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穿越 > 枭将 > 第九十章:心腹大患

第九十章:心腹大患

贺狮龙在成军仪式结束之后没和贺方雄打声招呼就匆匆赶回复州,继续他花天酒地,醉生梦死的糜烂生活。? ??

整个成军典礼的过程中,贺狮龙始终是一脸淡然,没有任何的喜怒哀乐。并不为贺腾骁取得的成绩感到高兴,至始至终也没有和贺腾骁说上一句话,几次看到贺腾骁也是一副不冷不热的模样,形同陌生人一般。贺腾骁甚至怀疑,他到底是不是贺狮龙亲生的。

贺狮虎和贺狮豹作为叔叔好歹都有同他说几句鼓励的话,作为亲爹的贺狮龙为什么一点表示都没有?

“此子不凡,本王只怕此子日后终将成为我黄家的心腹之患。”在简陋的平山堡营将府,草草吃完一顿不是很愉快的饭,黄永韬一行人就策马回锦州。

黄永韬骑马而行,脸上写满了忧虑。

“绑架世子,云关岛冒充倭寇,十有**都是这混小子干的。”颜普想到去年冬天黄津江在云关岛被绑架的事情,当时那股所谓的倭寇行事诡异老辣,丝毫不留任何痕迹给他留下了很深的映像。现在看来,这件事是贺腾骁一手在幕后操控无疑。贺腾骁年纪轻轻却能将这件事情做得滴水不漏,事后还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将黄津江送回锦州,这当真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无耻小人!”说道在云关岛被劫持的事情,作为受害者的黄津江气不打一处来。从始至终,黄津江连绑架他的人长什么样都没看清楚就被一口麻袋一装送进锦州城,事后被跟丢一口猪一般丢到锦州城的大街上,可谓是丢尽了脸。贵为平辽王世子的他,哪里受到过此等屈辱。

骁骑营的成军仪式上,黄津江见贺腾骁意气风的模样恨不得将贺腾骁这混小子碎尸万段。他们来时曾到云关岛上参观过贺腾骁经营的云关岛,云关岛码头全部是用石条铺就而成,停泊在云关岛周围战船都是黄族水营中找不到好货色。贺腾骁一个百户官出身的低级武官,哪里来的那么多银子建码头,买战船,养强兵?这些银子哪里来?定然是从黄家敲诈来的十万两白银无疑。

黄津江左一口贺腾骁无耻,右一口贺腾骁无耻,殊不知,黄家在营州一战的关键时刻,密令宣武营和选锋营两营撤回锦州,也被贺家痛骂无耻。

黄永韬也是心知肚明,但这件事偏偏又不能捅出来,云关岛是贺家的地盘,黄家派人上云关岛一旦让外界知道,外界会作何感想。这件事就算是吃了天大的亏,黄永韬也只能咽回肚子里认了。云关岛布局是黄永韬这辈子布的最烂一盘局。

认归认,但想到贺腾骁用黄家的十万两白银重建骁骑营,黄永韬心里就很不是滋味,这他(娘)的算什么事儿啊。

“密切重视平山堡的一举一动,往后骁骑营有什么动静,不管什么时候,立刻告知本王!”黄永韬狠狠抽了坐骑一鞭子,似乎要将所有的怒气泄出来。

黄永韬胯下的坐骑吃了疼,如闪电一般地飞挚狂奔。

———————————————————————————————————————————————————————————————————————————————————————————————————

“只怕贺腾骁将是世子爷日后的心腹大患!”

盖州,贺世忠的府邸,一个猥琐的中年的人说出一句和黄永韬说的话惊人的一致。

“那又如何?”贺世忠懒懒地伸了一个懒腰,眯着眼睛看着两个身姿窈窕的婢女抬手倒茶,露出雪一般白的皓腕。“人家也是贺家的嫡子,爷爷这么看重他,本世子能耐他何?”

