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平凡医生开外挂 > 第十三章 接收病人

“师弟,你真的是本科生实习生?”师姐笑眯眯的问道。

“嗯”

师姐又好奇的问道:“啧啧,真厉害,你家里长辈是学医的?”

“没有啊。”

“那……”师姐很疑惑。

因为赵斌刚说从前辈那里听来AML-M6病,所以就好奇的问了起来。

“瞎猫被撞上了呗,偶尔从文献上看个罕见病,当然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眼镜师兄在电脑前酸溜溜的说。

“你别在意,师兄这人就是这样。”师姐小声的解释道。

“嗯。”

“对了,师弟,你能收病人吗。”师姐不放心的问了下。

她也怕这个师弟真的是瞎猫撞到死耗子。

“没问题。”赵斌回答的很干脆。

开玩笑。

收个病人对他赵斌来说,又算得了什么。

ICU里一年不知道要收多少病人,要是收病人都成问题,那干脆别干ICU了。

“那行,下午王教授组里会来一个病人,到时你帮着收下。”

师姐说完,又回到桌子前,去看片子了。

其他人要么忙着写病历,要么就是开单子,眼镜师兄起身朝病房走去。

显然,人家没打算跟赵斌寒暄下。

眼镜师兄没过来打招呼,其他人也不敢过分表现出,跟他走得近的意思。

赵斌一个人,坐在桌子前,显得有些无聊。

哎,老王啊,真是你干的好事。

好在师姐作为血液科唯一的女医生,对他还是挺照顾的。

师姐虽然没有吩咐他干什么。

可架不住赵斌自己主动啊。

师姐去查房,他会主动跟着一起。

师姐开医嘱,他会主动的在旁边看着,偶尔还会简单的讨论下。

师姐去给病人做骨穿,他会主动跟在后面,并同步在系统里练习。

眼镜师兄回来看了几眼,又出去了。

看脸色,好像很难看。

好你个实习生,血液科就唯一一个女医生,你上来就打起了主意。

你让我们这些单身狗,怎么整?

赵斌怎么也想不到,他只是想多学点东西。

无形中,又让眼镜师兄给嫉妒上了。

其实赵斌的想法很简单。

他就想乘着实习的机会,多接触下血液科的病例,往后说不定用得上。

所以才会显得主动一些。

下午五点半,下班时间到了。

老王回到住院部办公室,匆忙的跟大家交代了下情况,就走了。

请吃饭,自然没法兑现了。

赵斌不用想就知道,这个老家伙,要么是有人请喝酒,要么是跟人约了球。

“王教授,我也会打网球,有机会切磋下。”

走出门外的老王,被赵斌说的话,给拽了回来。

“呵呵,你怎么知道我喜欢打网球。”

“网球肘。”

“哈哈,哈哈,厉害。”老王给赵斌竖了一个大拇指。

赵斌清楚的记得,老王球技不怎么样,反倒是弄出了网球肘出来。

为什么?

因为老王信奉大力出奇迹啊。

每个球,恨不得把吃奶的劲给用上,时间长了,自然就有网球肘了。

经过刚刚的小插曲以后,赵斌又回到办公桌前。

“师姐,你不是说下午会来个病人吗,怎么现在还没来?”

“是啊,我刚问了,护士电话也没联系上患者。”

“不会出什么问题吧。”赵斌问道。

“再等等看吧,大不了你就当是加加班,我这还有点事,估计也要加会班。”

师姐放下手中的笔,拿出手机又问道:“师弟,你喜欢喝什么口味的奶茶。”

“还是我来吧,我第一天来实习,怎么能让师姐破费呢。”

“算了,算了,下次你请,这次我来,快说要什么口味的。”

“额,随便。”

“随便?可没随便口味的。”

“师姐看着点吧,要不跟你一样的也行。”

师姐的话音刚落,护士站的小护士就走进来说,病人来了。

“我先去收病人了,奶茶待会再喝吧,师姐。”

“嗯,快去吧。”

新来的病人,护士安排在普通病房31床。

血液科有普通病床70张,骨髓移植病床6张。

这点倒是跟ICU不一样,没有VIP病房。

其实,后来跟老王混熟了,他才知道。

血液科的病人,大多都没钱,有的甚至连酚磺乙胺都舍不得吃。

(酚磺乙胺,治疗再生障碍性贫血的止血药,几十块钱。)

赵斌翻着病人的既往病历。

患者是男性,27岁。

既往体健,无肝炎、结核病史。

两个月前,因反复性的低热,在当地医院住过几天。

出院后,又出现全身淋巴结肿大,然后又去当地查异常淋巴细胞。

结果,异常淋巴细胞占比28%,予以更昔洛韦抗病毒治疗一周,发热症状减轻。

但全身淋巴肿大,并无变化。

于是,这个病人就来到同仁医院,在门诊上找老王看。

老王确定符合血液病的指症,才同意收进来。

“全身淋巴细胞肿大,反复低热?”

“难道是慢性增生性淋巴结炎?还是更严重的恶性淋巴瘤?”

反复低热,发热。

真麻烦啊。

据不完全统计,有一千多种病,会导致身体发生。

HIV也能引起发热。

所以持续性发热,真的应该引起重视。

而,血液科病人,多见于发热症状。

几乎十个得血液病的,七个都是从发热症状开始的。

赵斌开始快速的思考,患者疑似的病症。

上一辈子,他就是因为恶性淋巴瘤挂掉的。

突然出现一个高度怀疑恶性淋巴瘤的病人,真由不得他要多想一会。

看完既往病历。

赵斌拿着本子,快速的走进病房,来到31号病床边。

“31床,林大力(名字杜撰,勿喷),是你吗。”

“嗯”患者从病床上站了起来,病床旁的女人,帮着扶了一下。

“我来问下情况。”

“嗯”

赵斌很仔细的问着患者的病史。

这是他在ICU工作中,养成的习惯。

往往一些基本情况,入院的时候,当班医生会问的非常清楚。

但总有一些被遗漏掉的。

从而找不出病因。

比如说,患者平常酗酒,造成慢性的酒精中毒。

慢性酒精中毒,没有任何表象,不问清楚,真的很难发现。

“结婚几年?”

“从事什么工作?”

“工作会接触辐射之类的吗?”

“胃口怎么样。”

“大便颜色是什么样的,有没有黑便?”

“最近有不明原因的出血吗?”

“这段时间服用过什么药物?”

“有没有贫血,家族直系亲属有没有贫血的?”

“做过骨穿没有?”

“把舌头伸出来我看下。”

(此处省去患者的回答,一来,不想水字数,二来,尊重患者隐私。)

……

……

抱着对患者负责的态度。

赵斌非常仔细的一边问,一遍根据患者的回答,记录在本子上。

临近出门时,他又转了回来,好像突然想起一个问题。

“最近有没有不洁性行为?”

“什么?”31床的好像读的书不多,没太听懂。

赵斌又用通俗的话,解释了一遍。

“没有,没有。”患者说完,还附带着摇摇手。

一旁的女的,也看着他老公,更是让他坚定的又说了几声“真没有,没有的。”

见到患者脸色有点勉强,赵斌觉得有点不对劲。

但又想不出是哪里不对劲。

这时当班的小护士,准备过来给患者测量血压,血糖,体重这些基本指标。

赵斌只能拿着登记本,往办公室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