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返回1998 > 第73章 被逼急了的五人

“没有!来的正好!”

徐同道笑着起身,一边说,一边从裤兜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一包红梅,这包烟他早就拆开了,但还一根没动。

烟掏出来,他就笑着一一给表哥葛良华,以及葛良华带来的那十几人散烟,每支烟递给每个人,他都满脸笑容说一声欢迎。

这些人一边从自行车上下来,一边露出笑容接过他递的烟,嘻嘻哈哈地说着客气话,也嘻嘻哈哈地互相打趣着。

重生前,见多了三教九流各种人的徐同道,很清楚这些人别看平时耀武扬威、跩得不行,其实生活里,很少有人真的拿正眼看他们,简单说:这些人普遍缺少别人对他们的尊重。

而老话说:缺什么,就渴望什么。

这些人也不例外,就因为平时没什么人真的尊重他们,所以他们普遍都非常好面子,谁给他们面子,他们就给谁笑脸,谁不给他们面子,那事情就可能变得很严重。

甭管是真心,还是演技,反正此时徐同道给这些递烟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是发自内心的,客气话也说得诚恳,这就让这些人很有面子。

连带着腰板都挺直了几分。

最先接过香烟的葛良华,将车停好,站在路边低头点烟的同时,眼睑还微微抬着,看着表弟徐同道熟络地给他那些朋友打烟,这一幕,看的葛良华很满意,脸上的笑容很愉悦。

徐同道已经在招呼大家赶紧找座位坐,想吃什么尽管点,让大家千万不要客气。

葛良华吐出一口烟雾,也笑着上前招呼朋友们赶紧入座,至于徐同林?他已经满脸笑容地在忙着拿水瓶和水杯,抓紧时间给大家倒茶。

徐同道摊位这里一时间,变得热闹非凡,不仅附近摊位上那些人侧目不已,就是路边经过的路人,也是频频望向这边。

胆子小一点的,更是下意识远离这一块。

再说那五个一来就点了一大堆烧烤和啤酒的年青人,“公鸡”葛良华等人的到来,早就引起他们五人的注意。

此时,看着徐同道和徐同林热情地招呼那十几个人,特别是领头的那个黑大个,竟然自称是烤烧烤的那小子的哥哥……

这五人的表情就齐齐变色。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五个人都从其他四人脸上、眼里看见惊讶和不安,长头发的那个,脸色更是已经变得煞白,额头上一层冷汗都冒出来了。

脑袋下意识前伸,压低声音问:“我、我们怎么办?要不……要不咱们快点闪吧?这情况好像、好像不大妙呀……”

脖子上纹了个什么的家伙皱眉看向领头的平头、长脸男子,也压低声音说:“童哥,情况确实很不妙,那个黑大个我见过,听说他朋友特别多,打架手特别黑,还有那边那个傻大个,听说叫阿彪,真彪得不行,你们知道吗?我听说就因为他女朋友爸妈不同意把女儿嫁给他,他就带人上门把人家的猪绑起来拖回家了,还跟他女朋友父母放话说——就当是赔偿他给他们女儿买衣服、吃饭的钱了……”

这番话说完,其他四人半晌没人再说一个字。

五人间的气氛陷入一片死寂。

好一会儿,个子最小最瘦却穿了一件弹力背心的家伙才呐呐地说:“天底下竟然还有这种人?那个女人跟他谈对象,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脸都丢光了吧?”

像他们这种瞎混的,都怕那种做人做事没有底线的。

因为谁也没办法用常理来揣测那种人会做出什么没底线的事。

长脸男子——童哥,眉头紧锁,低头点了根烟,叭了两口,一抬头就看见四个兄弟都眼巴巴地看着他,像极了几只被狼群包围的兔子。

不时悄悄瞄向葛良华等人的眼神中,都有点心惊胆战的味道。

看见他们四个这怂样,童哥嘴角不自然地抽搐了几下,抬手无奈地抹了抹额头,同样压低声音问:“你们几个身上都有多少钱?都给我报个数!赶紧的!”

“干嘛啊?童哥?”

他们几个里最胖的那个很疑惑。

其他几人表情也很不解。

童哥忍住翻白眼的冲动,不豫地扫他们一眼,低声说:“傻啊!咱们点了这么多东西,本来是准备吃霸王餐的,但现在……你们还敢不付钱吗?你们要是还敢,那咱们现在就走!我就问你们敢不敢?”

说完,他目光烁烁地扫视四个兄弟的表情,眼神里还真有点期待。

可惜……

长发男子第一个从身上每一个口袋摸钱,摸到几块就放上桌子,摸到几毛也马上放上桌子,转眼间,就已经摸遍他身上每一个口袋,然后挤出一抹笑容对童哥说:“童哥,我身上就这么多了。”

童哥:“……”

还没等他说什么,第二个兄弟、第三个兄弟、第四个兄弟都开始从身上找钱了,找到多少都马上放到桌上,这一刻,童哥眼中的精光就像断了电的灯泡,变暗淡了。

一脸苦笑,低头抽烟。

过了片刻,他抬头呼了口气,对四个兄弟说:“这点钱你们还是都收起来吧!咱们今天点的菜太多了,酒也喝了不少,就你们这点钱,就算再加上我身上的,也远远不够!还是都收起来吧!”

“啊?那怎么办呀童哥?”

“是啊,童哥!刚才来的人可有十几个,咱们跑不掉的……”

“要不咱们几个分头跑吧!也没别的办法了,那边十几个人,未必能把咱们五个全部逮住,咱们跑一个是一个,各凭运气吧?”

……

四个兄弟,你一言我一语,都乱了分寸,就是没人说要跟那十几人干一架。

听见“分头跑”这个提议,童哥深深地看了那个最瘦的兄弟,他知道这个兄弟很能跑。

这是用心险恶啊!

他微微摇头,低声说:“都别说了!我去找光头张,是他请咱们来的,也是他没告诉咱们这个摊子有这样的背景,说到底,是那孙子害的咱们,你们几个坐这里别动,我去找他要钱来付账!他要是敢不给……”

说到这里,童哥顿了顿,目光又从四个兄弟脸上扫过,语气也冷了下来,“他要是敢不给,到时候你们看我手势,我只要一招手,你们就过来跟我一起干他!”

“咦?好主意啊童哥!”

“握草!对啊!我刚才怎么没想到呢?”

“那光头有钱!”

“童哥,你放心的去吧!”

四个兄弟眼睛都亮了,欣喜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