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平凡医生开外挂 > 第一章 重生之后生殖科轮转实习

再次醒来时,赵斌很不确定自己穿越了。

看着学校寝室凌乱的样子,他感觉像在做梦一样。

因为只有大五快毕业时,寝室才会乱成狗窝。

难道自己真的穿越了?

抱着怀疑和不确定,接下来的几天,赵斌一直求证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

只到班长送来医院实习的轮转表,他才相信,是真的穿越了。

他来到了一个平行的世界。

这个世界跟前一世相比,没有任何变化。

同样的学校,同样的实习医院。

他还是赵斌。

不同的是,他现在只是个本科五年的医学僧。

同仁医院的生殖科,算得上是中部地区的比较有实力的特色科室。

也是整个中部地区,为数不多可以进行IVF(试管婴儿)的医院。

用患者的笑称,生殖科的医生,简直都是送子观音。

反正赵斌是没想到,他实习轮转的第一个科室,便是生殖科。

上辈子临床实习,没有轮到生殖科。

所以这一世,他抱着学习的态度,早早的便到了科室。

因为同仁医院生殖科比较有实力,同时也是整个医院的创收主力。

所以,院里就给科室单独的弄了一栋楼。

整栋楼的位置相当好,临近主干道。

当赵斌走进生殖大楼,门口的小商小贩都拿异样的颜色看着他。

试想下,穿着便服的他,二十来岁,走进生殖科。

没戴帽子和口罩,就那样摇头换脑,大摇大摆的走进去。

不引起误会才怪。

当他走到门口,看到一块牌子,稍微的愣了下。

门口的牌子上特别标注——严禁任何非法采供精及代孕行为,一经发现,交由警方处理。

回到熟悉的医院,赵斌很快就进入了工作状态。

“你们两个分下工,待会病人会送样本过来,十一点之前把报告弄出来,教授需要用的。”

小护士的喊声,在实验室外面响了起来。

赵斌和高个的实习医生相互看了下,然后对方说:“帅哥,你留在实验室检验,我去接收样本,怎么样。”

赵斌也未在意,应了声“好。”

高个子好像觉得,让赵斌一个人检验样本,有点不够意思。

解释道:“帅哥,我看你长的白白净净的,接收精叶样本这活,你懂的……”

“我懂个屁”赵斌在心里腹诽道。

对于刚下临床的高个实习生来说,可能会意这些。

赵斌上辈子可是多年的老医生,如果真像高个说的,会有那么多忌讳,那干脆什么都不用干了。

刚下临床的小实习生,挑肥拣瘦,也是人之常情。

再说人家始终是客客气气的,赵斌自然没法去跟高个计较。

“你先去跟护士小姐姐说下,待会就送样本过来了,我先准备下吧。”

“嗯”高个答应道。

看着高个走出实验室,赵斌又在系统里,把显微镜下精叶分析的操作熟悉了一遍。

刚来第一天,带教老师已经教过他们。

为了不出错,这几天只要有空,他就会在系统里反复的练习。

生殖科定的时间,周三取卵。

在女方取卵的同时,男方精叶的样本会送到实验室。

赵斌的主要工作任务,就是在教授给女患者取卵时,他要把男方的精叶基本形态,数据给弄出来。

并标记清楚。

另外,他还需要用离心机,把患者精子中的死精,不活动精子,剔除掉。

只留下部分有活力的,以供教授进行接下来授精操作。

他做的这部分并不复杂,但是要非常的细心才行。

毕竟,标记清楚每份样本,这点可不能出错。

如果A和B的样本弄混,那可不得了。

那就是一场医疗事故。

忙了一上午,赵斌的眼睛累得酸痛发麻,总算把十份样本处理完。

刚要歇会,护士在外面又喊了起来“都弄好没有。”

“嗯,可以了”

样本处理完毕,剩下工作,便是等待教授来,将筛选出来的优质精子,与女方的卵子一起进行授精操作。

授精的操作,教授还未教。

虽然他在系统里面提前学过。

可他不认为教授会把这么重要的工作,让一个实习生来做。

在等主任过来的时间,赵斌显得有点无聊。

职业习惯使然,他把电脑中的十份样本的患者治疗记录,既往病史,挨个的看了一遍。

对他来说,熟悉每个病人的情况,是多年来养成的习惯。

同样的,这也是秉着对患者负责的态度。

再加上,作为一个实习生,他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

如果教授突然问起某个病人的情况,提前看过病史,至少不会出现一问三不知的情况。

他在看病史的空当,高个实习生在哪里刷手机。

事实上,医生也好,护士也罢。

偶尔有点空闲,也会像正常人一样,刷刷朋友圈,看看新闻,视频。

毕竟,医生只是一个职业,工作以外,大家都是普通人。

高个实习生接收样本的工作,并不是件难事。

只要亲眼看到患者从取精室走出来,并送来样本,然后在指纹机器上输入指纹即可。

每个做IVF的患者,男女双方在手术之前,都要在医院的系统里录入各类信息。

其中就包括身份登记,以及指纹登记。(IVF必须录指纹)

这样做既是为了防止样本出错,也是为了杜绝非法的供精和代孕行为。

指纹机确认是本人以后,再让患者提供身份证、结婚证与系统里的资料比对。

确认无误,接受样本的工作才算完成。

至于像高个医生所说的,忌讳患者刚排出的新鲜精叶,认为有什么……。

这点,怕是除了新来的实习生,有这个想法以外。

大多工作几年的医生,都不会这样想。

“咦,怎么7号样本好像有点问题?”看到7号患者的病史档案,赵斌心头起了疑问。

前一世,作为多年的ICU医生,对检查结果的敏感度,让他发现7号样本可能存在问题。

难道,刚刚患者的名称标记错了?

难道,把两份样本弄混淆了?

赵斌在思考,同时脑子里不停的在想,到底哪个环节出错了。

没办法,IVF如果样本出现问题,如果授精也跟着出了问题。

那造成的后果,简直不堪设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