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穿越 > 枭将 > 第五十章:水师百户

第五十章:水师百户

施昱枫的随扈退出船舱,贺腾骁在心底嘀咕:施昱枫到底在搞什么鬼,弄得神秘兮兮的。

随扈退出去没多久,领进来两个水手模样的人。这两个水手贺腾骁在登船的时候有注意到这两个水手,在他登船之时就是这两个水手指挥船上的水手抛锚放梯子。

这两个水手中等个头,敞开衣领露出胸前线条分明的肌肉。肩膀和两臂上的衣服被肌肉撑的棱棱凸起。一看便知是个练家子。其中一个水手脸上还有一道明显的刀疤,令人望之生畏。贺腾骁猜想这两个人可能是海寇出身,后来被施家招揽来做水手的。

两个强壮的水手走进船舱之后对施昱枫微微一躬,抱拳唱了个肥喏。

施昱枫淡淡地对他们道:“这位就是贺千户。”

两人这才向贺腾骁抱拳唱喏。

“他们两个是金陵水师的百户。”施昱枫对贺腾骁介绍道。

“金陵水师的百户?”贺腾骁有些不解。

金陵水师是帝国最为精锐的一支水师,虽说大赵朝的军纪松弛,水师糜烂,但施昱枫也不至于能够从金陵水师中挖人吧?

“对。”施昱枫点点头,向贺腾骁仔细讲明了他们两个人的来历。

中枢去年在过年之前从国库和内帑中拨出一部分银两给各地的镇军补饷。由于金陵水师负有拱卫东南海疆的责任,所以这次补饷之中除了各边镇镇军之外也将金陵水师考虑在其中。

由于这次补饷动宋宇仁的内帑出了不少银两,这在大赵的历代皇帝中是史无前例的。无论是外臣还是内臣都对此大肆宣传,称赞宋宇仁仁德,乃千古明君也。补饷的消息也因此不胫而走传到金陵水师水卒们的耳朵里。

但大赵的镇军无论是陆师还是水师都已经烂到了根子里。朝廷给金陵水师补饷的额度是白银一万五千两,但经过层层盘剥,最后到底层士卒手里的白银却不到三千两。可见其漂没的严重程度。

南直金陵虽说是富庶之乡,但由于去年江淮地区异常的伏旱天气,南直隶地区的谷物歉收。大多数金陵水师的水卒都指望着朝廷这次的补饷来度过难关。

这笔补饷最后发到每个金陵水师士水手里的银两只有不到三钱白银,金陵城物价昂贵,这不到三钱的银子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杯水车薪。于是乎金陵水师的水卒哗变闹饷,这就是去年年前闹的沸沸扬扬的的金陵水师闹饷一案。

这两个水师百户一个叫柯定海、一个叫万铭,在这次闹饷之中他们带领手下的水卒闹饷闹的最凶。金陵官军勾结,非但没有惩治这次贪污补饷的官员军官,而是为了平息事端派兵镇压哗变的水师水卒。柯定海、万铭忍无可忍,振臂一呼带着手底下的水卒冲进关押,打死衙署内的官员后潜逃民间。

柯定海、万铭本打算投金陵周围的水寇,但在朝廷历次的剿灭水寇作战中,柯定海、万铭两人手底下的队伍表现的最为卖力。金陵城周围十八寨的水寇没有一寨水寇肯收留他们,有五六寨水寇甚至欲杀他们而后快。

柯定海、万铭走投无路,最后找到了施昱枫。长江一带的江湖水寇猖獗,如果在长江一带做生意船队没有自家水勇的护送,船队十有**会被水寇劫走。

施昱枫起初经商的时候年幼无知,不谙世事,有一次带船队从金陵城出发,运送江阴城。施昱枫觉得从金陵城到江阴城不过短短两百里左右的水路不会出岔子,冒险出航。接过在快到江阴城之时,陡然冒出一股水寇要劫施昱枫的船队,幸运的是正好碰到柯定海和万铭的水师出巡,杀退了水寇。

几年前柯定海和万铭二人曾经解救过施昱枫,于施昱枫有恩。如今二人落难,出于道义施昱枫自然要想法子搭救他们。

“我本打算将他们安置在我的商队中充做我家的水勇,可在金陵城,水师闹饷一事闹的沸沸扬扬的,官府对他们他们通缉的很紧。一百五十多人,都藏在我家水勇中目标太大,事情迟早会败露。”施昱枫对贺腾骁说道,“我希望你能够收留他们,这里远离金陵城,相对比较安全些。”

腾骁当然很乐意收留这些水卒,这些水卒能搭救施昱枫的船队,说明他们并不同于那种腐烂的根子里如匪徒一样的官兵。再者,在北方地区很难招到优秀的水卒,这些人又都是正经的水师出身。这些战船给他们开更合适,而且还省去了训练的麻烦。可谓是一举两得。

见贺腾骁没有立刻答应下来,施昱枫朝柯定海、万铭挤了挤眼。

柯定海、万铭二人双双单膝屈地跪下,对贺腾骁行了一个很标准的大赵军礼:“一百五十六名弟兄的命从今往后便卖给千户大人,还望千户大人收容咱们则个。”

贺腾骁面色平静如水,让人捉摸不透,似乎是在权衡是否收留他们。

“莫不是我们犯了死罪,贺千户不敢收留咱们弟兄。”柯定海毫不讳言地大声说道。

“哈哈哈。”贺腾骁诡谲一笑,知道柯定海这是拿激将法激他,“你们没必要拿激将法激我,大赵自古法令难下辽东四大世家,莫说你们犯的是死罪,就算你们犯造反这种诛杀九族的大罪,我贺腾骁也敢收留你们。”

“那贺千户为何婆婆妈妈的,收留还是不收留,给咱们兄弟一个准话!”万铭性子耿直,直接问贺腾骁道。万铭脸上的刀疤疤口很大,说起话来疤痕像是要开裂一般。

贺腾骁笑笑望向万铭:“我贺腾骁不怕收留死罪罪犯,只怕收留废物。”

柯定海笑道:“贺千户的意思是咱们的弟兄都是脓包废物,千户大人不愿收留咱们?”

贺腾骁说的有些口干舌燥,桌面上的茶水已经凉的差不多,贺腾骁短期茶盏,将茶盏内的茶水一饮而尽,润了润嘴唇,加重语气对他们说道:“是不是废物你们说了不算,我看了才算,先留在我这里观用,每个月领二两足银的饷,少一分直接来找我,至于能不能留下,就看你们的本事了!”

————————————————————————————————————————————————————————————————————————————————————————————————————

晚上在医院挂点滴,更新迟了点,向大家道个歉。明天早上可能还有去看病,如果早上八点没能及时更新的话推迟到下午三点更新。仍旧是两更,大家放心收藏。向大家求个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