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奇幻 > 纯阳武神 > 第二十一章 机会只有一次!

轰隆隆!

武当山下起风雷,空气粘稠,很多没有资格入座,立在山脚四方的武林人士呼吸都变得沉静了,这五国武林大会尚未开始,就弥漫出这样的气氛,看来今日,势必有一场惊世之争。

他们看走下武当山的那道身影,就算是对于不少中年,乃至老辈人物而言,都显得有些陌生,毕竟这一位崛起太快了,堪称当初年轻一代的神话,就算眼下时过境迁,当初北海岸边,九帝悬旗,妖皇伏首,也不过刚刚过去了五年。

当年的小神仙,之后的青羊峰主,后来的道院之主,再之后的光明龙王,直至而今,五国皇室共尊……光明龙皇!

一个皇字,拥有着太多的意义。

龙虎山、涅槃宗、天帝城、蜀山、五神宗、天宫、太灵宗、圣门……

武当山脚,苏乞年立在解剑石前,看向前方,这里有很多熟悉的面孔,五年不长,也不短,当初的年轻一辈,开始朝着中年跨越,逐渐取代昔日的中年一辈,成为各宗派、世家的中流砥柱,乃至顶梁柱。

当然,也有很多陌生的面孔,多是一些年轻人,刚刚褪去青稚,稍长的及冠,他们目光很锐利,朝气蓬勃,江湖还没有磨去他们的棱角,此刻立在武当山前,肆无忌惮地挥洒着炽烈的气血,吸引着四方目光。

与此同时,他们也在打量着苏乞年,对于这个看上去比他们大不了几岁,曾经年轻一代的传奇人物,有好奇,也有憧憬,而更多的则是向往。

他们相信,接下来是属于他们的岁月,未来终将超越过去。

“拜见光明龙皇!”

“拜见光明龙皇!”

……

紧接着,诸镇国大宗,武林宗派,世家中人开口,接连行礼,以大汉八大镇国大宗为首,相较而言,四方诸国到来的武林中人,九成以上都没有动弹,只是平静看眼前这一幕,像是置身事外。

“苏某知道,诸位有所顾忌。”

苏乞年开口了,他语气平静,清晰传入每个人的耳中,但接下来的话,却像是一道惊雷,尤其是四方诸国武林中人,皆露出了震动之色。

“苏某也很清楚,诸宗派、世家各自的考虑,以及……利益纠缠,更不愿去趟这趟看来很浑浊的海水,不过共伐四海势在必行,苏某知道,不只是大汉,来自景唐、不周、南诏、大元的诸位同道,今日前来,早已有所准备,出手吧,机会只有一次。”

出手吧,机会只有一次!

随着苏乞年话音落下,武当山前,四方寂静,很多散修江湖客露出振奋之色,没想到这位光明龙皇如此直白,这是欲以一己之力,抗衡天下武林大势吗?

世人都传光明龙皇苏乞年武力盖世,曾于北海岸边击毙九大妖帝,乃至当代鲲鹏皇,都陨落在其刀下,但放眼整个人族五国,真正见识其武力的,却为数不多,而北海岸边一战,世人皆知,其借助了准劫器龙舟之力,其本身的武道修为,只不过元神大成罢了。

五年不短,却也不长,足以助长和滋生很多念头,共伐四海,五千多年来,五国皇室都未能付诸行动,尤其是四方诸国,诸宗派、世家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这只是这位新晋的光明龙皇的托词,毕竟妖神山是什么地方?堪称是四海妖族的圣地,当年九大妖圣的行宫,就在妖神山上,加上而今那位妖族老人,一位深不可测的准圣强者入主妖神山,说是人族之外的第六大绝地,都丝毫不为过。

在诸宗派、世家看来,哪怕是其借助准劫器,有准圣之力,一旦踏入四海妖域,也多半有去无回,再牵扯上他们,只能增添无谓的折损。

再加上而今先天纯阳之体出世,已经摘下六颗妖皇首级,他们更愿意相信那位被誉为第二人皇的存在,在接下来的日子再建奇功,与那位相比,眼前这位在五年前铸就的辉煌,就好像璀璨的烟火,再绚烂……也只是昨天。

“若是光明龙皇动用龙舟,出不出手,又有何意义。”

这是不周国一位元神高手开口,虽然尊称光明龙皇,但并没有表现出来半分客气。

“给你们机会,苏某自不会借助外力。”

苏乞年看此人一眼,目光平淡,看不出半分情绪波动,但不知为何,这位开口的不周元神强者,却心神绷紧,那看似平淡的目光,仿佛贯透了一些虚妄,照见了他的心灵海洋,洞悉了一切隐秘和念头。

可怕!

