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返回1998 > 第57章 原来龌龊的人是我

一夜没有睡好的徐同道,清晨还是早早起床了。

昨晚货卖得比较快,他今天想多准备点货,而多备货,就要多花时间,特别是串串的时间。

他起床的动静,把徐同林也惊醒了,徐同道让他再睡会儿,徐同林摇摇头,“算了,既然醒了就起床吧!”

于是两人穿衣起床。

穿衣的时候,徐同道说:“咱们要尽快攒点钱买一台冰箱!”

“买冰箱?”

徐同林很意外。

徐同道嗯了声,“有了冰箱,咱们早上就能早点去批发市场,批发市场的菜肯定会便宜不少,能节省不少成本,不过,天越来越热了,没有冰箱,有些菜就不能买那么早。”

“冰箱要不少钱吧?”徐同林皱起眉头。

徐同道:“我估计一千左右差不多了,便宜的,可能几百块就行了,买冰箱的钱以后都能在菜的成本上节省出来,值得!”

“哦,你说了算!”

徐同林没有再说什么。

起床后,徐同林主动去煮面条,徐同道把房间地扫了扫,拿抹布把桌椅擦了擦,就挤了点牙膏,拿着牙刷和杯子出去准备接点自来水洗漱。

刚出门,他一眼就看见昨夜见过的那个白裙女孩。

她正在房东家的水龙头那儿洗衣服。

两截白生生的手臂在水里搓来搓去,看着就像两截白生生的莲藕,让人看了想咬一口。

看见她在那儿,徐同道脚步就有点迟疑。

但想到大家都住在这个小院里,平日里难免抬头不见、低头见,想一直避开也不可能,就淡淡一笑,往那边走去。

经过她房间门口的时候,徐同道眉头一皱。

因为那很有节奏感的撞墙声又传进他耳中。

这大早上的……还让不让人活了?

更令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她的房门此时是敞开的,敞开着房门干那种事?还要不要脸了?

不对啊!

皮肤白的这个在那里洗衣服,这个时候在房间里干那种事的……难道她们姐妹俩真的和一个男人同居了?

徐同道这时候也分不清自己的内心深处到底是鄙夷还是嫉妒,无语地撇撇嘴,他又往前走了几步,走到她房间门口,皱着眉头往里面望去。

反正她们把门敞开着,他站在门外看一眼,也不算太过份。

下一瞬,徐同道呆在那里,目光有点发直。

他看见了什么?

竟然是这样?

那个短发、皮肤黑黑的女孩……五官和那个白皮肤的女孩一模一样的女孩,此时竟然躺在床上……一下又一下地做……仰卧起坐?

这一瞬,徐同道仿佛看见自己内心里有一群草泥马狂奔而过,竟然是这黑妹很有节奏感地在床上做仰卧起坐……导致的床头一下又一下很有节奏感地撞击在墙壁上,发出的那种声音?

是我徐某人的思想太污了吗?

怪不得前天他们来这里租房的时候,房东李大爷和他们说话的时候,明明没有耳背的迹象,但他和徐同林在看隔壁房间的时候,都听见了那种很有节奏感的撞墙声音,那李大爷却好像根本就没有听见……

看来不是李大爷没有听见,而是已经习以为常,并且知道那种声音是怎么发出来的。

都是什么人啊!

都没人解释一下!我们还是孩子啊!

“看什么看?滚蛋!!”

或许是徐同道愣在门口的时间有点长了,房间床上正在做仰卧起坐的黑妹不豫地扭头喝斥一声。

徐同道老脸一红,抬脚就走。

此时他心里有点羞愧。

为自己已经不纯洁的思想。

他快步来到水龙头那儿的时候,正在洗衣服的白裙女孩转脸看了他一眼,和那个凶巴巴的黑妹不同,她看见徐同道来到她旁边,她白皙的脸颊就微微爬上一抹红晕,并下意识主动端起洗衣盆往旁边让了一点位置。

看她这么害羞,徐同道忍不住问了一句:“你们是双胞胎啊?”

“嗯,对!”

白裙女孩蚊呐似的回应。

“你是姐姐还是妹妹?”徐同道忍不住又问。

两世为人,他还是第一次和一个双胞胎女孩站这么近,再加上之前的误会,也让他对这姐妹俩有了不少好奇,所以就想多聊几句。

就当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吧!

“我是姐姐。”

说话间,她的脸色更红了,低着头用力搓洗着衣服,根本不敢再看徐同道一眼。

看上去比较好欺负的人,总是容易被人欺负。

看上去很容易害羞的女人,也总是容易被男人搭讪。

徐同道以前没总结过这个真理,此时却不知不觉中陷入这样的规律。

“我是徐同道,你叫什么名字?”

白裙女孩惊讶地转脸快速瞥他一眼,大概是因为他看上去不像个坏人,默了默,她低声报了三个字:“魏春兰!”

“那你妹妹呢?她叫什么?”

问完,徐同道才意识到自己问得好像有点多了。

但白裙女孩魏春兰似乎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她张口就报出她妹妹……那个黑妹的名字——“她叫魏秋菊,菊花的菊。”

“春兰秋菊……好名字!”

徐同道轻念一遍,露出一抹笑容,赞了句。

魏春兰羞涩一笑,脸更红了,低着头,用力搓洗盆里衣服。

见她不懂拒绝,有问必答,徐同道一边从水龙头上接水,准备刷牙,一边问:“你妹妹很喜欢做仰卧起坐?”

魏春兰:“还行吧!她也喜欢做别的,她是体育特长生。”

原来是这样……

徐同道微微苦笑,破案了!看来这个世界还是光明的,没有那么多龌龊事,龌龊的是我徐某人……

“呵呵,挺好挺好!”

讪讪地赞了句,徐同道赶紧低头刷牙。

……

早上和徐同林一起吃过阳春面,徐同道又给院子最东边房间的青子送了一碗,令他欣慰的是青子虽然依旧虚弱,但身上的烧终于退了。

看来这家伙的命是保住了。

喂青子吃完面条,徐同道拿着空碗筷从房间出来的时候,正好被房东李大爷看见。

李大爷笑了声,带着几分好奇,询问:“咦,小徐啊,你和这个房间的小郑认识啊?”

小郑?

青子姓郑?

徐同道心里闪过这个念头,脸上露出一抹笑容,点头,“对!刚认识的。”

“哦、哦,这样啊!小郑这孩子平时很少住这里,真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和他认识了,呵呵……”

李大爷笑呵呵地唠叨着。

却是在无意间透露出更多的信息给了徐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