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返回1998 > 第38章 都要考虑

“这……小道,这件事我恐怕要回家跟我爸妈商量一下,才能决定,你要是非要让我现在就跟你表态,呵呵,恐怕不行啊!这么大的事,我自己说了也不算啊!”

徐同林想了想,苦笑着这么说。

徐同道看了看他,微微点头,能够理解。

然后,他又看向徐长生。

徐同林也看向徐长生。

徐长生表情有点犹豫,迎着徐同道和徐同林的目光注视,徐长生下意识转脸看了看自己家的方向,迟疑着说:“呃,小道,你说的事我知道了,但这事我恐怕也不能马上就答复你,我、我需要回去再好好想想,你、你们知道的,我爸妈现在都指望着我挣钱,要是听说我不做小工了,跟你去卖羊肉串,他们肯定不会同意,小道,你让我想两天行吗?等我想好了,我再给你答复?”

他说的表情迟疑,一边说,也一边在注意徐同道的神色,似乎有点怕徐同道生气。

那么问题来了,徐同道生气吗?

并没有!

只是有点失望而已,他酝酿了几天,特意选在今天把他们俩喊到这里说这件事,结果一个两个都没有当场答应,说不失望,怎么可能?

同时,徐同道对徐长生的性格也有点失望。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那种。

徐长生在那个家里,明明没有任何地位,跟个佣人似的,道理他之前也跟他分析过了,但徐长生却还是下不了决心去改变……

但他又能理解徐长生为什么下不了决心。

那毕竟是他生活了近二十年的家,虽然他继母对他不好,但他父亲毕竟是亲的,徐长生心里对他父亲还有期待和幻想,也是难免的。

让他突然下决定跟他去卖羊肉串,确实有点难为他。

因为那意味着徐长生要完全违背他爸和他继母的意志,恐怕要闹到近乎决裂的程度才行。

徐同道心中念头瞬间百转,表现在他脸上的表情……其实挺平静的。

重生前那么多年艰苦的生活,早就让他养成喜怒不形于色的性格。

微微一笑,微微点头,徐同道:“行!没事,那就这样吧!我给你们俩时间好好考虑,反正我暂时也还在攒钱的阶段,等你们俩考虑好了再告诉我答案,不急!那今天晚上咱们就说到这里?各回各家吧?”

徐同林和徐长生都看了看徐同道的表情,见他似乎真的没有生气,才一个个露出笑脸。

徐同林:“好啊!那就回头再说!”

徐长生:“那你们回去慢点,毕竟天黑了。”

……

回去的路上,徐同林和徐同道顺路,走了一会,徐同林悄悄看了看徐同道平静的脸,低声说:“小道,你别生气啊!其实我是很想和你一起去闯闯的,要不然我之前也不会问你想去哪里学厨师,我那时候就想和你一起去学厨师了,也跟我爸妈都商量过了,但你现在突然要去卖羊肉串……呵呵,我还得回去跟我爸妈商量一下,你说是吧?”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没等徐同道说什么,他连忙又说:“不过,你放心啊!一会儿回家,我肯定尽全力说服我爸妈的,真的!咱俩关系那么好,不管你想去做什么,我都想跟你一起的!你相信我吗?”

听到这里,徐同道笑了笑,瞥了瞥他,点头道:“嗯,我信!”

听他这么说,徐同林笑了,笑得很开心。

徐同道的心情也好了些。

其实,无论徐同林和徐长生同不同意和他一起去卖羊肉串,他心里早就打定主意,这个生意他做定了。

即便最后徐同林和徐长生都不和他一起去做,他徐同道一个人也会去做的。

一个人去做,可能会艰难一点、累一点,但他不怕难,也不会怕累。

……

这天晚上,徐同道和徐同路的房间里。

徐同路坐在书桌那里翻看徐同道初三的书本,徐同道则坐在床上,靠在床头,双手交叉叠在脑袋后面,眼睛望着前面,若有所思。

他在想下次试验做烤串的时候,有哪些地方可以改进。

关于今晚试验的羊肉串膻味有点重这一点……他想了三个改进的方向。

其一:是在羊肉的选择上,还得再用心一点,今天买的虽然是绵羊肉,但据他所知,放养的绵羊和圈养的绵羊,在膻味轻重方面,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其实这一点,无论是山羊还是绵羊,只要是圈养长大的,膻味都会比较重。

所以他决定下次再买羊肉的时候,要仔细分辨什么样的绵羊肉是放养的,什么样的是圈养长大的。

这方面他没有经验,需要用心分辨,仔细总结。

其二:购买羊身上哪一部分的肉……也要注意,这次为了烤出来的肉嫩一点,他选择的是肥肉更多一些的羊腩肉,但刚刚他忽然记起以前好像听人说过烤羊肉用羊腿肉,效果更好。

其三:在羊肉的处理上,他觉得有两个地方可以改进,一是试试用红烧羊肉的处理办法,羊肉买回来后,用流水冲洗羊肉一两个小时,尽量把羊肉里面的血水都冲洗干净,血水冲洗干净了,羊肉的膻味自然就淡了。

除此之外,他还想到另一个改进的地方……那就是烤羊肉时候的火候。

以前做厨师的那几年,他渐渐有了些心得,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心得,就是做菜的火候。

其实很多菜的腥气和膻味……都可以用火候的控制来祛除一大部分。

……

这天晚上,徐同道在家里琢磨烤羊肉的改进办法的时候。

徐同林正在父母的房间里,努力说服他父母,说的口干舌燥,依然不放弃。

他父母对他说的,要跟徐同道一起去县城卖羊肉串的事,并不看好,都是皱眉反对。

理由也有一堆。

比如他和徐同道都还小,根本就吃不了苦,凭他俩想做生意?肯定做不起来,等等。

……

与其同时,徐长生家的厨房。

徐长生躺在木板搭起来的床上,皱着眉头,怔怔地望着黑乎乎的屋顶,他也在考虑徐同道今晚跟他说的事。

理智告诉他,自己应该去试试,试着摆脱父母的控制,从此为自己打算。

但感情上……他却始终下不了那个决心。

违背老爸和继母的意志,去走自己的路,那个代价……他几乎能够预见,以他爸的脾气,估计要狠狠揍他一顿。

以他继母的脾气,很可能以后再也不让他回这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