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穿越 > 枭将 > 第一百八十一章:冒险的赌博(中)

而辽国最怕的就是耗,辽国的底子薄,曼舒族就是辽国赖以立国的底子,曼舒族男丁耗完的一天便是这个好战帝国的末日。

“进入北直隶最稳妥的道路就是打通辽西走廊,占领海门关关城。占领海门关之后,进可攻退可守。”完颜英反对这种极力反对这种冒险的做法,“破长城进入北直隶,就算是进了北直隶,大军没有外援,没有补给,对北直隶又不熟悉,中原腹地,到处是赵军,我们这是自投罗网!”

“六王爷说的不错,辽西走廊是入主中原的唯一通道。”这个冒险的战略是陈彦凯提出来,一提出来就遭到了曼舒族王爷的反对,他要予以回击反驳,说服他们。

“既然这是我曼舒族入主中原的唯一通道,接下来,我们所有的力量就要全部都投入到辽西走廊,打通这条通道。”陈彦凯肯定了完颜英的断论,完颜英的底气更足了,“至于破长城进入北直隶冒险,根本没有这个必要。”

“六王爷此言差矣!”陈彦凯朝完颜英躬身拱手。

完颜英双手抱胸侧过身,他向来很反感汉人的礼节,对于完颜圣聪极力推进曼舒族的汉化,他是反对者之一。由于对汉人有着偏见,完颜英素来轻视陈彦凯。

“按照常理,我们下一步确实要按照六王爷所说的一般,倾尽全国之力打通这条通道。”陈彦凯走到钉在墙壁上的一副羊皮地图前,这张羊皮地图是辽国手中最精确的地图。

众人看向陈彦凯,陈彦凯羽扇纶巾,一如既往地穿着一袭直裰,衣袂飘飘,颇有些指点江山的意味。

“可是,诸位请看。”陈彦凯从海门关的位置一直直到营州,地图上,从海门关到营州之间,是密密麻麻的黑点,这些黑点代表着赵军的军事堡垒。“从海门关到营州到底有多长的距离,相比诸位都清楚,本辅也就不必多说看。本辅要说的是,海门关到营州之间,这些密密麻麻的黑点就是南赵在辽西走廊原有的军事堡垒,彭朝栋现在又在打造辽西防线,现在从海门关到营州之间军事堡垒的密度,肯定要比地图上来的密集。”

听到这里,辽国的高层陷入了沉默,只有完颜海涯目光一直停留他的先生——陈彦凯身上。眼神和陈彦凯一样,透露着坚决。

陈彦凯顿了顿,加重了语气,目光扫向场内所有的人:“辽西防线何止千里,在座的有谁有把握以最小的损失,最短的时间,拿下这条防线?”

“不要忘了,大辽再辽东的敌人不仅仅只有辽军,还有贺族、吴族、黄族。”陈彦凯扣了扣地图上代表复州的一个大点,“大辽攻打辽西防线,这三族会袖手旁观吗?”

彭朝栋已经破罐子破摔,只求能够稳住的辽东的局势,已经无意收复辽东失地。对时局敏锐的陈彦凯察觉到了这一点。辽军希望的是秦军主动出击收复失地吗,这样辽军才有歼灭秦军的机会。

既然现在秦军龟缩在辽西,不主动出击,辽军只能逼迫秦军出击。只要扫灭秦军,全据辽东对辽国来讲不过是秋风扫落叶之势。

如何逼迫秦军出战,唯一的办法就是从宋宇仁身上入手。彭朝栋经营辽东的权力来自宋宇仁,压力也来自宋宇仁。

如果京师城被包围,举国震动,包围京师城的外敌恰恰就是彭朝栋说要对付的辽军。京师城的官员会有什么想法?宋宇仁又会有什么想法?

陈彦凯对大赵的官场很了解,彭朝栋是秦党的核心人物,与秦党针锋相对的浙党。有焉能放过彭朝栋的过失,当初徐鸿谦可是把高广往死里整。虽然目下秦党势大,浙党被逼急了狗急跳墙也会狗咬狗把秦党往死里整。

围困京师城对京师造成压力,从而间接地给彭朝栋施压,这是陈彦凯打的算盘。也是辽国高层说期盼的。

“汉人有句老话叫做置之死地而后生。”全场默然,只有完颜海涯站了起来顶陈彦凯一把,陈彦凯向完颜海涯投以感激的目光,陈彦凯之所以敢提出这么胆大冒险的想法,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完颜圣聪和完颜海涯两父子的支持。

“我大辽立国以来一年没有打开任何局面,南征屡屡失利,急需打开突破口,否则我们将会很被动。”完颜海涯剖析了目前辽国的处境,“可以说我大辽国已经陷入了僵局,造成今天这幅局面的问题不在于我曼舒族勇士不够善战,曼舒族的勇士是天下最精悍的勇士,他们的战斗力毋容置疑,问题不是出在他们,而是出在我们,我们的决策失误了。”

“四叔。”完颜海涯走到完颜浮慎跟前,“这一年,四叔可是对天兴元年的失利耿耿于怀,将重心倾向贺家?”

完颜浮慎一愣,缓过来后坦然说道:“不错,先解决贺家,在解决黄家和秦军吗,这是四叔一直以来的想法。”

完颜浮慎很痛快地承认了。

完颜海涯点点头:“这不仅是四书的想法,在座的所有人包括我,也是这种想法。”

在场的辽东高层窃窃私语起来,完颜海涯公然这么说说,这是在质疑辽国的决策!质疑辽国的决策就是在质疑拟定决策的辽国高层以及通过决策的辽皇完颜圣聪。

完颜海涯这是在质疑大汗的权威,这怎么能够容忍!虽然贵为皇子,但也不能质疑君上!在场的老世族脸上骤然变了,像是暴风雨前阴云密布的晦暗天空。

辽国高层的目光投向完颜圣聪,看着完颜圣聪有什么反应。质疑君上无论放在哪一国都是大忌,就算是自己的儿子当面当着在场的辽国高层直言自己决策失误也会感到很难堪。

完颜圣聪并没有生气,他的心胸还是很宽广的,要不然也不会顶着压力任命汉人出身的陈彦凯做辽国的宰辅。任命异族人为本国宰辅,需要很大的魄力。

完颜圣聪目光炯炯直视完颜海涯:“海涯,你有什么想法,无妨,尽管说出来。”(未完待续。)