虽然嘴上说的轻松,贺世忠心底里恨贺腾骁恨的紧,嫉妒、怨恨种种复杂的情绪填充满他的心,压抑他有点难受。贺世忠呼了一口气,喝下大半盏茶水。

骁骑营覆灭,贺世杰战死的消息传到贺家,贺家上上下下为之哀痛,贺世忠听到这个消息却是比要过年的垂髫小儿还要开心。贺狮龙沉湎酒色,贺方雄对贺狮龙心灰意冷,偏偏废物一样的贺狮龙出了贺世杰那么有出息的儿子。贺方雄将后半生呕心沥血打造出来的骁骑营交由贺世杰统领,大有让贺世杰做接班人的意思。左世杰有能力,又是最年长的嫡孙。贺世杰做贺家将来的接班人也合情合理,贺狮豹、贺世忠就算有再多不满也不能说什么。

骁骑营几乎全军覆没,贺世杰一死。贺狮豹和贺世忠当时高兴的几乎要跳起来。骁骑营覆灭之后,贺家内部的实力对比随着生了很大的变化,金州的贺狮豹一跃成为贺家三州中兵马最强的一州。窥视家主之位的贺狮豹开始蠢蠢欲动。

“此言差矣,此言差矣!”猥琐的中年人大摇其头,“贺腾骁那厮自小被遗弃军中,家主岂能轻易将家主之位传于他。眼下,贺腾骁的声望还不能让族中的那些族老服气。”

“那韩叔有何高见?”贺世忠眯着的双眼骤然一亮,灼灼的目光盯着猥琐的中年人。

猥琐的中年人姓韩名仲,是贺狮豹的席幕僚。

“刺杀家主,早日上位!”韩仲凑近贺世忠,眼中闪过一丝寒光,压低声音道。

韩仲口中浓重的腐臭味扑鼻而来,熏的贺世忠透不过气来。韩仲当真是胆大包天,竟然唆使孙子去刺杀他爷爷。

“韩仲!你好大胆子!”贺世忠捂着鼻子,皱着眉头,拍案而起,勃然色变。

“世子爷何不听小人把话说完?”韩仲波澜不惊,淡淡道。

“说!说下去!”贺世忠冷声道。

“目下家主不会传为于贺腾骁,不代表日后家主不会传位于贺腾骁。目下族中族老不服贺腾骁不代表日后族中族老不会服贺腾骁。”韩仲正色道。

骁骑营重建,贺腾骁任骁骑营营将,贺家内部的比外界要敏感的多。尤其是以金州贺狮豹一系为甚。不到一年贺腾骁战功累累,从一个默默无名的百户一跃成为营将,这在贺家的族史上是前所未有之事。贺腾骁表现出来的能力太过出众,贺方雄授予贺腾骁的营以骁骑营为名号,隐然有授位于贺腾骁的意思。

贺狮豹一系目下在贺家中实力最为强大,贺狮豹也最有实力做家主。贺狮豹做了家族其幕僚自然也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贺腾骁的横空出世令贺狮豹的幕僚们惴惴不安。贺腾骁有着贺家嫡孙的身份,况且在贺世杰死后,贺腾骁是名副其实的长嫡孙。若放任贺腾骁做大,贺腾骁将来完全由可能继承家主之位。

韩仲在贺狮豹幕中供职十年,熟悉贺狮豹的秉性,贺狮豹不会屈居于是他子侄辈的贺腾骁之下。贺家内部早晚会有一争,至于是早是晚,就看贺方雄是早死还是晚死。与其乘贺腾骁做大爆族争,不如刺杀贺方雄提前引族争,这是贺腾骁实力尚不是很强,贺狮豹有实力制住贺腾骁。

贺家两百多年来爆过两次争夺族权的争斗,争夺族权成功者念及血脉亲情不会弑杀有着同一脉血统的兄弟子侄,都只是将其软禁一生。而对待幕僚,从来不会客气,皆是斩尽杀绝。这便是韩仲这些幕僚对贺方雄狠下杀心的原因。

贺狮豹是贺方雄的亲生骨肉,自小受贺方雄教导,就算是觊觎家主之位,贺狮豹亦不会有弑父之心。事贺狮豹十年,韩仲对贺狮豹还是了解。所以,刺杀贺方雄,韩仲没找贺狮豹而是跑来找贺世忠。

贺世忠和贺方雄中间隔了一个贺狮豹,而且自小随同贺狮豹在金州长大,和贺方雄没有太多的交集。对贺方雄的亲情没有贺狮豹来的浓。最为关键的是,贺世忠和贺腾骁自小不和,两人有私恨。较之贺狮豹,贺世忠更不愿意看到贺腾骁坐上贺家家主之位。

贺世忠更容易下刺杀贺方雄的决心。

“与其等贺腾骁做大成了气候,不若现在就助豹爷坐上家主之位,到那是贺腾骁要杀要剐,还不是世子爷一句话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