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返回1998 > 第66章 “公鸡”葛良华

“姨娘,哪儿呢?刺在哪儿呀?”

魏春兰脸红红地跑过来,一双眼睛因为害羞都没敢正眼看徐同道一眼,跑到徐同道面前的时候,她也是借着低头捋头发,微微低着头。

但她开口喊的“姨娘”却让徐同道意外了一把,目光下意识在她和老太太脸上转了转。

“小徐!小徐,你把针线给春兰,你手上的刺在哪儿你也指给她瞧,春兰呀!姨娘老了,眼睛看不清了,要不然这点小事也不用麻烦你……”

老太太笑呵呵地说着。

徐同道哦了声,把手里的针线递给魏春兰,魏春兰接过针线的时候,对老太太笑了下,低声说了句:“没事的,姨娘!不麻烦的。”

说完,才飞快地瞥了徐同道一眼,脸红红地问:“刺在哪儿呢?”

“谢谢啊!在这儿呢!就这里,你看见了吗?”

徐同道道了句谢,把右手摊到她面前,左手手指指了指竹刺的位置。

魏春兰哦了一声,左手抓住徐同道右手,右手又抬起,将脸庞的发丝全部别到耳朵后面,微微侧着脸凑近徐同道的右手,凝目细看。

她不知道……这个距离,她这样侧着脸,将发丝别到耳后,露出一只羞红了的秀气耳朵……以及那张白里透红的粉脸,在徐同道这个角度来看,有多好看。

而且,从他这个角度还能看见她长长的睫毛和黑白分明的眼眸。

她的左手抓着他右手的感觉……也和他自己左手抓右手的感觉完全不同。

他能感觉到她手掌的温软,以及皮肤的光滑。

男人有时候,很容易被女人感动。

可能是在女人回眸一笑的瞬间。

也可能是女人一句关心的低语。

甚至可能仅仅只是女人认真学习或者做事时候的一个神态……

不得不说,这一刻,近距离看着魏春兰握着他的手,红着脸认真地帮他挑手指里的竹刺的时候,徐同道心中对魏春兰的好感蹭蹭地往上涨。

他心里想着:这么容易害羞的女孩,品性肯定差不到哪儿去。

而且她这么容易脸红,也说明她皮薄肉嫩,他喜欢皮薄肉嫩的女人,就像他喜欢皮薄馅多的肉包子一样。

但他心里又很清楚,现在的自己没资格谈恋爱。

他们的年龄也不合适。

距离他们彼此谈婚论嫁的年龄还太远,马拉松式的恋爱,变数太多了,最终难免伤人伤己。

还是不招惹她吧!

鲜花很美,但没必要一定要摘回家,任它在路边迎风摇曳也挺好。

“啊……”

微微有点走神的徐同道,被指腹突然传来的一阵刺痛痛得痛呼一声,定眼一看,原来是魏春兰突然没控制好力度,针尖扎了他一下,一颗殷红的血珠瞬间就冒了出来。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不是故意的!”

被吓了一跳的魏春兰手足无措地连声道歉,一张脸已经红透了。

李大爷和老太太也连忙关心徐同道。

对此,徐同道还能说啥呢?

只能挤出一抹笑容,大度地说:“没事!没事!你继续你继续!我刚才就是没有心理准备,其实也没那么痛。”

“这……还要继续呀?”魏春兰有点不敢下手了。

徐同道给她一个鼓励的笑容,“没事,麻烦你了!你继续!”

老太太:“那春兰你就继续吧!这次记得小心一点呀!”

李大爷:“对啊!刺还没挑出来,还是继续吧!小心一点就好了嘛!呵呵。”

“那……那我继续了?”

魏春兰红着脸征求徐同道,徐同道含笑点头。

果然,魏春兰小心多了,没多久就帮徐同道把指腹中的竹刺挑出来。

徐同道自然又是一番感谢。

“不用客气!我、我走了。”

魏春兰脸红红地摆摆手,把针线还给老太太,就扭身快步小跑去了厕所。

徐同道看着她的背影,看着她盈盈的腰肢,心中莫名地冒出一个很奇怪的念头:这么美的背,不去拔一次火罐太可惜了……

“唉!春兰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有点拿不出来,动不动就害羞,这么害羞,以后上班了可怎么办哟!”

老太太摇摇头,表示可惜。

徐同道笑了笑,对她和李大爷再次表示感谢,然后才去拿牙刷和毛巾回屋。

他对魏春兰印象很好,虽然不打算追她,但日后她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他肯定会帮的。

……

上午,徐同道和徐同林去菜市场采买了今晚要用的各种食材,用三轮车送回出租房之后,徐同道对徐同林说:“林子,这些菜先交给你了,洗干净了,需要穿串的,你都辛苦串一下,我出去有点事,可能要耽搁几个小时,中午你自己煮点吃的,不用等我!”

一边说,徐同道一边拿毛巾擦汗,这个季节,骑三轮车去菜市场采买一堆菜回来,想不出汗真的很难。

徐同林很意外,扭头问:“啊?小道,你出去有什么事啊?这么多菜你就指望我一个人搞?我肯定忙不过来的!”

徐同道放下毛巾,拍了拍他肩膀,“没事!你能做多少就做多少,我尽量早点回来,至于我出去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跟你说!先走了啊!辛苦你了!”

说着,徐同道抬脚就走。

徐同林张了张嘴,还想再说什么,见徐同道走得快,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只是望着地上一堆菜,叹了口气。

……

徐同道家的亲戚……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

说不多,主要是指他父亲这一辈的亲戚,他爷爷奶奶只有二子一女,分别是徐同道的大伯徐卫东,和他父亲徐卫西,以及他姑姑。

他大伯早已过世,他父亲也失踪了,他徐家这边的直系长辈,便只剩下一个姑姑。

说他家的亲戚不少,则主要是因为他母亲葛小竹那边。

他母亲葛小竹有两个亲姐姐,还有两个亲弟弟。

这就意味着徐同道有两个姨娘,还有两个亲舅舅。

不仅如此,他这两个姨娘和两个舅舅……也生了不少子女。

这让徐同道有不少表姐、表哥和表弟。

这其中……他二舅家的二儿子葛良华,徐同道的表哥之一,就是一个从小不走寻常路的家伙。

从小就有一个绰号:“公鸡”。

之所以有这么个绰号,纯粹就是因为葛良华从小就跟公鸡一样好斗,可以说从小到大,葛良华是一路跟人打架打到大的。

但这不代表葛良华本性很坏,事实上,葛良华是徐同道所有表哥、表姐、表弟里最有孝心的一个。

因为从小被奶奶带大,葛良华谁都不怕,唯独不会跟他奶奶顶一句嘴,就算奶奶生气了,拿棍子抽他,他也还是腆着脸对奶奶嬉皮笑脸,努力说好话哄奶奶开心。

除此之外,葛良华也是徐同道所有表哥、表弟里,长相上和徐同道最相像的一个。

这么说吧!如果让徐同道、徐同路以及葛良华站在一起,随便拉过了一个路人询问,别人肯定都会以为葛良华和徐同道是亲兄弟俩。

也是因此,再加上这两人年龄相差不是很大,葛良华和徐同道从小关系就非常好,徐同道对这个热心肠的表哥也很亲近。

现在的葛良华应该是23岁,据徐同道所知,他这位表哥目前就在这县城厮混。

徐同道相信以这位表哥的热情和大方,就算是在县城厮混,也肯定交了不少关系很铁的朋友。

此时他出门去,就是要去找他这位表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