只是刹那间,这一位就已经后悔开口,虽然并非出自本意,但眼下看来,这一位即便不借助那口准劫器,本身修为武力,也绝对不凡,根据诸多消息,五年前,这一位疑似已经渡过八重雷劫,虽然消息不能保证十成十的准确,但想来五年过去,这一位即便有所精进,能够渡过九重雷劫,就已经足以傲视同代。

毕竟元神之路难行,十重雷劫一重比一重凶险,越往后所需要的积淀就越雄厚,稍有不慎,就是形神俱灭,而第十重雷劫尤其非同小可,本性真如,开始斩过去,未来二身,可以说是元神路上,继元神大成,开辟小世界后的又一重关隘,且最为艰难,漫长岁月以来,多少元神大成的强者被困锁于这一步前,他们相信这位当年可以横推同代,一定足够惊才绝艳,却也不信,短短五年,其就有足够的积蓄,可以渡过十重雷劫,步入真如境,开始真正冲击纯阳绝顶之境。

“既然如此,共某来领教你的休命刀。”

一道宏大的声音,在这武当山前升起,崩碎天云,洒落下来万缕朝霞。

那是一个中年汉子,深蓝长衫,雪白的束腰缎带,剑眉修长,长发肆意披散在肩头,在其背后,是一口湛蓝如水晶的长剑,却流溢点点赤红光辉,星星点点,瑰丽而绚烂。

是他!

不仅仅是诸不周武林人士,就是其它四国江湖客,很多人也不禁深吸一口气,没想到第一个出手的,就是此等强者,实在出乎了很多人的预料。

不周共家,共玄离!

且不说在不周境内,共家地位超然,历代共家家主,都是一字并肩王,与不周国主平起平坐,眼前这一位,更是共家的传奇,在不周境内,几乎只要是一个江湖客,都一定听说过共玄离一朝证道,连破七劫的传说。

这一位年仅十八岁,就已经步入一流混元境,而等到证道,却足足过去了一甲子,非是其道悟不够,而是这一位不满足于继承共家天命剑典《神水剑》,得不周皇室一位族叔相助,参悟皇室一门绝顶剑法《离火元神剑》,最终勘破水火本源,阴阳交融,于一甲子后证道元神,一举破开七重雷劫,开辟小世界,步入元神大成之境。

而其截取共家《神水剑》,以及不周皇室的《离火元神剑》精粹,更是创演出一门《水火阴阳剑》,被誉为不周第一元神剑术。

“水火阴阳剑,共玄离!”

“这一位在不周元神榜上,可是位列第八的存在,早已渡过九重雷劫,元神不灭,一身剑道深湛,纯阳之下,就算是十重真如境的高手,也很难取胜。”

……

不少名宿凝神,这一战有太多的悬念,他们不会去质疑那位光明龙皇,早在五年前,这一位就已经名动天下,一门当年不过一流的刀法,被其推演到了令元神惊悸之境,加上其把握有时间禁忌,纯阳之下,想来能够胜其一筹的,也寥寥无几。

嗡!

有剑鸣声响起,源自那位水火阴阳剑,共玄离足下如有无形台阶,他一步一步登空,每一步落下,那剑鸣声就攀升一分,等到九步之后,剑鸣声竟如洪涛滚滚,又好像山火迸发,一股可怖的剑意升腾而起,引得四方无数武林人士佩剑颤鸣,竟是生出感应,隐隐透出臣服之意。

锵!锵!

一瞬间,武当山前,接连十余道剑音铿锵,像是一方王者,定鼎一方,其所在之地,诸多武林人士的佩剑顿时沉静下来,这就令得不少五国武林人士心中一惊,看来此番到来的剑王级存在,就能有逾十指之数。

强者太多了,恐怕元神人物,就有逾两百之数,在很多名宿看来,隐藏或潜伏在暗中的怕是更多,这武当也不知是存了什么心思,除了一众接待的杂役房道人,至今也只有这位光明龙皇下山,不见武当掌教宁通真人,乃至其它任何一位元神真人的身影。

半空中。

共玄离一只手按在剑柄之上,他凝神看向解剑石前的苏乞年,沉声道:“你不出手!”

苏乞年不语,只是平静看向前方,更未抬头。

这是……

不少五国武林人士挑眉,当真与传闻中一般霸道且桀骜,居然连水火阴阳剑都不放在眼里。

锵!

有悠长而宏大的出鞘声,像是山海决堤,共玄离面无表情,得不到回应的下一刻,他拔剑,湛蓝而缭绕火星的长剑出鞘,似缓实快,剑意搅动虚空,一道逾千丈,宛若实质的剑影,在其背后浮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