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返回1998 > 第19章 清晨的收获、再见已是心如止水

虾耙和鱼篓,都是徐同道爷爷当年留下来的。

虾耙,顾名思义,就是捞虾子用的耙子。

它有三个部分组成,一根竹竿……一只半月形的网兜,以及一个半月形的篾(mie)弓。

网兜本身是软的,它之所以能成半月形,是因为网兜的兜口固定在一个半月形的框子上。

这个半月形的框子,直的那一边是一根钢筋,弯成半月状的……是一根木棍弯曲而成。

网兜、竹竿,再加上半月形的篾弓,三件东西用绳子绑在一起,就会形成一个稳固的三角形。

网兜的兜口是朝着竹竿这一边的。

形成有点像大号的簸箕,带杆子的那种。

鱼篓则是竹篾编制而成,口大、肚子大,但在口与肚子之间,有一个细长的“脖子”。

徐同道出门的时候,在腰间系了一条布带,鱼篓就挂在他腰间的布带上。

他去的方向是村头那边的西河。

长长的西河两岸都是农田。

根据他的经验,像最近这样的天气,农田里的水肯定日夜不停地往西河里流,在这种水流冲击下,西河里的鱼虾,就会聚集在一个个出水口,随时准备逆流而上。

他小的时候,每年这样的梅雨季节,他爷爷总是在大雨后的黎明时分,带着虾耙和鱼篓,去西河边的那些出水口,耙鱼虾。

收获往往都不错。

徐同道从家里出门的时候,天仍然是蒙蒙亮的,能见度很低,村里也很安静,走在村里,一个人影都没有看见。

只不时惊起几声狗叫声。

……

“哗……”

一条流进西河的排水渠渠口处,徐同道熟练地将手里的虾耙扔进水中,然后赶紧拉上来。

哗啦啦的声响,让他嘴角现出一抹笑容。

因为这哗啦啦的声响,是虾耙里三条巴掌大的鲫鱼和两条昂刺鱼挣扎发出来的。

这第一耙下去,就有这样的收获,确实可喜。

他赶紧捡起这几条鱼,随手扔进腰间的鱼篓中,然后起身,又在这个排水口耙了几下。

收获骤减,但仍然又耙到两条鲫鱼,和四五条手指长的餐条鱼。

话说,用虾耙耙鱼,其实没什么技术含量。

想要收获好,最主要是够勤快。

比如像这样的天气,想要收获多,起床就要够早,因为等天大亮之后,排水口下面的鱼虾,就会散得差不多了。

大概就是因为用虾耙搞鱼的技术含量不够高吧!反正徐同道弟弟徐同路虽然喜欢搞鱼搞虾,却一直不喜欢用虾耙去搞。

相比之下,徐同路喜欢更喜欢用他自制的鱼叉。

看见鱼……瞄着后,一叉叉过去,如果叉到的鱼足够大的话,那挣扎的劲,会让几米长的鱼叉杆子都颤动不已,看着就让人喜不自胜。

成就感满满。

鱼叉,徐同道也会用,叉鱼的技术,也还可以。

但他待会儿还要替母亲上圩去值班,所以他只能趁天还没大亮,拿着虾耙出来搞一搞。

一路走,但凡看见有排水口往西河里排水,徐同道就是一虾耙扔下去,拉上来的时候,有时候有收获,有时候空空如也,挺考验耐心的。

而他不缺耐心。

半个小时……一个小时过去了,眼看天已经大亮,他腰间的鱼篓里已经收获大半鱼篓的各种大鱼、小鱼。

大的有两斤多,是一条黑鱼。

最小的……就是那些只有他食指那么长的小餐条鱼了。

该回去了,最后一耙……

徐同道看了眼不远处的另一个排水口,心里决定去那里再耙一把就回家了,不远处的那个排水口,看着挺像有鱼的样子,因为那个排水口左右两边,都有不少水草。

根据他的经验,这种有水草的地方,一般都会有鱼。

他大步走过去,吸了口气,熟练地将虾耙扔下去,然后赶紧拉上来。

网兜里传来挣扎的抖动感,动静还挺大。

徐同道心里一喜,以为又耙到一条大鱼,但……虾耙拉上水面的时候,他呆了呆,虾耙的网兜里……除了一条小鲫鱼,竟然还有一只老鳖,目测可能有两三斤重。

此时这只倒霉的老鳖正在他的虾耙网兜里努力往上爬,想爬出来。

但是可能吗?

回过神来的徐同道赶紧以最快的速度将虾耙拉到岸上,并迅速远离河边,满脸的喜悦笑容。

在他眼里,这只老鳖……是钞票的形状。

这年头这样一只老鳖,可能卖不出什么高价。

但相比一般劳动力一天只能挣二三十块的工资,这只老鳖肯定还是值钱的,应该能卖一百多块。

或许都够妹妹下个学期的报名费了。

收了虾耙里这只老鳖,和那条小鲫鱼,徐同道就打道回府了。

一路上,嘴角都噙着笑意。

来的时候,因为要耙鱼,所以他用的时间比较长,用了一个多小时。

回去就快多了,大约二十分钟,村口就在望了。

还没进村口,远远的,他就看见村里已经有袅袅的炊烟在处处升起,显然,村里已经有不少人起来做早饭了。

快到村口的时候,他看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是葛小鱼。

她穿着一条水磨蓝的牛仔裤,上身一件粉红色的T恤衫,脚上穿着一双红色胶靴,胳膊上挎着一只竹篾编的菜篮子,看样子似乎要去菜地摘菜。

刚刚搞鱼回来的徐同道自然知道村里的田虽然都被水淹了,但菜地的地势要高一些,所以大部分菜地并没有被淹。

葛小鱼倒是和他记忆中一样,青春靓丽。

看见她的那一刻,他也记起自己曾经喜欢过她。

两人迎面相遇,葛小鱼也看见了他,她看他的眼神有点异样,不再如徐同道记忆中那副厌烦的表情。

他还注意到她欲言又止,似乎想和他打个招呼。

但他并没有心动,他只是淡淡地笑了笑,感觉到命运的奇妙,原时空……葛小鱼每次看他的眼神,都是厌烦的。

后来……很多年以后,再相见的时候,早已大学毕业的葛小鱼,每次看见他,就跟看见陌生人没什么两样了,都不正眼瞧他一眼。

所以,徐同道早就对她没想法了。

但此时,他脸上淡淡的笑容落在葛小鱼眼里,她却马上露出一抹和善的笑容,她好像愿意和他交朋友了。

但徐同道已经与她擦身而过,腰间的鱼篓里哗啦啦的响,他也没半点送她两条鱼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