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返回1998 > 第48章 第一次出摊

临近中午,徐同道跟房东李大爷借了老虎钳和钉锤,在院子里敲敲打打他从废品站淘回来的旧铁皮,徐同林在屋里用煤炉煮面条。

徐同道这里敲敲打打的动静,把昨天见过的小男孩吸引过来。

小男孩手里依然拿着铁环,好奇凑过来看了一会,忍不住问:“大哥哥,你在做什么呀?”

“你猜!”

徐同道笑吟吟地逗他,手上的活没停。

小男孩:“你在做飞机?”

徐同道轻笑一声,“你是怎么猜到的?”

小男孩眼睛一亮,“你真在做飞机啊?怎么做的?你能教我吗?”

“天意!过来!!”

小男孩的母亲又像昨天一样喊了一声,徐同道转脸看了她一眼,注意到她看他的眼神有点警惕,眉头微蹙。

徐同道也没生气,母亲都想保护自己的孩子,他能理解。

他就是有点纳闷,自己难道真的长得不像个好人吗?为什么这妇人每次见她孩子来他面前玩,都要第一时间把孩子喊回去?

小男孩苦着小脸,一步几回头地走了。

等小男孩回到妇人那儿,徐同道隐隐听见妇人低声警告:“天意!妈昨天怎么跟你说的?让你别跟这些乱七八糟的人玩,你怎么就是不听话呢?是不是血皮作胀了,想让我给你松松?”

得!

原来在她眼里,我徐同道是乱七八糟的人……

徐同道自嘲一笑,低下头继续做烤炉。

没过多久,徐同林从屋里出来,“小道,面煮好了,快来吃吧!一会儿糊了就不好吃了。”

“哎!”

徐同道应了声,起身走到水龙头那里洗了洗手,回屋拿碗盛面,两人就着辣酱吃了一碗清汤寡水的阳春面,锅里还剩了些。

徐同道又拿了只干净的碗盛了,正准备去洗碗的徐同林见了,皱眉问:“小道,你又要给那个人送去啊?”

“既然救了人,就不要半途而废,反正也就一点水煮面,不值钱的东西,你就别管了!我送过去。”

徐同道说着,端着刚盛出来的面条,出了房间,往最东边的房间走去。

“咚咚!”

走到门外,他敲了敲门,但房间里没有人应声,徐同道眉头微皱,又敲了敲,里面还是没人应。

于是,他直接推门进去,门一推开,就看见那个黑衣男子依然躺在床上,但双眼闭着,眉头微皱、脸色苍白,好像睡熟了。

徐同道随手掩上门,快步走过去。

“哎?哎?”

走到床边,他连喊几声,甚至还伸手推了推床上的男子,对方才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屎巴拉的双眼。

看得出来,这人比昨天晚上更虚弱了,眼神都透着一股虚弱。

看见徐同道,这人勉强挤出一抹笑容,虚弱地说:“小兄弟,你来了?”

见他状态这么差,徐同道眉头皱起,伸手摸了摸对方的额头,烫得厉害,这是发烧了……

“你伤口应该发炎了,你正在发高烧,要不,我还是送你去医院吧?”

徐同道话音未落,床上的黑衣男子就勉强笑着摇头,“不!不用!我不能去医院,我药箱里有消炎药和退烧药……麻烦你给我喂一点……谢谢啊……呵呵。”

他竟然还有心情笑。

徐同道定定地看了他数秒,点点头,起身去帮他找药。

这房间里没有开水,徐同道干脆就用面条汤给他喂药,喂药的时候,顺口问:“对了,你在附近有没有什么亲戚朋友?要不要我帮你通知他们来照顾你几天?毕竟我每天都有自己的事,恐怕照顾不好你。”

黑衣男子苦笑摇头,“没、没有!你忙你的,不用操心我,每天给我送点吃的就行了,等我好了,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徐同道淡淡笑了笑,微微点头,又顺口问了句:“对了,你怎么称呼?”

吞下药的男子也笑了笑,有气无力地说:“大家都叫我青子,你也这么叫我吧!”

顿了顿,他也顺口问了句:“对了,小兄弟你叫什么?”

徐同道拿筷子开始给他喂面条,一边喂一边淡淡地说:“等你好了,我再告诉你吧!现在你就别问了。”

如果这人救不活,那告诉他名字也没什么意义。

如果救活了,如果这人的仇家的太强大,那现在就把自己的名字告诉对方,只会给自己惹来麻烦。

所以,徐同道心念转动间,没有报出自己的名字。

尽管他知道如果真有麻烦上门,自己隐瞒自己的名字,恐怕也没什么用,但他还是下意识留了一手。

青子若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虚弱地笑笑,也没有再追问。

……

傍晚时分,徐同道又去给青子送了一碗阳春面,顺手试了试青子额头的温度,感觉对方的体温没中午那么高了,但还是处于发烧状态。

徐同道就又给青子喂了消炎药和退烧药。

完事后,他就和徐同林把准备摆摊的东西都往三轮车上搬,他身上的钱已经快花完了,如果这两天出去摆摊都挣不到钱,恐怕他和徐同林很快连阳春面都要吃不上。

而且,现在已经是阳历7月底,气温高,卖不出的羊肉等肉类,第二天恐怕就臭了。

所以,如果说他心里没有压力,那是不可能的。

但压力归压力,他的神情依然很淡定。

有一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从容。

夕阳的余晖下,两人推着装满东西的破三轮车穿过小巷,穿过马路,来到江边的路边。

这一片已经有十几个摊位摆出来了。

包括徐同道他们昨晚特意来侦查过的那三个烧烤摊。

而这些摆摊的人,看见他们这两个半大小伙子推着破三轮车来这里摆摊,也都侧目不已。

也有人看着他们这边,低声说笑。

不用听清他们说的什么,徐同道也能猜到这些人肯定是在看他们笑话。

的确,他和徐同林两个稚气未退干净的脸,怎么看都不像是能把生意做起来的样子。

而且,他们车上带的烤炉……看着也确实有点不像样,怎么看都像是两个少年人心血来潮,来这里凑热闹。

徐同林的脸已经因为窘迫而发红,徐同道倒是很淡定,把车推到一处没人的地方,就招呼徐同林从车上往下搬东西。

烤炉、折叠桌、塑料凳,各种食材,以及两箱啤酒。

和他们最近的烧烤摊……是那个光头的摊子。

当那光头看见徐同道的烤炉连个架子都没有,直接放在路面上的时候,光头一个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