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平凡医生开外挂 > 第三章 借几部给你看看

任何医疗技术,都是中性的,就好比一把刀,在合适的手中,它能救人。

在恶人手里,它也能成为作案的工具。

根据最新的全球范围内统计,每10对夫妇中,就会有1对无法自然受孕。

本该育龄的夫妇,到了年纪,却不孕不育。

可能是因为空气质量的恶化,可能是食品原因,也可能是高强度的工作压力,或者本身有疾病等原因。

总之,这种比例呈现逐年的递增的趋势。

辅助生育技术IVF,就技术而言它是非常中性的,根本没有好坏之分。

它的存在,可以帮助不孕的夫妇实现生育的梦想,从这个角度说,是造福人类的技术。

然而,总会有些人动歪脑筋。

将它和利益联系起来,于是,非法的供精代孕便出现了。

国家层面上,不止一次的出台各类文件,明文禁止任何医疗机构和医疗人员,不得开展任何形式的非法的供精代孕行为。

当赵斌意识到7号样本,可能不是患者本人的。

他就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

难道7号样本是由供精者提供的?

难道真的出了问题?

作为一个曾经的ICU医生,身上的正义感使然,使得他决定刨根问底。

同样的,作为一个遵纪守法的良好公民。

他不允许这种非法行为在眼前溜过去。

更何况,如果上升到法律层面,一旦事情闹出来,整个科室,可能都有责任。

高个实习生把7号患者叫到接收样本窗口时,对方一脸的茫然。

此人身高大约一米八,可看体重,起码超过两百斤。

东瞅西望的,显得有些焦躁不安。

“医生,有什么事情吗。”

“没什么大事,有个程序需要再走一遍。”高个实习生也不傻。

把人叫到后,就朝赵斌使了个眼色,意思是两人需要配合一番。

“对,有张表格需要签下字,刚漏签了。”

赵斌把准备好的同意书递过去,等患者签好字后,高个实习生又很主动的让患者重新录了一遍指纹。

字签了,指纹重录,都没问题,可以确定是患者本人送来的样本。

这下事情就麻烦了。

如果患者自己不承认的话,谁都无法直接判断,样本是由供精者提供的。

除非做DNA比对。

这样的话,所耗费的时间和资源,将会成倍的增多。

这不是他们两个实习生希望看到的事情。

高个见事情陷入了僵局,耐不住性子,直接发问“你提供的精叶样本,是你本人的吗?”

此时的赵斌,心里暗骂一声遭了。

怎么会有这样的猪队友呢?

难道你指望小偷,偷了东西,然后再告诉你,他真的偷了?

实习生啊,实习生。

难怪在带教老师眼里,实习生大部分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没有经历过社会大熔炉的历练,专业知识缺乏,又不懂人情世故。

做起事来,除了莽,就是愣。

真不怪带教老师不喜欢实习生。

“是我的,肯定是我的”患者回答的很连贯。

但脸上出现的慌张表情,却没有逃过赵斌的眼睛。

这也更加的加深了赵斌的推断。

此人肯定有问题。

可现在难就难在,对方不承认,这要怎么办才好呢?

“我再问你一遍,到底是不是你本人的,如果你弄虚作假,我有权通知上级医生立马停止手术。”

高个开始急眼了,连吓唬都用上了。

“医生,真是我本人的,你们这不是有监控吗,看看不就知道了。”

卧槽,这人很精啊,连走廊上装着监控都知道。

走廊上确实装有监控,可那没办法看清楚啊。

患者在取出精叶以后,会立即送到检验室,然后操作人员会接收保存。

超过规定时间送样本,精子的活力将会自动降低。

所以,7号患者肯定是在取精时,偷偷将供精者的样本带入取精室。

为了节省时间,他以最快的速度,两分钟不到就送来样本。

而且,他还很懂行的避过了走廊上的监控。

赵斌眨了眨眼睛,示意高个别再说话了,然后理清思路,开始循循善诱跟患者说。

“这位患者,作为医生,我非常理解你想要孩子的愿望。”

“你的病历我也看过,前两次都失败了,中间耗费了很多的精力和金钱。

不管是从我个人角度,还是作为一名医生,我都非常希望你这次试管能顺利成功。”

可能是赵斌真情实意的话,击中患者的心底,对方脸色稍微缓和的看着他。

“我们科室门前的牌子上明确的写着,发现供精代孕者,那是要交给警方处理的。事情闹大了,不光会追究你的责任,连带我们也会一起追责。”

“我在检验的时候,发现你的样本数据,有很大的出入。凭着我个人的经验判断,这份样本可能有问题。

如果你非要肯定是你本人的,那待会我们一起去看监控。”

“一旦监控发现问题,到时就不是我们跟你谈了,院门口就是警务室,两分钟之内,警方的工作人员便能赶到。”

“额……”患者开始有些松动,欲言又止的样子,在赵斌看来,已经有了突破口。

接着赵斌继续说道:“差不多还剩下十分钟,教授就会过来,你上一份样品我不小心弄丢了,教授过来肯定会骂我的。”

“能不能麻烦你帮下忙,再去取精室取一份样本呢?”赵斌说完,递给患者一个取精盒。

赵斌的话软硬兼施,对方听完后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接过盒子,朝取精室走去。

见事情摆平了,高个实习生的心情也好起来了。

甚至还有心思跟患者开玩笑“那个,只有十分钟,你要快点哦,我手机有几部,要不要……借几部给你。”

三人均是会心的一笑。

就这样,一场危机顺利的解决了。

当然,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做IVF手术的患者,取精需要最少需要7天内不能有任何行为。

患者刚刚肯定没考虑到这点。

从他答应再次去取精时,其实就间接承认,之前的样本有问题。

因为,在正常情况下,不可能半小时前取过一次,然后再去取一次。

半小时不到,取也取不出来啊。

除非第一次的样本不是他本人的,这才能继续再取一次。

“师兄,你真牛。”高个朝着赵斌竖了一个大拇指,同时称呼也变了。

“以后小心点吧,别再出问题。”

高个实习生来到赵斌身边,小心翼翼的问道:“师兄,待会不会挨骂?”

“挨骂的时候,把头放低点呗,态度诚恳些,总是没有错的。”

高个一副劫后余生的表情说道:“嗯,师兄说的对,刚刚可真是急死我了。要是真追究责任,我可是第一责任人啊。”

刚刚的事故虽然没有发生,但护士们已知道大致的情况。

不用想,等会教授和规培师姐过来,绝对会问起来。

教授可能碍于资历,并不会过多计较。

可师姐就说不好了。

赵斌盯着从护士站那边走过来的师姐,心里开始有一种不详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