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返回1998 > 第56章 到底发生了什么?(攒人品加更)

徐同道耐心地给青子换了药,重新缠了纱布,又喂青子消炎药和退烧药,以及他刚才端来的那碗面条。

“你好好休息!我明天早上再来给你送早饭。”

“好!辛苦你了。”

“不客气!我回去了。”

“嗯。”

……

从青子的房间出来,徐同道借着月色,走去房东家的厨房门口,用厨房门外的水龙头把碗筷洗了,这才往自己房间走去。

结果……

在经过刚刚发出撞墙声的房间门口的时候,这房间门忽然打开了,徐同道脚步下意识停顿,目光望过去。

他心里确实很好奇这间房里住的是什么人,昨天上午发出撞墙声,今天晚上又发出撞墙声,这日子过得很自由奔放啊!

可……

开门出来的却是一个肤色略黑的短发女孩。

徐同道当时就怔了怔,因为这女孩目测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和他差不多,身上的穿着也有点不女人。

只遮住大腿一半的黑色四角短裤,上身一件白色弹力背心,不仅显得“胸肌”发达,露在外面的手臂肌肉也挺发达。

脸型倒是令多数男人喜欢的长瓜子脸,徐同道看向她的时候,她也看向徐同道,目光相接的那一刻,她的眼神让徐同道有一种错觉——这好像是一个男人的眼神。

湛湛有神、且带着一丝冷意。

虽然他已经看出她的性别,但这一刻,徐同道脑中还是闪过一个奇怪的念头:黑黑一条汉!

他没想到自己刚离开家两天,这么快就又能见到一个肤色能和自己妹妹葛玉珠媲美的女孩。

同时他也有点庆幸,庆幸自己妹妹肤色虽然黑,但至少性格上还是很女人的。

而不是像眼前这个女孩,给人的第一印象太像男人了。

徐同道还没回过神来,这女孩已经昂首挺胸地去了院子西南角的厕所。

原来她是出来上厕所的……

徐同道皱眉笑了笑,摇摇头回自己房间的时候,心里还在想:这两天和这个黑妹搞出撞墙声的……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或者说男孩?

不会是一个娘炮吧?

那到底是谁占主动?

……

徐同道带着一脑门的疑问回到自己房间,刚进门徐同林就招呼他洗了洗脚,“小道,煤炉上有热水,你赶紧洗洗吧!我有一个提议啊,你听听看行不行?”

徐同道笑了笑,把手里的碗筷放在书桌上,随口问:“什么提议?”

“这天越来越热了,咱们一天两天不洗澡问题不大,反正咱们也挣了钱了,要不咱们顺便买个洗澡盆吧?这天天不洗澡,咱俩很快就要臭了!你说呢?”

徐同林这话说的在理,所以徐同道同意了。

“行啊!不过,我觉得我们大部分时候,还是去江里洗吧!反正这里离江边那么近,我也顺便教会你划水,免得你以后再掉进河里,再发生危险。”

“啊?好、好吧!”

提到划水,徐同林明显有点惧怕,明显是前些日子掉进江里差点淹死的经历,给他心里留下了不小的阴影。

未久,徐同道洗完,端着洗脚水出门去,准备把洗脚水倒了。

但刚房间出来,一抬头,看见一个白衣女孩从厕所那边过来,看清她脸的那一刻,徐同道不敢相信地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懵逼在当场。

这一刻,他的目光是发直的。

按理说,重生前他都快奔四的人了,心理素质应该不至于这么差,但眼前所见,确实很不合理,他一时间脑子有点反应不过来。

他到底看见了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看见了刚才见过的那个皮肤黑黑的女孩,问题是——此时从厕所出来的这女孩皮肤却一点都不黑,不仅不黑,还白皙得很,在月光下,她的肤色白得泛光,不仅脸白,露在连衣裙外面的手臂和小腿也都很白。

她去厕所到底干嘛了?

为什么进了一趟厕所出来……就变化这么大?

这是徐同道此时脑中的念头。

随即他又注意到这女孩的头发也变长了,刚刚见的时候,他记得她明明是齐耳的短发,干净利索,但此时她从厕所出来,却变成披肩的长发,如果不是她的脸型和五官没变,徐同道绝对会认为自己看见了另一个女孩。

他愣在那里看着她的时候,她也看见了他,然后徐同道就看见她对他羞涩地笑了笑,笑完就低下头,加快脚步、小跑着回了房间。

徐同道愣愣地看着她跑进房门,没错!确实是她之前出来的那道房门。

徐同道怔怔地站在门口,一时间都忘了把手里端着的洗脚水倒出去。

那个厕所里到底有什么?为什么她进去一趟出来,变化会这么大?

这里还是地球吗?

我重生回来的还是原来那个世界吗?

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念头纷乱冒出,忽然……徐同道脑中闪过一道灵光,他想到一个可能……一个能完美解释刚才那不可思议的一幕的可能。

双胞胎!

刚才那应该是两个女孩吧?如果是双胞胎呢?

如果是双胞胎,那就都能解释得通了。

只是……双胞胎的话,为什么一个那么黑?一个那么白?她们母亲怀她们的时候,她俩在她们母亲肚子里是呈黑白二色阴阳鱼的形状吗?

脑中想象出那副画面,徐同道忍不住失笑。

摇摇头,将这个怪异的念头甩出脑海,他赶紧倒了洗脚水,强行让自己别再胡思乱想,反正他和徐同林在这里应该还会住很长一段日子,不出意外的话,要不了几天,他的猜想就能得到验证。

如果真的是双胞胎,她们总有同时出现的时候。

可……

如果真的是双胞胎姐妹,那么新的问题来了——昨天和今晚她们房间传出来的撞墙声是怎么回事呢?

这姐妹俩不会一起和某个男人同居了吧?

已经强制自己不去胡思乱想的徐同道脑中,还是不受控制地想到这个问题,又或者……根本就没什么男人?

越想他越觉得匪夷所思,以至于徐同林和他说话的时候,他都神思不属、心不在焉,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往那些乱七八糟的方向去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