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返回1998 > 第64章 施恩望报

徐同道吃饭的速度很快,几分钟后,碗里的面条就吃完了。

起身将碗筷放在书桌上,徐同道说:“我去给东边那人送点面条,你吃完把碗筷洗一下,然后早点洗洗睡觉!不用等我!”

“小道,这么晚了,你还给他送啊?咱们又不是他什么人……”

徐同林习惯性地劝着。

徐同道笑笑,已经拿碗去盛面条,“你也就是嘴上劝我,你要是真不想给他送,你煮面条为什么多煮了一份?还多窝了一个鸡蛋?”

徐同林撇嘴,“那是因为我知道你肯定想给他送,所以才多煮的,你要是说明天不送了,那你看我明天早上还煮那么多不!”

徐同道还是笑笑,微微摇头。

……

端着面条从房间出来,去院子最东边的路上,徐同道双眼又微微眯了起来,眼中有思索之色。

他在想一会儿要不要试着请最东边房间的青子帮忙解决光头张的威胁。

施恩不望报,他没那么高尚的节操。

倒也不能说他几天前决定救青子的目的不纯,其实他当时决定救重伤的青子,很纯粹就是为了将来什么时候这人能回报他什么。

否则以他家目前的处境,他自己目前在县城的处境,以他的理智,他犯得着冒着被牵连的风险救当时重伤的青子?

可……

青子目前的伤势距离痊愈还早得很,指望青子亲自出面帮他警告光头张,肯定不实际。

至于……指望青子的什么兄弟来帮忙出头?

徐同道微微摇头,也觉得不合适。

因为他记得房东李大爷无意中说过一句:小郑这孩子平时很少住在这里。

李大爷口中的“小郑”无疑指的就是青子。

所以,徐同道当时就怀疑这个院子最东边那个房间,是青子为了以防万一,特意准备的窝,平时不来住,只有危险或者寂寞的时候,才会过来住一下。

这一点,从这几天一直没人来找青子,青子也没有让他帮忙联系任何人,就能看出来。

所以……很可能目前重伤状态中的青子,是不信任任何兄弟的。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让青子联系什么兄弟,应该会让青子很为难。

甚至可能会导致青子陷入更危险的境地。

到时候,他这个救治、照顾了青子几天的人,恐怕也要被牵连。

心中转着这些念头,当徐同道习惯性地敲了敲门,然后推门进入青子房间的时候,他心里已经打消请青子帮忙的念头。

光头张,不过是一个小烧烤摊的老板而已。

再牛比又能牛比到哪儿去呢?

端着面条、走进青子房间的那一刻,徐同道已经想到对付光头张的法子。

这年头,农村人……谁还不认识几个在外面混的人呢?

哪个村没几个刺头在县城或者市里厮混?

……

“你来啦?这么晚了……我还以为你今晚不来了呢!”

徐同道打开房间灯的时候,床上传来青子虚弱的声音。

“今天收工比较晚,刚回来,饿了吧?”

徐同道淡淡笑了笑,走过去,将面条放在床头柜上,伸手摸了摸青子的额头,今晚青子的脸色更苍白了,眼神也更加暗淡无光。

额头的温度显示他身上的烧还是没完全退。

“收工?小兄弟,你这么年轻,就出来做事了吗?”

青子表情有点意外,问完,他轻轻嗅了嗅鼻子,皱眉又问:“你身上什么味?怎么闻着,像烧烤的味道呢?好浓的味道……”

“嗯,家里条件不好,只能早点出来挣钱了,对!我这几天在卖烧烤,对了,你想先吃面条,还是先换药?”

徐同道随口答了两句,就询问正事,现在时间不早了,他还想早点回去休息,明天除了去买食材,还要去找人呢!所以明天早上他得早起,今晚就不能睡太晚。

“哦……”

青子点点头,眼神复杂地看了看徐同道,挤出一抹笑容,道:“今晚就先吃面吧!肚子有点饿了。”

“好!”

徐同道没有意见,耐心地给青子喂食,期间,青子还笑着赞了一句:“不错,不错!今天终于不再是光面了,竟然还有蛋和肉……”

徐同道笑笑,没有接话。

喂完面条,他就去拿来药箱,替青子换药、换纱布。

揭开原来的纱布,徐同道注意到青子胸前的伤口已经开始愈合,就是伤口仍然很狰狞、吓人。

“你有心事啊?”

徐同道皱眉给他换药的时候,青子看着他的脸,忽然低声问了这么一句。

徐同道有点意外青子的观察力这么敏锐,不由转脸看了他一眼,就这一眼,青子似乎就肯定了自己的判断,笑了笑,又说:“有什么心事,要不跟我说说?或许我可以帮你解决呢!”

徐同道与他对视着,默然数秒,微微摇头,微笑道:“没事!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好好养伤,其它的你就别管了!”

说完,徐同道继续集中注意力帮他换药。

青子皱眉看着他,一时间也没再说什么。

直到徐同道帮他换好药,换好纱布,将药箱放回衣橱,拿着碗筷告辞准备离开的时候,青子才又开口说:“小兄弟,如果……你遇到什么你自己解决不了的麻烦,不要自己硬抗,记得跟我说!我郑青在这个县城……还是有点势力的!”

徐同道闻言,停下脚步,缓缓回头,微眯的双眼与床上的郑青对视着。

郑青……

徐同道记下了这个名字。

直觉告诉他,郑青没有吹牛比。

但也正是因此,他反而越发坚定这次的事不请郑青帮忙。

开玩笑!他对郑青的救命之恩,怎么可能让他用这么一件小事就把恩情还了?想得美!

这么想着,徐同道脸上也现出一抹笑意,微微点头,“好!你放心!如果我真的解决不了,我不会跟你客气的!”

“那就好!”郑青也微微笑了。

徐同道对他摆摆手,转身走了。

从郑青的房间出来后,徐同道脸上的笑容敛去,他知道自己施恩望报,不光彩,他心里也有点不舒服。

可抬头望了望夜幕上的明月,他的心又硬了下来。

我一个穷鬼,一个肩负着全家生活重担的穷鬼,有什么资格高尚?

我救他一命,希望他来日报答我,过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