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平凡医生开外挂 > 第二十三章 滑了两次针

赵斌的还在想师姐到底有没有麻醉资格证。

见师姐已经开始进针,他才觉得肯定是多想了。

老王怎么会让没有麻醉资格的师姐来做骨穿呢?

如果老王大意了,难道孟师兄也会忽略?

骨穿的麻醉,其实是有点难度的。

不同于其他三大穿刺麻醉,是在皮下组织麻醉。

骨穿是要在骨膜上麻醉。

想想就知道难度怎么样了。

皮下组织麻醉,一般都是边进针边麻醉。只要多操作几次,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

而骨穿的麻醉,却要难得多。

因为骨膜表面上的神经纤维非常的丰富,如果麻醉不充分,在穿刺的过程中患者会非常的痛苦。

患者痛苦,不可控制的扭动就会导致滑针,以至于穿刺不成功。

师姐已经开始进针,小姑娘叫了一声,扶着患者的赵斌明显感觉到患者在抽泣。

“宝贝,疼吗。”赵斌试图跟患者聊天,转移患者的注意力。

“不疼。”

“嗯,再坚持下,阿姨马上就快好了。”

赵斌跟小姑娘聊天,师姐手上的动作却未停。

打完皮丘后,师姐手上的麻醉针已接触到患者的骨膜。

只见,师姐手上稍稍的加了一分力,麻醉针紧抵着患者的骨膜。

这个时候,往往是患者最痛苦的阶段。

一来,麻药还未开始推。

二来,麻醉针紧抵着骨膜,而且还不能松动,不然的话,针头滑动,麻醉效果将会大打折扣。

兴许是针对抵着骨膜太疼了,小姑娘哇了一声,赵斌看见她的眼泪顺着脸庞,滴落病床上。

“宝贝,很疼是吗。再坚持下,你是最棒的,马上就好了。”赵斌稍稍的用力抓紧小姑娘的胳膊。

虽然他非常同情小姑娘,但如果这会不抓紧患者,就会前功尽弃。

“乖女儿,听医生的话,你最乖了,医生阿姨马上就好了。”

“嗯,我不疼的,我能坚持。”

小姑娘咬着牙说,眼泪稀里哗啦的像雨点一样。

赵斌和患者聊天的几秒钟,师姐手上动作却未迟疑。

左手食指和中指夹住穿刺针起到固定作用,然后稍稍的旋转一下。

赵斌在系统里面练习过的骨穿。

一下子就看出来,师姐是想让麻醉针在骨面上旋转出小孔,进一步固定针头,以免造成滑针。

小姑娘又哼了一声,师姐果断的开始推药。

推了些药,师姐略微的退了下针,逐渐的开始由麻醉的中心点,向四周进行浸润麻醉。

在这个过程中,师姐手上的麻醉针头一直紧紧的抵着患者的骨膜。

小姑娘从最开始的哭泣哇哇叫,慢慢的也开始平静下来。

患者年纪太小,从师姐手上的动作就可以看出来,她也难免的有些紧张。

“师姐,药往边上去一点,免得待会穿刺不在麻醉点上。”看着师姐紧紧握住注射器的手,赵斌好心的提醒道。

骨穿麻醉的方式为“点状麻醉”,即选取穿刺点为麻醉的中心点,剩余的麻醉点,分散在骨穿点的四周。

每个麻醉点,就像是烧饼上的芝麻一样。

如果专注往一个点打药,其他点没照顾到。

穿刺时,恰恰又穿在没照顾到的点上,可想而知,患者肯定会感到疼痛。

“嗯”师姐小声应了下,继续很专注的推药。

麻药打完,师姐也没有先前那么紧张。

直起身子,师姐走向治疗车,检查骨穿针是否完好,然后又调整骨穿针的防护装置

(现在用的骨穿针,大多带有防护装置,是为了防止针头全部扎进去)

没有耽搁,师姐在打麻药的位置做了一个小切口,骨穿针很顺利的通过切口,到达骨膜处。

感到针头传来硬物感时,师姐皱了皱眉头。

接下来将是最关键的一步,穿刺针将要往骨面里钻。

骨穿,骨穿,听名字就知道,穿刺针肯定是要刺进骨头里的。

好在骨穿都会打麻药,如果说不打麻药,那种痛,估计也只有关老爷的刮骨疗伤能相提并论。

师姐继续保持垂直进针,并沿着穿刺针的长轴左右旋转了下,就这个轻微的小动作,赵斌感觉师姐应该快成功了。

旋转穿刺针这个动作,系统里面特别说过。

因为骨面大多数都不是平整的,针头又很细,很尖,与骨面接触的面积太小了。

所以有经验的医生做骨穿,都会在穿之前,先在骨面上旋转下,稳定针头。

如果不旋转,直接去硬穿,针头大概率会从骨面上滑脱。

就在赵斌以为快要成功时,小姑娘哇的大叫了一声。

赵斌没空理会小姑娘,眉头一皱,看向师姐那边。

遭了,滑针了,没穿成功。

师姐也有点蒙,手上特意的轻微晃动了下,穿刺针头也跟着晃动。

果然滑针了。

一般情况下,穿刺成功的话,穿刺针会有一种落空感。

怎么形容呢。

就好比用手指去捅破纸一样,指头刚开始穿纸时会遇到阻力,穿破以后,明显的没有了阻力。

但是纸张四周,会限制住指头晃动。

有时穿刺成功,并不一定会有落空感,但穿刺针肯定是稳稳的扎进骨骼里,无法晃动。

如果针头还能晃动,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滑针了没穿进去。

知道滑针以后,师姐并未慌张,稍稍调整下了针头的方向,又一次紧紧地抵住骨面。

再次旋转针头,稳定后,保持垂直的方向,往前推针。

小姑娘又哼了一声。

遭了,遭了。

如果光是针头滑脱还好说,两次滑针患者都能感觉到,这只能证明,麻药打的并不好。

怎么办,怎么办。

师姐头上快急出汗了,抬起头看了眼赵斌。

这会的情况很麻烦,如果打一次麻药,患者家属会怎么想?

穿刺之前师姐可是说地好好的,希望一次成功。

谁能想到,一下子就滑了两针。

赵斌果断的朝师姐说道:“朱医生,我来试试,你帮着扶下患者。”

师姐还未从刚刚失败的心情中缓过来。

听见赵斌的话,心里犹豫了起来。

小师弟居然要试试,他能行吗?

他不是刚下临床吗。

患者年纪小,现在又出了状况,师弟还要试试。

开玩笑吧。

师姐心里在犹豫,手上的动作却未停下来,重新调整针头后,准备再来一次。

“朱医生,稍微倾斜下针头。”

师姐没有让他来操作的意思,赵斌只能好心的提醒道。

谁让赵斌就是个刚下临床的实习医生呢。

师姐不放心,也是情理之中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