸发浓缩>重结晶”提纯硝石、“油煎法”提纯硫磺的方法,提升了黑火药的威力,但很显然还有提升的空间。

而莱尔从八岁长大到九岁,被黄月英来了一轮礼仪课程,在正经场合面前可以保持官吏世家子弟的范范,但骨子里还是个讨打的熊孩子,若想其表里如一地稳重起来,最少还要再过上四五年。

至于学识课程,莱尔喜恶分明:让他学四书五经,他仗着天生过目不忘死记硬背,里头的导人向善的大道理,他也虚心接受,但要他咬文嚼字、写锦绣文章,他立刻学习积极性变成不足一成;让他学兵法,也没有多少兴趣,学习积极性大概有三四成;让他学各行各业的工匠技术,立刻学习积极性满满,有时候学习瘾头上来了,还会主动放弃出门玩耍的时间。

不过,也有一部分课程,是莱尔学习积极性十足,但就是怎么都学不好的——

“莱尔,要不今天就到此为止吧。”黄月英看着连靶子的边都擦不到,在中间就掉地上的箭矢,苦笑道。

“再来一次!”仿佛完全感受不到自己有多菜的莱尔,兴冲冲地跑过去将箭矢捡起,拉开为儿童特制的小弓、搭弦,松手。

(嗒)弓弦复位,箭矢自由落体掉在脚下。

“…………”黄月英决定了。

学了一年,射箭永远射不中、练剑剑会飞出去、骑马总有种即将被甩下马的感觉。

嗯,君子六艺什么的还是放弃吧,这辈子就别想凑热闹去打猎了,反正这天赋当技术人员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